吐鲁番吐峪沟的民俗活化石

吐峪沟的诞生是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文化碰撞后才断裂成形的,东西方文明沿着丝绸之路在这里发生剧烈碰撞以后,佛教文化与回教文化再次在此碰撞,于是孕育了麻扎村。

读古书时经常看到“鄯善国”,汉代班超曾在此演绎“不入虎穴”的经典故事,东晋时法显西行印度,途经鄯善并逗留近月;其后,唐代玄奘法师翻越火焰山,前往高昌国,也对此地做了些勾勒。鄯善国与高昌国曾是丝绸之路上东西文化交汇的要冲,早已消亡近千年,而去年里偶然造访吐鲁番的吐峪沟,竟被这小山沟沉淀着的文化传奇深深吸引。

一般游客到吐鲁番,都习惯地参观人工打造的火焰山景区,或被安排到葡萄沟参访商业化的维吾尔族民家,在葡萄架下观赏歌舞表演,尝哈密瓜,买葡萄干。深度的旅游体验不应止步于此,更何况吐鲁番的厚重历史文化与雄浑山水,还必须不辞辛劳地攀山越岭去发现。

吐峪沟,位于鄯善县境内,东距吐鲁番市约55公里。吐峪沟在维吾尔语里意为“走不通的山沟”,直到上世纪80年代,这里仍无公路与外界相通,居民过着相对比较封闭的生活。1992年驻新疆部队开始在吐峪沟修建公路,21世纪初,有旅游机构发现该地的旅游资源,便扩建公路,并铺上沥青,吐峪沟逐渐向世人揭开神秘面纱。

我们雇车子沿着火焰山大峡谷一路东行,沿途都是色彩嫣红如火焰的山壁,几乎寸草不生,荒凉景象让人如身处外星球。火焰山的最高峰就在吐峪沟大峡谷内,大峡谷从北到南把火焰山纵向切开,乍见一片黄绿相间的谷地,就是我们几经跋涉所期待的吐峪沟。

见证两大宗教文明碰撞

吐峪沟是新疆最具神秘色彩的地方,同时受到佛教徒与回教徒的高度尊崇。这里是世界两大著名宗教文化交汇地,既是佛教传入中国最重要的驿站,有开凿于西晋时代的吐峪沟千佛洞,也是回教七大圣地之一、中国第一大回教圣地,史有“东方的麦加”之称。两大宗教圣地仅由一条土路隔开,站在路中央,东往西来的文化在此交汇,印度与中东的宗教在此碰撞,仿佛看到一段千年历史轨迹从东向西在风尘中迂回远去,触目所见却只是说不尽的荒凉与苍茫。

千佛洞古称“丁谷寺”,最早的洞窟开凿于魏晋时期,学者考证它曾是高昌古国的皇家寺院。据敦煌莫高窟出土的唐代文献《西州图经》记载,当年的吐峪沟乃人间仙境:“沟中有随山势展布的重重寺院,它们背依危峰,下临清溪,四周绿树掩映,佛寺、禅院密集,佛乐飘扬、梵香不断、游僧云集,人行沟谷深处,难见日月。”公元627年,唐玄奘西行印度取经,路过高昌国遭国王强留,玄奘以绝食明志,国王只好和他约为兄弟,玄奘讲经一个月,继续西行。玄奘的弟子慧立等在《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记述了这个真实的故事。

13世纪回教大举进入新疆,当时的高昌国王改信回教,僧侣撤离,吐峪沟的佛寺彻底败落。19世纪末俄国、德国、英国与日本的探险家以考察为名,从吐峪沟佛窟里肆意掠夺了大量珍贵佛像、壁画、经卷和文物,而1916年的吐鲁番大地震更使得千佛洞深埋于尘土中。2010年中国政府开始挖掘吐峪沟佛窟,发掘出一些珍贵文物,如《大唐西域记》的最早写本,但由于洞窟严重损毁,至今仍在抢修,并不对外开放。我们只能隔着山坡,远远望着层层叠叠历经沧桑的佛窟,想象1300年前的繁盛景象,然而,错失的美丽是不会重现的。

与佛窟遥遥相对的便是回教圣地——全称为艾斯哈布·凯海夫麻扎,俗称“圣人墓”,据说已有1300多年历史。相传7世纪初,穆罕默德创立回教后,其弟子、古也门国传教士叶木乃哈等五人最早来中国传教,历尽艰辛,东行到吐峪沟后,终于有一位当地牧羊人成为第一个回教徒,叶木乃哈等人便长住此地继续传教。叶木乃哈等人去世后,埋在吐峪沟的一个山洞中,即现在的麻扎。按照当地回教徒的说法,到中东麦加朝圣前一定要先到吐峪沟麻扎朝拜。圣人墓禁止非回教徒进入,我们对着完全不设防的圣地,基于对宗教的尊重,都不擅入瞻仰。

维吾尔风情的“活化石”

zb01_03_2018_8_Medium.jpg
树影斑驳的土墙映现着历史沧桑。

两大宗教在此汇合、更替,一兴一衰,若说这就是历史宿命,而在吐峪沟世世代代生活了千余年的维吾尔族人,他们是如何调适生活与文化的变迁?

沿着佛教洞窟与回教圣墓往山谷走,居高下望,便是火焰山中难得见到黄绿相间的土地——霍加木麻扎村。麻扎一词乃阿拉伯语音译,原意为陵墓或晋谒之处,在新疆也特指回教圣裔或知名贤者的坟墓。麻扎村旁依回教圣墓,并毫不忌讳地以墓地为名,世世代代在近似封闭的谷地里生养繁衍,让人禁不住泛起不知秦汉与魏晋的桃源乐土的猜想。

麻扎村现已对外开放,在村口辟了停车场,并征收30人民币门票,鄯善县政府斥重金计划将它打造成特色魅力小镇。进村时心中有点忐忑,深怕“丽江模式”在此翻版,幸好这现象并未发生,麻扎仍是千年前土庄的基本模样,清一色的维族原住民,没有个性小店,也不见特色餐厅,沿路没人招揽入住民宿,仍然是古书上所描述的“日出而做,日入而息”的生活氛围。

这古老宁静的村落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是新疆现存最古老的维族村落,至今还保存着维族最古老的民俗风情,有“民俗活化石”之称。全村约200多户人家,共1000余人口,人人穿着民族服饰。村落中都是古老的土木建筑,居民们继承了2000多年来用黄粘土建造房屋的传统习惯,一些建筑还遗留着佛教文化和回教文化交相融合的印记。房屋建筑均是以黄粘土制坯建成的窑房,有大有小,有高有矮;有一层的,也有两层以上的;有独立成房的,也有沿山势连成一片的。家家户户由弯曲和深浅不一的小巷相连,屋顶则辟为晒场,户户相连,从屋顶走也可串门子。虽是深秋时节,北疆一些地区已在飘雪,村子许多人家的屋顶上仍摆放着床,有人慵懒地享受着暖暖的阳光。

村落里有条水渠川流而过,中心是绿塔耸立的清真大寺,周围有一些摊贩,售卖着自家农田里收获的瓜果、蔬菜、辣椒等作物。一家门口砌了黄土烤炉,几个大妈在烤着馕饼,2人民币一个,掰开来面香热气四溢。清真寺前晾晒着色彩斑斓的羊毛地毯,却不见人兜售,几户人家售卖自家制作的各类葡萄干,价钱非常亲民,比乌鲁木齐大巴扎的售价便宜近半,于是大家的背囊里都增加了几公斤。

整个下午我们穿梭于村落的小巷,有时穿堂入室观赏民居,有时逗着天真的小孩拍照,花白胡子老人在院子小憩,羊羔安静地在棚栏里嚼着葡萄叶,艳艳阳光透过杏树桑树,在黄色土墙上构成各种斑驳图像。从村口走到村尾,不见低头刷屏的手机低头族,不闻电视音响与吵杂叫卖声,人人安适地过着千年来常态般的宁静生活。这小小村子存在许多令人向往的简朴而自然的生活,似乎能让你品玩一辈子,让你从受缚的紧绷里松绑,也让你明白:没有心灵的自由,便没有生活的自由。

发现自己的心灵旅程

zb01_03_2018_10_Small.jpg
维族大妈在家门前烘制传统馕饼。

有人说,吐峪沟的诞生是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文化碰撞后才断裂成形的,东西方文明沿着丝绸之路在这里发生剧烈碰撞以后,佛教文化与回教文化再次在此碰撞,于是孕育了麻扎村。千百年来的王朝兴衰,文化嬗变,生死沧桑,逐渐让人看破繁华的虚像,择定了宁静淡泊的人生。或许,这就是生活其中自适自足,始终拒绝浮华世界的真正原因。

走出吐峪沟,车子依然穿行在色彩斑斓的火焰山大峡谷中,静静望着窗外扬起的炫目红尘,一台台巨大的风力发电机斜阳里缓缓转动。林怀民说:“我们跑到很多地方去,其实只是去发现自己。”这趟旅程,我们不仅发现了自己,更触动了心灵深邃处对生活的向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吐鲁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