泗水英雄城 匆匆走一回

泗水在印度尼西亚独立运动中一直站在风头浪尖,经历了荷兰人的长期统治,日本人的占领,更成功阻挠了殖民者的卷土重来,故有“英雄城”的美称。

印度尼西亚泗水(Surabaya)5月中连续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使这个印尼第二大城市一度成了国际瞩目的焦点。几个月前,我到过人口340多万的泗水旅游四天。这里是声色犬马的好去处,也不是购物天堂,但是它在印尼近代史上被称为“英雄城”(City of Heroes),也是华人集中的城市之一,离泗水只有70公里还有著名的布罗莫火山(Mt Bromo)。游泗水的念头就是冲着这三个特点而来的。

泗水在印尼独立运动中一直站在风头浪尖,经历了荷兰人的长期统治,日本人的占领,1945年更成功阻挠了殖民者的卷土重来,所以有“英雄城”的美称。领导印尼走向独立的第一任总统苏卡诺就是在泗水出生长大的。为了纪念居民的英勇事迹,泗水有一座英雄纪念碑,可惜我们连到纪念牌前拍个照的机会都没有。

为华裔回教徒建造的郑和回教堂

泗水既然是华人后裔的集中城市,我们总算有机会参观了具有华人色彩的郑和回教堂,它是华裔回教徒建造的,是祈祷和宗教活动的地点。

行程中只在一家华人餐馆用餐,吃的是地道土生华人菜,基本上跟我们的家常菜没两样。倒是餐馆里住了一个高龄的华人老婆婆,她坐轮椅上频频向我们微笑挥手,样子就像远方遇故人!也许是我们这群华人旅客让她老人家觉得特别亲切、温馨吧。

爬上300级梯阶看日出

120718_now_1_Small.jpg
攀登近300梯级,才能到达火山口。(笔者提供)

到泗水总要上布罗莫山,目的是看日出、览火山口。但是这座高达2300多米,气温在年底雨季的凌晨时分只有5到10摄氏度,所以必须武装上阵,一切御寒衣物都要备齐。

为了方便上山,我们在山脚下一个小镇的旅馆过夜,这样才能在凌晨三点搭上吉普车,赶到山上看日出。

旅馆是一排简陋的木板屋,大家好不容易在陈旧的床褥上合上了眼,可是大批吉普车在凌晨一点多就先后呼啸而来,到客房外的停车场等候载客;一时房外的引擎声、喇叭声、喊叫声大作,包管不用唤醒服务,也能起得早,绝不会误了出发时间。

日出原本是挺有诗意的美事,可是观赏地点就在大批车辆被困的山间小路旁;当太阳冉冉上升的时刻,空气中弥漫着车辆排气筒吐出的废气味,还有是司机的叱喝声、游人的呼唤声、小贩的叫卖声……在这种氛围下观赏日出,真有点煞风景。

还好,慕名已久的布罗莫火山果然气势非凡。火山口就矗立在一望无际的熔岩沙上,如果想一览它的气势就得考验体力和勇气了,因为登上火山口的眺望台须沿着将近300级残破、陡直的梯阶,一步一脚印地往上攀。

年近古稀的我把老伴留在山下,鼓起勇气,随着游人,抓紧扶手缓慢地拾级而上,其间我们多次停下歇脚;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都很礼让,大家还以微笑和问候,互相打气。

圆形的火山口直径有800米,火山内不断冒出滚滚的浓烟,硫磺味也特别浓烈,往下看当然是深不可测。这是一座活火山,最后一次爆发是在两年前。

除了布罗莫火山,泗水之行被我说得一无是处,我是否因此发下重誓:从此再也不要回来这个“鬼地方”倒也不是,泗水旅游业差劲并不能抹煞它的英勇往事,泗水人朴实、善良的服务精神更令人难忘;只是它在搞好景点,让人宾至如归这两方面,还是“大有可为”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泗水 印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