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古法酿酒地底发酵

订户

字体大小:

玛嘉格丽的祖宅是一栋双层的木屋,她年过六旬的老爸辛纳赫尔就站在门口,欢喜地迎接数月未见的女儿。长得虎背熊腰的他嗓门大,笑声也大。他不谙英语,一见到女儿,便叽里呱啦地说了一串格鲁吉亚语,看来兴致极高的样子。玛嘉格丽告诉我,她老爸说,我们正赶上下午喝酒的时间,点心全已准备好了。听,是下午酒哪,不是下午茶!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