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保 漫走南洋历史景观

怡保的一砖石一瓦块,讲述着先辈们坎坷的奋斗史。怡保旧城保留着古迹盎然的色彩,弄巷景光,老旧建筑,风华残影中承载着老故事、咖啡香及英伦风。

驾着车子北上到马来西亚槟城市游玩,路途漫漫,怡保无疑是一个适宜的歇脚处。

这一回,我们选择了在回程于怡保停留一个晚上。老实说,槟城去了若干回,游览怡保对我来说还是破题儿头一遭。车子驶入怡保的黄昏,雨水倾盆,天色灰暗,朦朦胧胧中我们下榻M精品酒店。酒店别有特色,在安顿好住宿以后,我们选择在附近新街场区的一家叫新孖宝的中餐馆用上一顿价廉物美的地方菜肴。怡保市里,划分为旧街场和新街场两个地区,夜晚除了商场外,许多店屋都经已打烊,毕竟是个小镇风光。

晨早,把车子驶入旧街场,比比皆是一家家帐篷上写着“白咖啡”三个字的咖啡店。“白咖啡”可说是斯地的招牌特色,怡保也是旧街场白咖啡连锁店的发源地。对于酷爱南洋咖啡的我来说,免不了是一种诱惑。然而,经过一番考察和寻寻觅觅,随着列治街(Jalan Bandar Timah) 一排排侧写着岁月的老店屋,我们慕名来到了尾端的南香咖啡店。一个古早的咖啡店面,门庭若市,许多食客虎视眈眈般地等待着座位。店屋外一名老伯在车摊上,很卖力地烹熟着一锅锅时代风味的Apom 。一时间,我们邂逅那道久远了的小吃,类似面煎糕,其中用的馅料是一小片的香蕉和丁点的玉米粒,而面粉的外皮薄而局部酥脆,勾起一些些尘封多年了的味道。

英殖民时期风貌

怡保旧城还保留着古迹盎然的色彩。怡保火车站矗立着一个历史的据点,建于1914至1917年,蕴有百年的光辉,并拥有怡保“泰姬陵”的称号。英殖民地管辖时期,一名英国建筑师阿瑟·贝尼森·哈伯克 (Arthur Benison Hubback)设计了这栋混合了典型摩尔式和维多利亚建筑风格的建筑物,塑造了一个时代的地标。遥想昔日多少的锡米、穿着燕尾服的洋商和白色汗衫的苦力,在旧火车轰隆隆的巨响中穿梭其中,这里一幅车水马龙的盛况。车站旁还有一些Majestic Station Hotel的字眼,那是上世纪位于火车站二楼有名的车站酒店,想象那种可在电影银幕中见到的古典英伦风格,如今经已歇业,仅让游客瞻仰与追溯。这一站,曾经在马来西亚的交通发展史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如今偶尔还闪烁着当年的余晖。毕竟,这独特而完整的楼物风格,依然是许多艺术家青睐的拍摄场地。2000年,《安娜与国王》这部电影就安排了周润发和茱迪福斯特 (Jodie Foster)到此地取景。

06-12_now_1_Medium.jpg
全白色宏伟壮丽的外观,是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高等法院。

火车站周边还有许多古老式的建筑物,有些流露着英殖民时期地方政府的风貌,有些写着当年先人风雨飘摇过番的老故事,亦有风华残影的中式古旧房屋默默静立着先辈的蹒跚事迹,一砖石一瓦块讲述着坎坷的奋斗史。

火车站前是一座战争纪念碑,正对面即是哈伯克的另一杰作——怡保市政厅,而斜对面则有一座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高等法院。法院拥有全白色雄伟壮丽的外观,时不时有穿着一身西装笔挺的大状出没。虽然闲人免进,但却是一个值得在外围一睹容颜的历史建筑。随着火车站直往旧街场迈前,徒步车站路 (Jalan Dato Maharaja Lela),会不期然邂逅多一些些老建筑。海峡贸易大厦就在此地不远处,于1907年石柱冒起,富有意大利文艺复兴的风韵。20世纪初锡矿业继续在这个英地方政府管辖地蓬勃发展,海峡贸易公司在这里成立公司,也是当时叱咤锡矿业的企业公司。如今的海峡贸易大厦为华侨银行所用。

老建筑有着老故事

06-12_now_2_Medium.jpg
Arlene House,又名甲必丹郑大平大楼,自竣工后此大厦一直与医疗业挂钩。

往前到路口和微路菲街(Jalan Sultan Yusuf)的交界处,让我注意的倒是老式建筑上Kapitan Chung Thye Phin(甲必丹郑大平)的文字。Kapitan是荷兰语“kapitein”的音译,让我联想起甲必丹叶亚来。甲必丹,是葡荷在印尼和马来亚殖民地所推行的侨领制度,即是以华侨领袖带领侨民的首领,负责协助殖民政府处理侨民事务,英殖民地政府后来沿袭采纳了这个制度。甲必丹时代,一个跨世纪的悠悠历史岁月。看到了甲必丹郑大平的字眼,让我好奇的去搜索甲必丹年代的故事。原来郑大平是霹雳的最后一位甲必丹,是甲必丹郑景贵九个儿子中的第四儿子,曾经对国家做出一番贡献并胚胎了一页光辉的马国史章。这个以郑大平为名的建筑在1909年完成,是当年的医疗馆。其实在怡保新街场区,还有一条纪念着他的功勋的郑大平路。

值得一提的是,马路对面,在微路菲街93及95号是一家名为“Mikasa Photo Shop”的店铺,曾经居住过一名叫Masaji Fukabori,又名Masaji Hosaka的日本间谍。他曾经在这里工作,并把马来亚的信息向日军通报,饱经风霜岁月的老旧建筑上残留下了太阳旗帜的影子。

06-12_now_3_Medium.jpg
二奶巷,神气的牌匾叙述着巷子的生气。

在芸芸老街中踱步,来到了二奶巷,英文名为Concubine Lane。小街名字唤起我的兴致,会让人以为是昔日男人风花雪月的场所,抑或是专门包养小老婆的地方。据说,当年著名的企业大亨姚德胜赠送给二奶这一整列供收租的店铺,巷子因而得名。轻松地徜徉其中,一边浏览着一摊摊的店铺,一边欣赏着历史轨迹。一间间的楼屋,有兜售精品的铺子、餐饮店、甜品店、土产店以及尚有人住的家宅。一条狭窄的弄巷景光,有褪色的木扇窗如褪色的风华岁月,灰水粉裂的外墙流露着时代的风味,楼房的新旧相互掩映,是不少摄影发烧友美丽的镜头,亦是许多佳人选择的婚纱照场景。

何人可博物馆vs闲真别墅

06-12_now_4_Medium.jpg
何人可博物馆隔壁是承载着锡矿业历史的闲真别墅。

怡保人对历史和其文物的保留可说是非常用心。午餐后我们造访了旧街场地理者街(也称咸鱼街,Jalan Bijih Timah)上的两栋私营博物馆,一为何人可博物馆,另一是闲真别墅。

记得大学住宿舍的时候有一回伤风感冒,宿友递来几包何人可凉茶。服了之后果然药到病除,但我也没有去探究这凉茶的来源。没想到来到这里,我才恍然认识到怡保是何人可的发源地。原来,耳熟能详的何人可凉茶是在1941年由何继昌博士研发而创立的。两年前,公司为了庆祝创立75周年并纪念逝世的何继昌,在地理者街1号,即当年何继昌的原住址,设立了何人可博物馆。公司很用心的修复与保留楼屋的旧面貌,从门外的凉茶档摆设、牌匾,到室内的装潢、楼梯、灶房等等,极力展现19、20世纪的古老景观,让访客步入一道时光隧道,重温何人可凉茶的成长过程。参观后,负责人还请访客小品一杯凉茶,对曾经喝着凉茶长大的客人来说更是别有一番味道。

06-12_now_5_Medium.jpg
在闲真别墅大厅里,放眼是一张昔日矿家们同桌用餐的长形饭桌和充满时代色彩的餐具。

何人可博物馆隔壁是闲真别墅,是一栋承载着锡矿业历史的博物馆。一踏进大厅,放眼是一张昔日矿家们同桌用餐的长形饭桌,和满桌旧时代色彩的餐具,以及两旁的酸枝木太师椅。据说,这些都有百年历史。这栋外观设计独特的别墅,是由矿家梁碧和在1893年成立的,唯供会员享用,属于私人重地,闲人不得进入。曾经一个世纪多的岁月,这里是一个神秘而高级的私人场所。一直到2015年方才由Ipohworld私人有限公司租了下来,把这120多年的建筑物,还原到60年代时矿家们娱乐和消遣的面貌,让造访者可以想象当年富豪锡矿家的生活。

馆内一共有三层楼,一楼中央设立了昔日开矿和勘探锡米的模擬场景,还播放一部采锡矿的历史纪录片。二楼则是当年头家们吸鸦片和聚赌的娱乐场所,有模型人在抽鸦片和搓麻将,还有留声机、歌女等等,纯属男人的天堂。顶楼则是客房,让会员带朋友来留宿。负责人很用心的讲解,包括一些锡矿大亨们的历史轶事,约90分钟。

那个下午,追溯到了十八九世纪,丰富的矿源,还有深深浅浅的河床招来了多少南来的猪仔淘洗锡米,以及矿湖上那庞大的采锡船……我对那时代的历史景观之旅感到沉重而充实。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怡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