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团党招盟打马来票算盘

▲许国伟马来西亚时事评论员
马来西亚政治评论员谢诗坚
9月5日,马哈迪(右)和安华在法庭上演“世纪握手”戏码,“和解”动作引发马来西亚朝野广泛关注。(路透社)

马来西亚特稿

1988年2月,马来西亚执政联盟最大党巫统因为爆发党争,遭法庭宣判为非法组织,时任首相及巫统主席的马哈迪随即申请注册成立“新巫统”,也就是现在的巫统。

时隔28年,马哈迪于今年9月成立全新的政党土著团结党(土团党),目的是要抗衡他曾经领导的巫统。

不同的是,现在的马哈迪已不是首相,也不是巫统党员,只是一名前国家领导人、资深政治人物。

如今的马哈迪,连同在新一轮巫统内斗中败阵的前副首相慕尤丁及吉打州前州务大臣慕克力所领导的土团党,真有能力在马来西亚政坛掀起惊涛骇浪?

马哈迪成立土团党时,开宗明义表示,要通过此党和反对党领袖结成在野大联盟,在来届大选中抗衡甚至打败国阵,尤其是巫统,将现任首相及巫统主席纳吉拉下台。

马哈迪的目标很明确,用意也很明显,就是要扩大巫统分裂,分散马来选票,争取及拉拢更多马来选民不再支持巫统。

马来西亚目前的在野势力,在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坐牢后分崩离析。先是由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组成的人民联盟(民联)瓦解。伊党和民行党断交后,和巫统越靠越近,造成伊党内部分裂,部分领袖另起炉灶成立国家诚信党(诚信党)。

在野阵营少了共主安华,犹如一盘散沙,欲振乏力。即便纳吉遭“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缠身,在野党也无法从中获益,不能有效利用此课题攻击巫统和纳吉。

马哈迪有望填补安华“共主”地位

马哈迪的土团党在此时成立,或多或少是要填补失去安华后的在野阵营的失落。

马哈迪和瓦解后的民联都清楚,由公正党、民行党及诚信党组成的希望联盟(希盟)在没有安华的情况下,必须重新让希盟主导权回到马来政治领袖的手里,才能让马来选民放心及安心。

毕竟,安华入狱及伊党离开后,希盟虽有诚信党加入,但以华人为主的民行党主导色彩太浓。尽管希盟领袖不愿公开承认,但在马来西亚,种族情绪牌始终有市场,且对选票影响很大。

今年中的砂拉越州选举和雪兰莪及霹雳州的两场补选结果已证明,诚信党无法代替伊党为希盟吸引足够的马来票。没有了马来票,公正党将会是最大的输家。

此时土团党的诞生,显得尤其重要。在野阵营要避免在下届大选遭遇重挫,就必须争取更多马来票,因此,希盟特别是公正党和土团党合作,将是顺理成章的事。

许国伟:在野阵营为共同利益须放下分歧

马国时事评论员许国伟接受本报访问时就指出,这也是为什么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会说,让马哈迪出现在法庭跟安华见面握手,是公正党一手安排的。因为两党合作,才最符合他们的政治利益。

不过,许国伟也说,在现有多个马来政党的情况下,土团党在来届大选帮不了在野阵营,反而进一步分散公正党的马来票,让巫统得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尤其土团党从创立到获准注册,所费时间不长,就有分析认为,这正是巫统的目的,即希望土团党加剧在野阵营的分裂。

“特别是在大选议席分配的谈判,在野阵营的政党越多,谈判就越复杂及困难。但实际上巫统的压力不会因此减轻,因为公正党领袖及马哈迪都多次表明,在野阵营一定要合作,跟国阵一对一较量。因此,相信到了议席谈判时,公正党与土团党之间的问题不会太大。”

最重要的是,公正党与土团党领袖都有“以一对一对垒国阵”的合作共识,加上公正党向来焦点放在混合区及马来选民较多的选区,而土团党计划主攻马来选民占绝大多数的选区,尤其是巫统堡垒区,这将大大减低双方重叠选区的争议。

还有一点不可忽视的,就是公正党的安华与阿兹敏,和土团党的马哈迪及慕尤丁,他们都是政坛老将,且对巫统政治手法十分熟悉。这四个源自巫统的资深领袖,政治手腕圆滑,能为最大共同利益放下分歧。

土团党如果能和公正党良好合作,巫统的压力必定大增。

谢诗坚:土团党审时度势走马来人路线

马国政治评论员谢诗坚也认为,马哈迪的土团党既然是冲着巫统和纳吉而来,就必须对症下药,才能有所作为。

他说,这就是为何这个新党“走回老路”,打出马来人及土著的招牌,而不是更符合人们所期望的多元种族路线。因为只有这样,马哈迪才能使新党发挥威力,给巫统一个巨大的压力。

他指出,安华的公正党是多元种族政党,但经过两届大选仍无法撼动巫统的实力,尤其在乡村及小城镇地区仍是巫统的天下。从这点来看,马哈迪不能重蹈覆辙。

“正如亲马哈迪的报人卡迪耶欣(新海峡时报集团前总编辑)所说,他们一开始曾想过要成立多元种族政党,但最终认为既然要作为巫统的替代选择,就要走马来人政党路线,否则将和同样走多元种族路线的公正党及民行党‘冲撞’。”

“世纪之握”马安各怀心事

9月5日,马哈迪和安华在法庭上演“世纪之握”的戏码,令所有人惊讶不已。

18年前,马哈迪下令逮捕安华,亲手将这位“未来首相”从副首相的位置推入冰冷的铁窗之内。渎职、鸡奸,安华因如此不堪的罪名成为阶下囚。

18年后,马哈迪微笑握着安华的手问好,这一幕看来讽刺,却也真实地诠释了何谓“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或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今马哈迪的敌人是纳吉,安华的政敌也是纳吉,那马哈迪和安华合作,似乎也不那么令人难以理解了。只是,安华真能不计前嫌、毫无芥蒂地和当年一手将他推向地狱的马哈迪并肩作战吗?

对于许多人的这一大疑虑,许国伟另有解读。他认为,与其说这是安华与马哈迪的合作,倒不如说是阿兹敏和马哈迪合作,因为这才是接下來的政治现实。

他说,尽管安华看起來仍能在狱中发号施令,但是安华“狱中信”事件其实透露了一个信息:尽管安华有充足的政治敏感度,对时局有透彻的了解,但政坛的变化、人心的浮动,有时超过他的想象及能掌握的范围。

目前正在坐牢的安华,曾写信提醒公正党领袖与马哈迪合作的危险性,并表达他对此事的担忧。

不过,不管安华是真心或假意和马哈迪冰释前嫌,公正党与马哈迪的合作是无奈也是必要的,因此,此事交由阿兹敏來处理,而不是公正党主席、安华的妻子旺阿兹莎,是较好的安排。

许国伟说,阿兹敏在党内的权力及地位显然比旺阿兹莎重要,而他跟马哈迪合作,也远较安华或安华的太太、女儿来得更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他表示,政治上的结盟无可厚非,但马哈迪的态度很明确,其目的不是要倒国阵,只是要倒纳吉,因此在野各党尤其是公正党和马哈迪合作,可能隐忧有三:

一、吸引不到观望中的中间选民支持,反而令原有支持者心寒。

二、在野阵营将须对马哈迪的要求做出让步及妥协,毕竟强势的马哈迪始终都掌握主导权。

三、马哈迪反复多变,今后若重返巫统,回马枪杀在野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换言之,马哈迪和土团党并非要和巫统争个鱼死网破,因为其敌人只是纳吉,不是巫统。在这种情况下,土团党即便和在野阵营合作,恐怕也难达到改朝换代的目标。

马安握手泯恩仇?

马哈迪和安华的恩怨情仇犹如一部内容高潮迭起、情节峰回路转的小说。

两人关系亦师亦友。1981年,学生领袖出身的安华展露锋芒,担任非政府组织伊斯兰青年运动主席,领导逾五万会员。当时马哈迪邀请他加入巫统,安华从此平步青云,在马哈迪的栽培下在巫统内扶摇直上,最终成为副首相。

羽翼渐丰的安华对马哈迪构成威胁。安华在1993年巫统党选时组织的“宏愿队”声势浩大,逼退马哈迪的副手嘉化峇峇,成为署理主席。当时同属宏愿队的纳吉、慕尤丁及前雪州大臣莫哈末泰益 ,也成功中选副主席(巫统有三个副主席)。

宏愿队令马哈迪如坐针毡,开始对安华有戒心,并于1996年党选时力挺阿都拉,令他打败慕尤丁中选副主席,拆散了宏愿队。不过,当时巫统青年团(巫青团)和妇女组都属于“安华派”,当时的巫青团长、现任副首相阿末扎希更是安华的主要将领。

1997年,马哈迪出国休假两个月,由安华暂代首相职。当时安华成为未来首相似乎已是理所当然的事,殊不知平静的表面下已是暗流汹涌。

不久后,阿兹敏的妹妹乌米写告密信给马哈迪,指控安华涉及鸡奸,但当时马哈迪仍按兵不动,还出面替安华解围。

随后爆发亚洲金融风暴,马来西亚也不能幸免,马哈迪与安华对经济政策有不同的看法,关系开始剑拔弩张。

1998年巫统代表大会,安华的急先锋阿末扎希率先发难,炮轰马哈迪鼓吹朋党主义、贪污和裙带关系,但马哈迪以公布私营化得益者名单来反击,化解了安华派的攻势。

安华“黑眼圈”上庭轰动国内外

马哈迪之后开始出招,于同年9月革除安华副首相兼财长职、开除安华党籍,最后将他逮捕。安华后来被控渎职、鸡奸罪成,分别坐牢六年及九年。

当年安华第一次在联邦法院出庭应讯时,带着淤青的“黑眼圈”上庭,投诉扣留期间被时任警察总长拉欣诺殴打,轰动国内外,拉欣诺还因此下台。

安华支持者较后成立公正党,展开一连串的“烈火莫熄”(reformasi,马来文“改革”的意思)街头政改运动,为马来西亚政局带来激烈震荡。

尽管已经过去18年,但经历“烈火莫熄”岁月的人,至今仍对当时情况历历在目。谁也没想到,突然有一天,马哈迪和安华会再次握着彼此的手,站在同一阵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