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马国大选聚焦三州三大将

马来西亚特稿

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的明星级候选人首推前首相马哈迪、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以及前副首相慕尤丁等三名反对派大将。热点州属则包括马哈迪极可能上阵的吉打、选情异常激烈的雪兰莪,以及林吉祥和慕尤丁很可能出战的柔佛。

马来西亚智库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员希索慕丁认为,马哈迪是希盟得以从巫统手中抢走马来选票的最大希望。但马哈迪执政期间对东马砂拉越与沙巴的种种措施,让许多民众至今仍不欢迎他。希盟必须改变选民对马哈迪的观感,否则很难有所突破。

三名反对派要员

①马哈迪:对乡区马来选民具号召力

今年93岁的马哈迪曾在1981年至2003年担任22年首相。目前是反对派希望联盟(希盟)总主席,也是反对党土著团结党(土团党)总主席。

马哈迪在2015年因一马公司事件而与首相纳吉闹翻,并在2016年2月宣布退出巫统。他同年6月成立土著团结党,并在11月加入反对派希望联盟(希盟)后,就一直积极争取成为反对派领袖。

希盟2017年7月宣布公正党顾问安华成为希盟实权领袖,马哈迪担任总主席,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担任主席。希盟今年1月7日宣布,一旦执政布城将由马哈迪担任首相,旺阿兹莎担任副首相。马哈迪至此已几乎取代公正党顾问安华过去两届大选的“反对派领袖”角色,并成为来届大选最引人注目的明星级候选人。

希盟承认拉拢马哈迪,是希望借重马哈迪对乡区马来选民的号召力。安华领导的民联在2008年和2013年两届大选的最大成就是取得85%非马来选票,并在全国总得票率达到52%。但民联在马来选区仍无法取得足以推翻国阵的议席,让巫统仍依靠马来人和东马选民的支持而让国阵成功捍卫执政权。

马来西亚智库ILHAM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员希索慕丁认为,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让巫统在马来社会的地位受到挑战。对巫统来说,马哈迪是选情的最大变数,更是巫统继续捍卫政权的首要障碍。他认为马哈迪是希盟得以从巫统手中抢走马来选票的最大希望,也能协助希盟打入长期支持巫统的垦殖民区。

不过马哈迪也并非完全是希盟的资产。他执政期间对东马砂拉越与沙巴的种种措施,让当地许多民众至今仍不欢迎他。希盟必须改变当地选民对马哈迪的观感,否则很难有所突破。

②慕尤丁:在柔佛政治势力老树盘根

“亮度”仅次于马哈迪的候选人,当推希盟署理主席及土团党主席慕尤丁。慕尤丁今年71岁,他2009年至2015年担任副首相及巫统署理主席,之前也在1986年至1995年担任柔佛州务大臣。

慕尤丁2015年由于在一马公司课题公然和纳吉唱反调,纳吉当年7月改组内阁将他除名,巫统隔年6月开除慕尤丁党籍,慕尤丁随即与马哈迪一起成立土团党。由于慕尤丁当时是柔佛在中央政府职位最高的领导人,因此他投入反对党立即牵动柔佛朝野各党的政治板块。

慕尤丁过去37年的国会选区及州选区都在柔佛。他曾任七届巴莪区国会议员及两届巴莪国席属下武吉士南邦区州议员,目前仍是巴莪区国会议员,在当地的政治势力可谓老树盘根。

慕尤丁2016年遭巫统开除后,他的“政治门徒”沙鲁丁随即在10月以柔佛州议员的身份加入土团党,并受委为该党总秘书及柔佛州主席。

这意味沙鲁丁追随慕尤丁的脚步退出巫统,并成为土团党在柔佛州议会的首名议员,也导致国阵首次失去柔佛州议会的三分二优势。

慕尤丁的影响力也包括他与柔佛王室的密切关系。慕尤丁2016年7月28日遭巫统开除,柔佛苏丹依布拉欣8月2日就高调邀请他到新山武吉士林王宫共进午餐。当时也引起各方猜测这是否显示柔佛王室力挺慕尤丁。

上述因素也让希盟决定一旦成功让柔佛“变天”,将让慕尤丁再度担任柔佛州务大臣。希盟成员党之一的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1月12日宣布这项消息时表示:“慕尤丁是希盟在柔佛的领军人物。(希盟)一旦胜选,若大臣不是他也很奇怪。”

③林吉祥:民行党开疆辟土战士

民主行动党(民行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今年77岁,目前是柔佛振林山区国会议员,也是最高龄及资深的马来西亚华裔政治人物。这名反对党强人2017年5月宣布来届大选将是他最后一次上阵,并希望其“最后一战”是捍卫振林山区国会议席。

不过,林吉祥2008年及2013年大选前,都曾宣布“可能”最后一次参选。他2013年5月大选前,原本是霹雳怡保东区国会议员。他为了带领民行党突破巫统在柔佛的堡垒而南下转战振林山,结果击败时任州务大臣的阿都干尼而当选。

林吉祥1969年当选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后,49年来也曾担任雪兰莪八打灵再也区、槟城丹绒区,以及霹雳怡保东区等地的国会议员,并曾兼任马六甲与槟城等地的州议员。林吉祥的支持者认为他是为民行党开疆拓土的大将,国阵则讥讽他是一直改换选区的政治青蛙。

林吉祥的动向引人注目,除了因为他是民行党的领头人及其政治资历,也由于巫统一再对他穷追猛打。巫统多年来一直指林吉祥是“华人沙文主义者”“意图不轨的种族主义者”,甚至指他企图成为首相(马来西亚宪法并未规定非穆斯林不可担任首相)或副首相。

巫统多年来借着打压林吉祥而告诉马来选民:巫统才是马来人及马来特权的保护者,若不支持巫统而让林吉祥等人上位,马来人就会失去这些特权。

这次选举是纳吉所说的“一切选举之母”,选情也将比前几次选举激烈,巫统及其外围组织对林吉祥的“关注”因此也将有增无减。无论林吉祥在振林山国会选区或其他国会选区上阵,也不管林吉祥此次是否真是“最后一战”,这些“关注”都将如影随形而让林吉祥成为其中一名焦点候选人。

三州最引人瞩目

①雪兰莪:料全面陷入三角战

雪兰莪希盟政府本月初正式与伊斯兰党决裂。州务大臣阿兹敏已经冻结雪州伊党国州议员的常年拨款,并可能革除雪州伊党宣传主任罗斯兰的市议员职务。这些都将冲击雪州下届大选而让选情更难以预测。

20180121_malaysiastates_Small.jpg

雪兰莪是马来西亚选民人数最多的州属,也是最发达的“先进州”及资源最丰富的“现金州”。反对派2008年拿下雪兰莪后就执政至今,国阵也一直想方设法夺回雪兰莪。雪州共有56个州议席,目前公正党占13席、民主行动党14席、伊党13席、诚信党两席、巫统12席以及独立人士两席。

伊党尚未与其他反对派闹翻前,雪州政府是由公正党、民行党和伊党以总数42席联合执政。伊党去年5月与公正党断交,以及希盟去年8月28日与伊党断交后,以阿兹敏为首的公正党“联伊派”仍持续试图拉拢伊党,不过这显然都失败了。

雪州伊党新任主席沙烈汉早前放话将在雪州的56个州议席中竞选至少45个议席,因此预料下届大选雪州将全面陷入三角战。根据过去战绩,反对党在2013年之前的大选面对三角战时都吃败仗。分析员认为希盟依然能够保住雪州和槟州政权,但可能失去州议会三分之二优势。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李活安认为,希盟在雪兰莪拥有执政优势,阿兹敏的政策也相当受欢迎,这些都对希盟有利。但伊斯兰党若大选时制造三角战而分散反对派的选票,则巫统将坐收渔利。

马哈迪被推为希盟未来首相人选,则对希盟的雪州选情可能造成负面影响,这是因为雪州公正党已因“挺马”和“反马”而造成内部分裂,并可能导致希盟内部“窝里反”,让反对派选情雪上加霜。

②吉打:马哈迪父子最可能上阵

马来西亚历届大选中,巫统领导的国阵在吉打都是常胜军,因此吉打从来都不是大选的“焦点州”。然而,反对派民联在2008年大选赢得36个州议席中的22个而首度让吉打“变天”后,吉打才开始成为大选时的“热点”。

吉打是前首相马哈迪的政治根据地,也是其幼子慕克力的政治起点。这对父子相继离开巫统后,来届大选最可能上阵的地方仍是吉打。

马哈迪已多次表明只会在吉打的浮罗交怡或古邦巴素,以及联邦直辖区内的布城等三选区择一上阵。

达鲁依山研究中心副主席莫哈末礼端认为其中概率最高的是浮罗交怡。他说,马哈迪是将浮罗交怡带上世界舞台的人,马哈迪对浮罗交怡不仅有历史情结,当地人也对他仍有好感,这些都将提高胜算。

古邦巴素曾是马哈迪的“政治老巢”,他曾于1974年至2004年任古邦巴素国会议员长达30年。但马哈迪2006年因不满前首相阿都拉而角逐古邦巴素中央代表时,该区部属下32个支部竟都力挺阿都拉而要马哈迪放弃角逐。这种“人走茶凉”的局面让马哈迪再到古邦巴素竞选的可能性不大。

中央政府所在的布城是马哈迪任内设计与建设的,但布城是公认的“公务员城”,绝大部分选民都是政府公务员及家属。他们即使对政府不满,也只会投废票或不投票而不会投给反对党,反对党在那里的得票向来不多,因此这是马哈迪最不可能上阵的选区。

此外,马哈迪之子慕克力这次也可能在吉打打“翻身战”。国阵2013年大选提名前夕突然宣布一旦执政,吉打将由慕克力担任州务大臣,结果成功拉台吉打巫统当时萎靡不振的选情,并一举从反对派手中夺回吉打。这显示慕克力仍具有一定号召力,也是他再次在吉打上阵的资本。

莫哈末礼端认为,来届大选无论对希盟和马哈迪都是背水一战。若身为首相人选的马哈迪落马,等于宣告希盟挑选候选人及拟定策略方面都一败涂地。对马哈迪而言,这也可能是他在政坛的最后一战,因此非胜不可。

③柔佛:土团党进驻选情升温但会否变天?

柔佛朝野目前的攻防不像雪州那样激烈。但随着慕尤丁率领土团党进驻柔佛,准备与巫统争夺马来选票,以及林吉祥也可能继续在柔南的振林山上阵,柔佛未来的选情势必因此而升温。

柔佛目前有26个国会议席及56个州议席,其国会议席是西马最多的,在全国也仅次于砂拉越的31席。柔佛选民人数在全国排名第三,仅次于雪兰莪及沙巴。

反对派过去两届大选在柔佛的成绩一届比一届好,这让他们信心满满地认为来届大选柔佛只要一成马来选民转向就足以“变天”。但民调及分析员指反对派可能会在柔佛多得一些选区,柔佛变天的可能性则不大。

马来西亚智库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去年11月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柔佛只有约两成马来选民不喜欢国阵,但不喜欢希盟的马来选民则高达七成,这显示柔佛不可能发生反对党所谓足以冲垮巫统的“马来海啸”。

调查也显示柔佛马来选民的传统投票倾向并没有很大改变,这对巫统及国阵有利。因为只要柔佛马来选民的传统心态不变,巫统在这个传统堡垒区就稳操胜券。

柔佛的一些特性让它几十年来一直是巫统的强区。这包括柔佛是巫统的发源地、柔佛苏丹的强大影响力与支配力,以及州内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垦殖区数目是全国第二多的,这些垦殖民向来是巫统的“铁票”。

东南亚研究院访问高级研究员旺赛夫在该院最新一期《东南亚趋势》发表的“土团党在柔佛:新政党、大责任”文章中指出,土团党成立之初,就已将柔佛列为其竞选目标。但过去从巫统分裂出来的政党,在柔佛都难以撼动巫统。各方因此都在观察土团党这次能否一改这种局面。

旺赛夫表示,希盟成员党其实仍在观察土团党的实力,因此让土团党这次都在马来选民占多数的选区上阵。这些选区向来都是巫统的强区,土团党要胜出其实并不容易。土团党柔佛领袖对此有些不满,并要求也能在希盟胜算较高的混合区上阵。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