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特稿:柔佛,谁的伤心州?

民行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右)是否会到亚依淡国会选区,挑战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左),备受当地华社关注。(档案照片)

马来西亚反对派过去两届大选在柔佛取得的战绩一届比一届好,他们因此将柔佛列为来届大选的“前线州”,并扬言要让柔佛“变天”。分析员认为,来届大选国阵在柔佛可能会丢失一些席次,但变天的可能性还不大。这次选战也将检验卡立诺丁与慕尤丁两位柔佛州务大臣首次领兵交锋的战果,以及柔佛是否仍是“国阵堡垒”。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与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是否上演“双祥对决”,也引起当地华社关注。

国阵向来都把柔佛、沙巴与砂拉越列为三大“定存州”或“堡垒州”,因为国阵在大选时即使其他州属的表现不理想,仍可凭这三州胜出的国会议席而执政中央,就像随时可供应急的定期存款,或危急时刻提供掩护的堡垒。

这三州的国会议席总数是82席,占全国222国会议席的37%。一旦这三州不再是国阵堡垒,那中央政府“变天”的日子就不远了。

柔佛的“国阵堡垒”之称并非浪得虚名。从1959年到2013年的13届大选中,国阵在其中10届拿下柔州所有国会议席。反对党几十年来在柔佛赢得的国会议席只有1978年(一席)、2008年(一席)及2013年(五席)。

柔佛的“堡垒”地位也展现在马来西亚内阁人选方面。目前内阁35名部长中有四人来自柔佛,34名副部长中有三人来自柔佛。换言之,内阁69名正副部长中有一成来自柔佛。

州议席方面,国阵在13届大选中的九届取得超过九成议席,三届取得超过85%议席,这样的战绩让柔佛国阵傲视全国。直到2013年大选,国阵才在柔佛遭遇重挫,只能勉强保持州议会三分二优势。

反对党掀起的“反风”过去即使在全国盛吹,到了柔佛就变得“气若游丝”。例如1969年大选时,反对党在雪州议会取得14席、槟城20席及霹雳21席,但在柔佛州议会却只有两席。

另一次反风大盛的2008年,反对派一举拿下雪兰莪、霹雳、吉打、槟城与吉兰丹五州政权,但在柔佛却只有六席。柔佛因此素有“反对党伤心地”之称。反对党直到2013年才拿到18席,这也是反对派的议席数目首次突破个位数。

反对派希望联盟(希盟)各党已经谈妥柔佛56个州议席的上阵人选,其中土著团结党(土团党)出征18席,民主行动党(民行党)14席,人民公正党(公正党)12席,国家诚信党(诚信党)也是12席。这些选区都是按各党“专长”分配的,这包括由民行党与马华争锋,公正党打混合区,土团党与诚信党则主攻马来区。

各方都关注希盟这样的布局能否在柔佛取得比上届更多的议席,这也将决定柔佛是否继续成为“国阵堡垒”。

“马来海啸”冲垮柔佛国阵?

反对党指来届大选将出现的“马来海啸”可能冲垮柔佛国阵。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表示:“柔佛有11个(朝野政党票数相近的)边缘选区都是马来选民占多数但没超过六成的混合区,这些选区只要有15%马来选民转向,希盟就有机会胜出。但若无法吸引超过5%的马来选民转向,希盟将丢失很多议席。”

不过马来西亚智库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去年11月发布的民调显示,柔佛只有约两成马来选民不喜欢国阵,不喜欢希盟的马来选民则高达七成,这显示柔佛不太可能发生“马来海啸”。

据调查,柔佛马来选民65%喜欢国阵,21%不喜欢;67%喜欢巫统,19%不喜欢。喜欢希望联盟的柔佛马来选民只有14%,不喜欢的高达69%。喜欢土著团结党的有21%,不喜欢的有60%。喜欢诚信党的只有13%,不喜欢的高达69%。

柔佛马来人不愿冒险放弃巫统

该中心总裁旺赛夫说,喜欢民行党的马来选民只有5%,不喜欢的高达85%。这显示巫统希望马来人对民行党保持“恐惧和关注”并继续支持巫统的策略是有效的。他说,调查显示柔佛的马来人仍不愿意冒险放弃巫统,以免失去马来人对政治的支配权。他因此认为“马来海啸”的说法言过其实。

柔佛政治问题专家哈钦森也认为柔佛变天可能性不大。他指反对党这次会在柔佛攻下更多议席,但国阵仍将继续掌权。

哈钦森是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马来西亚研究计划协调员。他在该院今年第三期的《东南亚趋势》发表题为《柔佛的第14届全国大选:堡垒陷落?》的研究报告指出,巫统在柔佛的优势包括柔佛是巫统发源地、巫统支配柔佛的伊斯兰事务、柔佛拥有全国第二多的联邦土地发展局垦殖区,以及选区划分对国阵有利等因素。

至于反对党的优势,哈钦森表示,国阵及巫统在柔佛的支持率一直下滑,以及前首相马哈迪与前副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这次将大举进攻垦殖区与马来乡区等巫统传统票仓,直接挑战巫统几十年来对这些地区的支配。

两州务大臣对决鹿死谁手?

马来西亚来届大选,在全国层面上若说是首相纳吉与前首相马哈迪的两代首相之争,在柔佛就是现任州务大臣卡立诺丁与前州务大臣慕尤丁的两位大臣之战。

卡立诺丁与慕尤丁这次大选都是首次领军。各方都在观察他们是否能发挥“母鸡带小鸡”效应,以本身威信拉抬己方候选人的支持率。反对党这次无论能否让柔佛变天,他们能在柔佛拿下多少席次都将是各方关注的重点。

卡立诺丁(60岁)从1990年至2013年的24年里,曾担任新山及巴西古当区国会议员,并出任企业发展部长及高等教育部长。2013年大选他在百万镇州议席胜出后,当年5月出任柔佛州务大臣。

卡立诺丁从政29年曾出任内阁部长

来届大选是卡立诺丁首次以柔佛国阵领导人的身份领兵。他的优势包括执政优势、国阵强大的竞选机制、选区重划对国阵有利等。不过他从政29年来,有24年是在联邦政府担任国会议员及内阁部长,因此他对基层的影响力与号召力仍有待观察。

慕尤丁(71岁)从2009年至2015年担任副首相及巫统署理主席,也曾在1986年至1995年担任柔佛州务大臣。他这次是首次以反对派希盟署理主席及土团党主席的身份领导反对派参与大选,并准备将柔佛这个“反对党伤心地”变成“国阵伤心地”。

慕尤丁从政40年有强大影响力

慕尤丁1978年当选麻坡巴莪区国会议员,接下来六届大选都顺利连任,至今已经40年。他在巫统的人脉以及在麻坡地区的几十年经营,让他在当地拥有强大影响力。2016年他遭巫统开除后,其“政治门徒”沙鲁丁10月就以柔叻区州议员身份加入土团党,并导致国阵首次失去柔佛州议会的三分二优势。

此外,与柔佛王室关系密切也是慕尤丁的优势,因为反对党政治人物向来很难与各州王室建立联系。

反对派来届大选势必在柔佛主打“慕尤丁牌”,希望借助慕尤丁的影响力深入马来乡区而扳倒巫统。但“慕尤丁牌”是否有效,还得经由实际选战检验。

林吉祥挑战魏家祥受瞩目

柔佛华社此次大选特别关注民行党与马华这两个华人政党的交锋。其中最引起议论的,就是民行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是否会到亚依淡国会选区,挑战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

马华上届大选兵败如山倒,全国只剩下七个国会议席和11个州议席,其中四个国会议席与两个州议席是在柔佛,柔佛因此可说是马华的“最后根据地”。民行党上届大选则在柔佛一举拿下四个国会议席和13个州议席,其中绝大部分议席的对手是马华。

据当地媒体报道,民行党这次大选将派出重量级候选人到马华重要人物的选区挑战,好将马华“赶尽杀绝”,首当其冲的指标人物就是魏家祥。魏家祥也是马华柔佛州联委会主席及首相署部长。他若遭民行党拉下马,势必再次重创马华士气,甚至让马华一蹶不振。

报道指民行党可能派出的人选包括林吉祥、柔佛州民行党主席及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或该党国际秘书及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其中又以林吉祥呼声最高。

出战亚依淡 民行党人选有政治风险

不过民行党这个策略也不是毫无风险。亚依淡是个马来选民接近六成的标准混合区,民行党在乡区马来选民的“票房”表现向来欠佳,因此代表民行党到亚依淡出战的人选,是有可能败选并影响其政治前途的。

77岁的林吉祥或许没这方面的顾虑。他去年12月动手术切除左肾的肿瘤前,就曾宣布来届大选将是他最后一次竞选。因此林吉祥若成功拉下魏家祥,其政治生涯可算完美落幕。即使挑战失败,林吉祥也无须担忧政治前途。林吉祥日前曾表示,希盟若能拿下亚依淡,就等于在柔佛甚至全国打胜仗。

他也表明将全力与马华在亚依淡来场“硬碰硬”大战。

林吉祥1969年当选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后,49年来曾担任雪兰莪八打灵再也区、槟城丹绒区及霹雳怡保东区等地的国会议员。他上届大选前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但为带领民行党突破国阵在柔佛的防线而转战振林山,结果击败时任州务大臣阿都干尼而轰动一时。

林吉祥的支持者认为他是为民行党开疆拓土的大将,因此他此次若再到亚依淡开疆拓土也不足为奇。

柔佛概况

■ 面积:1.9万平方公里(全马第三大州,相当于26个新加坡)

■ 人口:370万人(占全国人口12%,全国排名第二,仅次于雪州)

■ 各族人口比率:

  • 马来人 54.8%
  • 华人 37.8%
  • 印度人 6.4%
  • 其他 1%

■ 选民:178万人(占全国选民12%,全国排名第二,仅次于雪州)

■ 国会议席:26席(反对党六席)

(占全国国会议席总数12%,全国排名第二,仅次于砂拉越)

■ 担任内阁部长者:四人

■ 担任内阁副部长者:三人(内阁共有35名部长与34名副部长共69人,其中约一成来自柔佛)

■ 州议席:56席(反对党19席)

(占全国州议席总数9.5%,全国排名第二,仅次于砂拉越)

全国13州议会共有587席,砂拉越已在2016年5月举行了州选举(82席),各党来届大选将角逐其余12州的505个州议席。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