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分析或20年前就涉足东南亚

美国新闻网站Quartz报道,该网站记者阅览了剑桥分析的前身“SCL集团”约于2013年发出的公司文件,显示SCL曾协助应付印度尼西亚的民间动乱以及为泰国前首相达信上台执政铺路。

(华盛顿讯)据报道,涉嫌窃取面簿用户数据并影响美国总统大选的英国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可能早在20年前就已在东南亚运作,包括协助应付印度尼西亚的民间动乱以及为泰国前首相达信上台执政铺路。

美国新闻网站Quartz报道,该网站记者阅览了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前身“SCL集团”约于2013年发出的公司文件。SCL集团在文件中声称,持续逾30年的印尼苏哈多独裁政权1998年倒台后,印尼“亲民主组织”委托SCL到印尼协助推动全国性的政治改革和民主化运动,同时缓解人民对哈比比新政府的不满。

SCL称它在印尼对7万2000人做了民调、负责处理政治人物的对外通讯、甚至在大学校园主办大型集会让学生“发泄情绪”。

SCL文件指出,印尼当时的民间动乱主要推动力来自年轻大学生,而较年长一代因长期受压制,不敢违命反抗当权者。

SCL于是把平息动乱的目标锁定在18岁至25岁的年轻人身上,该公司在印尼政府的协助下,着手开辟“有条理的抗议管道”,让学生可以抒发不满,远离暴力示威活动。SCL文件写道:“我们通过设立集会委员会以及在全国各地资助活动和抗议渠道,来达到(平息动乱的)目的。集会规模超大,使学生们普遍认为他们的心声获得了倾听。”

SCL称其策略成功使抗议活动显著减少,并促使当时的总统哈比比顺应民意,在上任一年多后于1999年自动退位,举行大选。在当年的总统选举中,民族复兴党创始人瓦希德脱颖而出,当选印尼第四位总统。Quartz的报道指出,上述文件显示SCL当时在幕后出谋献策,为瓦希德策划选战。

有学者认为 SCL协助平乱之说言过其实

然而,有学者认为SCL协助平乱之说言过其实。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的印尼政治专家威尔逊接受Quartz访问时说:“那顶多只是当时发生的所有事件中的一个小小因素,这当中牵扯和产生影响的势力和相关利益,规模非常庞大,不可能受到(SCL)明显左右。”

除了印尼,SCL也涉足泰国。SCL文件显示它在2001年泰国大选之前,受委托去调查当时的贿选情况有多严重。据估计,用金钱购买选票的行为导致泰国当时的选战成本暴涨至10亿美元(约13亿新元)。

SCL文件写道:“贿选现象非常广泛,以致出现了自成一个行业的中间人,在选民团体和出资人之间穿针引线。选民把选票卖了又卖,然后根本没去投票的事情非常普遍!”

SCL说它聘请了1200多名人员在九个月内到处收集数据,发现在半数选区中,贿选并未影响选举结果,而其余选区则需要“比较直接的行为干预”。

SCL称它在“大多数主要政党的配合下”,从中影响选战长达六个月,而最终达信顺利赢得大选。

英国利兹大学的泰国政治专家麦卡戈受访时说:“确实有一些泰国政党委托国际顾问帮忙提升他们的胜选机会,达信领导的泰爱泰党在2001年肯定是其中之一。”

不过,麦卡戈对于泰国各政党会一致支持上述打击贿选的计划,表示质疑。

SCL在其文件中声称,曾设法影响遍布32个国家的至少100场选举。先前有报道说,SCL的客户包括马来西亚、印度、肯尼亚和巴西的政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