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阵营虽已执政10年 雪州乡区不少马来选民仍忠于国阵

尽管希盟来势汹汹,在乡区仍有许多马来选民对“国阵”这个老字号忠心耿耿;他们信任执政国家61年的国阵,对希盟还是心存怀疑,一些甚至表示不知道什么是马来海啸。

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最热的话题,就是“马来海啸”。

在野的希望联盟扬言掀起马来海啸,让原本执政中央的国阵“灭顶”;许多评论也认同,一旦出现马来海啸,势必动摇国阵政权。然而,尽管希盟来势汹汹,国阵仍表示不见马来海啸迹象,并对继续执政信心满满。因为,在乡区仍有许多马来选民对“国阵”这个老字号忠心耿耿;他们信任执政国家61年的国阵,对希盟还是心存怀疑,一些甚至表示不知道什么是马来海啸。

在雪兰莪州,虽然在野阵营已在此执政10年,但在州内属于比较乡区的地方,还是有不少国阵支持者,佐证了乡区选民是国阵“铁票”的说法。

以距离吉隆坡约120公里的雪州西北部大港为例,多数受访居民都表示支持国阵,在这里看不到一点马来海啸的风浪。

大港甘榜巴里迪加居民哈米达(55岁,家庭主妇)不相信首相纳吉牵涉一马公司丑闻,表示外界并没有确凿证据证实他涉贪。她说:“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各种族居民和谐共处,我也有华人、印度人朋友,现任政府没什么不好。”

第二次投票的杂货铺店员努希达亚(32岁)也支持国阵。她指希盟执政雪州后没有信守承诺,水供问题让居民十分困扰。虽然她无法举出希盟其他违诺的例子,但她认为有61年执政经验的国阵较为可靠。

哈米达和努希达亚都表示没听过“马来海啸”一说,周遭亲友也没有感受到生活压力或政策不公平。

不过,今年初开始与朋友合伙养鸡的渔夫伊兹万(29岁)认为,希盟雪州政府确实有帮助到人民,因此他会选择支持人民公正党。“至少他们有发放补助金让我的小生意起步,而不是流进了官员的口袋里。”

同样在雪州,与大港相隔1小时20分钟车程(约73公里)的小镇依约(Ijok),小园主卡玛鲁(54岁)则对国阵有所不满。

依约虽是华人新村,但超过七成居民是马来人。卡玛鲁不满住家前的沟渠老是堵塞,附近小乡村的道路却大得出奇,村民人数和道路设施的比例严重失衡,消费税也导致油棕肥料上涨。他说:“马来西亚地下和地上都有油,地下有石油,地上有棕油,国家本来应该很有钱,但人民生活却没有得到改善。”

选区重划是国阵“武器”

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2008年首次拿下雪州政权,2013年大选人民联盟(民联,希盟的前身,现已瓦解)蝉联执政。在雪州22个国会议席中,民联控制了以城市地区为主的17个议席,国阵只赢得马来选民占多数的北部五个乡区议席,大港是其中之一。

雪州选民人数最多、基础设施完善、资源丰富,国阵一直想方设法要夺回该州的政权。今年3月通过的选区重划报告,普遍被认为有利于国阵,是国阵重掌雪州政权的“武器”。

这次选区重划不仅扩大选区人数差距,减少各族比例相当的混合选区,同时加剧选区种族单一化。雪州马来选民超过50%的州席,在选区重划后从35个增加至37个,马来选民超过60%的州席则从23个大增至33个。混合选区从八个降至六个,华人选民超过50%的选区维持在13个。

另一边厢,和雪州毗邻的首都吉隆坡,受访者普遍感受到纳吉政府征收消费税导致生活费高涨的压力,但相较于民生问题,城市选民较关注国家发展规划、教育、建设开支等政策问题。

修读会计系的依曼(19岁)说:“很多国家都以消费税收入应付发展开支,我们应该继续征收消费税,但执政党得换人做才行。”

阿曼纳(22岁,文员)认为,国阵竞选宣言中有许多耗资庞大的计划,会加重国家开支,她认为目前马来西亚应该“开源节流”,审慎投资和发展。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7815606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