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通过新反恐法令加强执法力度

在修订反恐法后,恐怖主义的定义扩大为“威胁安全行为”。根据新法,警方可向军队提出要求,并在获得总统批准的情况下参与打恐。

(雅加达综合电)印度尼西亚国会昨天通过更严厉的新反恐法令,今后执法单位将有更大、先发制人的权力来预防和对付恐怖活动。

印尼国会昨天通过新反恐法后,佐科发言人说:“总统希望在通过此法令后,我们能够利用软实力和硬实力来彻底铲除恐怖主义。”

在修订反恐法后,恐怖主义的定义扩大为“威胁安全行为”,这为印尼国民军在反恐工作上扮演更大角色铺平道路。根据新法,对付恐怖主义是军队在战争行动之外的任务之一,不过军队只能在警方提出要求并获得总统批准的情况才能够参与打恐行动。

佐科政府日前已宣布,将恢复过去一度存在的、由三军合组的反恐军事部队“联合特别行动司令部”(Koopssusgab),为军方参与反恐作准备。

今后当局也有权采取行动对付与武装组织合作或是为武装组织招兵买马的人;电子通讯内容、情报报告、财务交易将可作为指控恐怖嫌犯的呈堂证物。

此外,过去警方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只能关押嫌犯一周,如今却有权扣留恐嫌21天,在立案调查后可以关押嫌犯200天,以便让警方有更多时间收集证据来控告对方。

到国外加入恐怖组织 公民返国可被监15年

那些到国外加入恐怖组织的印尼公民返国后可能被监禁长达15年。警方也能对可疑恐怖分子或集会进行盘查,以预防袭击发生。当局也有权力剥夺被定罪恐怖分子的公民权。那些涉嫌走私爆炸物或其他化学物质及武器进入印尼以进行恐怖主义活动者,所面对的最高刑法是死刑。

印尼原有的反恐法令是在2002年峇厘岛特大炸弹爆炸案后颁布的,可是后来的形势凸显出这套法令力量太薄弱,执法单位一直申诉他们的反恐权限不足,在对付恐怖分子或嫌犯时往往因为无法可依而无法有效对付恐怖势力。

国际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崛起之后,吸引了世界各地包括印尼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前去中东参与“圣战”;这些印尼人从叙利亚归国之后,警方对他们也只能监视,而没权力抓人。伊国组织式微之后,更多印尼人和其他国家的穆斯林一样回返本国,这给印尼执法当局构成更大的压力。

2016年1月,印尼首都雅加达首次遭受涉及伊国组织的连环恐袭,修改反恐法的工作才终于提上议程。不过,审议过程几乎停滞不前,因为有议员担心执法机构权力扩大后会滥权。

直到上周东爪哇首府泗水发生连环恐怖袭击造成严重伤亡后,总统佐科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国会与有关政府部门立刻完成反恐法令的修订工作,否则他将径自颁布更有力的反恐法律。这才终于将明显滞后的新反恐法令推过关。由于印尼今年下半年将先后举办亚运会、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国会及地方选举也将登场,明年还将举行总统大选,因此加强反恐力度显得非常迫切。

不过分析指出,虽然印尼的新反恐法更严厉,但仍比不上邻国;马来西亚在2015年通过的新法允许当局可未经审讯而扣押恐怖嫌犯长达两年,若有必要还可再延长两年。

人权观察组织:应检讨为何多数去激进化计划无效

按新反恐法,印尼将成立国家反恐局来主导反恐工作,人权观察组织对此表示欢迎,但认为政府必须加强对从中东返国的极端分子的监视。

人权观察组织在印尼代表哈索诺说:“单靠新反恐法不能解决问题,当局现在应该冷静检讨为什么大多数的去激进化计划一直行不通。”

否认涉案 神权游击队首领谴责泗水恐袭者

印尼极端组织“神权游击队”首领伊斯兰教教士阿曼,昨天在南雅加达被高度戒备的反恐警队押上庭继续受审。他被指在监狱中策划和遥控一系列恐怖袭击,包括最近发生在泗水的连环自杀式炸弹攻击,检控方要求判他死刑。

不过,46岁的阿曼昨天极力否认与泗水恐袭案有关,还谴责干案者。他宣读证词时说:“干下恐怖罪行的人、允许它发生的人或教人这么做的人都是丧心病狂,愤世嫉俗。伊斯兰并没教导这些……发生在泗水的事,一个母亲带着孩子炸了自己,这绝不是一个了解伊斯兰和圣战的人会做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