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党选成绩须由选委会公布 安华不满阿兹敏单方面宣布胜选

针对阿兹敏在党选成绩公布前单方面宣布胜选,安华表示应该尊重程序,唯有党选委员会能宣布谁胜谁负,如果不同意(党选成绩)、要提出反对,也得向党选委员会提出。

(吉隆坡综合讯)马来西亚执政的人民公正党经过近两个月的异常激烈党选将结束之际,原任署理主席阿兹敏在党选成绩公布前单方面宣布胜选,令该党候任主席安华显然不悦,他说,最终成绩仍然要由党选委员会宣布。

他昨日在国会走廊针对党选最终成绩是否已经成定局时说:“有人要我表明立场,我不能这么做。”

他表示,阿兹敏有权宣布胜利,但阿兹敏也知道,唯有党选委员会能宣布谁胜谁负。“我们应该尊重程序。如果不同意(党选成绩)、要提出反对,也得向党选委员会提出。”

他指出,他只能确保党选是在干净的情况下进行,无论党选结果如何都应接受。

至于东马砂拉越州如楼区部是否须要重选,他说,这将由党选委员会定夺,并在周二晚的公正党政治局会议上汇报。

他也说,如楼区部在投票当天凌晨4时,作投票用途的平板电脑被人尝试以恶意软件侵入一事,该党必须彻查。

《星洲日报》报道,阿兹敏在过去七周的党选中,未曾发推文议论党选成绩。他前晚罕见的在推特发文,有如在为胜选发表感言,而阿兹敏的两名大将祖莱达及蔡添强已在第一时间公开恭贺阿兹敏胜选。

根据非正式总成绩 阿兹敏领先4733票

根据非正式总成绩,阿兹敏以4733多数票超越拉菲兹。阿兹敏获得6万7449张票(51.82%),而拉菲兹则获得6万2716票(48.18%)。

除了阿兹敏在党选中高奏凯歌,其团队毫无悬念可取得漂亮成绩。从副主席、公青团、妇女组到最高理事,绝大部分属于阿兹敏的人马。

在副主席方面,除了安华女儿努鲁依莎,其余三人都是阿兹敏的团友,即祖莱达、希维尔及蔡添强。妇女组的哈妮查、公青团阿菲夫,在20名最高理事中,也有15人是阿兹敏派系。

阿兹敏与拉菲兹之间的恩怨是从2014年党选开始。当时,阿兹敏竞选署理主席职,面对雪州前大臣卡立和总秘书赛夫丁的挑战,阿兹敏以大胜姿态捍卫原职。

较后阿兹敏与拉菲兹的个人恩怨浮上台面,两派支持者显然逐渐分裂了公正党。根据两派人马的说法,彼此都希望藉着党选来去除不同阵营,以重新整合公正党。

拉菲兹是继“加影行动”后,再发动“波德申”攻略的幕后主要推手。他一手策划提早让安华推向首相宝座,深得安华及家人的心。安华与妻子也把拉菲兹视为亲人一样。

阿兹敏身为经济事务部长,因与首相马哈迪走得太近,被对手视为马哈迪的爱将。

马来亚大学政治研究学者阿旺阿兹曼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阿兹敏及拉菲兹的胜败结果,不仅将影响两人的政治仕途,甚至还会改变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图。

他说,若阿兹敏胜出,以后出任副首相将指日可待。在安华从首相位子退位时,最有可能接任首相的人选也非阿兹敏莫属。

他说:“从短期看来,阿兹敏胜出后,至少其经济事务部长的地位会更加稳固,几乎无可动摇。”

他说,阿兹敏在担任雪州大臣时期,政治势力迅速膨胀。加上当时安华身陷囹圄,阿兹敏有充分机会施展政治抱负。

至于拉菲兹,他甚受年轻人欢迎,他创办的民调机构Invoke据说拥有2万5000名志愿者。他说:“虽然拉菲兹没有官职,但他还是可以动员整个Invoke组织为其助选,向阿兹敏发动猛烈攻势。”

他指拉菲兹唯一的弱点是在金钱方面。由于资金不比阿兹敏团队充裕,拉菲兹显得后劲不足,在最后关键落后于阿兹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