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外长:除了领空及领海课题 周二新马谈判将重新协商水供合约

(关丹讯)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富丁透露,他周二(8日)将到新加坡与外交部长维文等新方代表,就马新领空及领海课题进行谈判,同时重新协商马新水供合约。

据《星洲日报》报道,赛富丁昨天在彭亨州关丹出席公开活动后,在记者会上受询及新马两国代表即将会晤的问题。他透露,他与维文的商谈重点共有四个,即着陆实里达机场的航线、马新领空管理、马新领海,以及马新水供合约等课题。

他说:“我们会制定一个时间表,确保这些谈判可以分阶段进行及顺利解决。”

据他说,新马政府代表明天将先在新加坡讨论领空课题,他隔天才赴新与维文见面。

赛富丁指出,马方的焦点及建议是要求新加坡停止通过启用实里达机场的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简称ILS),让飞机进入柔佛巴西古当领空。“他们(新加坡)还有其他航线选择,我们建议新加坡使用其他方向的航线着陆实里达机场。”

他说,要在实里达机场着陆的飞机,可通过新加坡方向而不必取道巴西古当方向,因为这将妨碍马国领空的航线;如果新加坡同意,就能解决问题。

他声称,新加坡是单方面宣布着陆实里达机场航线必须经过巴西古当,而巴西古当是马国领空,新方不曾与马方商讨,这才产生争议。他还称,建实里达机场是新加坡的权利,但牵涉到马国领空的问题必须尽快解决。

新马领空课题由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上个月初在马国国会率先提起。当时他说,马方反对新加坡实里达机场将启用ILS起降程序,称那会影响巴西古当的发展,进而侵犯马国主权,并称马方计划向新加坡逐步收回西马南部的航空交通管理权。

新加坡:航空管理不涉主权

新加坡交通部回应说,跨境航空管理并不涉及国家主权,许多国家的领空都由其他国家管理航空交通,以确保飞行安全与效率。

交通部当时在声明中指出,现有的航空管理安排获得国际民用航空组织批准,新马两国也在1974年签署同意书落实相关安排,而新加坡有义务为柔南空域落实起降程序,引导出入新加坡机场的飞机。

新加坡民航局在2014年已通知马国交通部本地所有涡轮螺旋桨客机航班的运作将转到实里达机场,并在前年底向马国民航局交代了相关的ILS起降程序,还多次征求反馈,但马方直到去年11月底才回应表示反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