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中边境重镇木姐 充斥黄赌毒交易

缅甸东北掸邦城镇木姐最大民兵组织潘塞的成员在街上巡逻。(法新社)

字体大小:

(木姐法新电)毗邻中国云南瑞丽的缅甸掸邦城镇木姐,是缅甸对外贸易最大的边境贸易城镇,但这份繁华的背后却隐藏着鲜为人知的一面——大量武器、赌场、毒品和性交易。

中印缅三国货物集散地

位于缅甸第一大河伊洛瓦底江上游的木姐(Muse),与瑞丽仅一水之隔,因为是滇缅公路和旧中印公路的交汇处,成为中国、印度及缅甸三国货物的集散地。根据官方数据,单在2018年第四季度,木姐的总贸易额就达到10亿美元(约13.5亿新元),占了缅甸整个陆地边境贸易的一半。

其实在木姐,甲基安非他命(俗称冰毒)和鸦片等毒品、非法野生动物和玉石珠宝买卖,以及将妇女卖到中国结婚生子所赚取的财富,使官方贸易数字相形见拙。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机构,缅甸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冰毒来源之一,而来自中国制造毒品的化学原料如今充斥缅甸整个东部边境。每天都有无数的货车来往木姐和中缅边境的非法过境点,运送毒品。

上个月,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国际危机组织敦促中国协力控制掸邦的毒品交易,并抑制生产冰毒原料的流动。专家估计,湄公河次区域的毒品交易总值每年逾400亿美元。

在木姐,赌场比比皆是,据说这些赌场绝大多数负责为两地边境洗黑钱。酒店客房内往往堆满了安全套,廉价妓院外头则经常聚集了好些毒品交易者。也难怪木姐看似繁华,却被许多人形容为低俗。

木姐非法活动如此猖獗,主要是因为这里没有军队;根据中缅协议,两国都不得在边境地区部署士兵。

然而,缅甸东北克钦邦和掸邦少数民族武装组织“克钦独立军”和“德昂民族解放军”等多年来和政府军之间战火不断,政府军于是利用十个地方武装组织为代理,让这些民兵制衡少数民族叛军。

分析:“武装代理”和叛军导致边境非法活动猖獗

分析员指出,正是这些“武装代理”和叛军的存在,才使缅甸边境的非法活动如此猖獗。

木姐最大的民兵组织潘塞(Pan Say)日前罕见地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并让记者随民兵在大街巡逻,一窥其面貌。

该组织一名资深领袖披露,虽然木姐的民兵组织不少,但每一个组织都有自己的业务或地盘,各不相干。

与木姐其他民兵组织一样,潘塞是在2009年与政府达成和平协议,同意接受政府军的管制,以换取一定程度的自治权。该组织声称,其资金全部来自他们自己经营的玉矿、卷烟厂和卡拉OK酒吧等。

至于边境地区猖獗的毒品交易或其他非法活动,他们一概不知。

该组织坚称,他们是当地“和平守护者”,叛军组织才是肇事者,经常进行勒索或敲诈等非法活动。

独立分析员马提森认为,木姐地下经济如此红火,除了叛军之外,政府军收编的民兵组织也有份参与。他说,这些民兵在缅军的撑腰下,俨如安全部队持着M16步枪或卡拉什尼科夫(AK47步枪)在街上游荡。他们不但经营赌场,还贩卖“野马”(Yaba)兴奋药丸。

有些地方连警察也不敢去

尽管木姐财源滚滚,但实际上获益的并不是木姐当地居民,这些财富其实都落入了民兵、反叛分子、毒贩和罪犯的口袋里。

23岁的建筑工人觉秦拉前不久携眷从南部搬到木姐讨生活,他说:“我们晚上根本不敢出门。”

就连警察在民兵和叛军横行霸道的木姐也没有立足之地,一名警察抱怨道:“有些地方我们甚至不敢自己去,因为太危险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