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外长:若新加坡拒绝谈判 马将把水价问题交国际仲裁

(吉隆坡综合讯)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富丁表示,若新加坡拒绝重新谈判水价,马来西亚将把此事带上国际仲裁庭。他也批评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本月初在国会的谈话,并称马方以“最低价格”卖水给新加坡,等于几十年来为新加坡提供约24亿令吉(约8亿新元)补贴。

他昨日在国会下议院答询时说,首相马哈迪去年11月访问新加坡时,已将马方的立场告诉新加坡,双方也同意讨论此事。“两国总检察长过后就开始讨论这个议题。”

他说,总检察署、柔佛州政府和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正与新加坡进行第二阶段的水供合约检讨谈判,双方目前主要研究不同价格模式及相关价格的时限。

他对新加坡外长维文日前在新加坡国会批评马国要重新检讨水价的谈话表示惊讶,他指维文的三项批评可说是“轻率的”(reckless)。

赛富丁说:“他指马来西亚没有履行合约,因为在1987年后我们就不能检讨。”他声称,根据水供协定第14条文,两国可在协定签署25年后检讨,但并非只能在第25年检讨。

他也不满维文当时批评马国面对施政管理的问题,他指维文的批评是“恶意”的。至于维文指新加坡也为马方提供补贴,赛富丁认为这并非实情。

他表示,柔州政府已经采取行动来确保当地不依赖来自新加坡的水。他称,马方几十年来按协定卖生水个新加坡,已经为新加坡提供24亿令吉的补贴,这相当于每年平均约4200万令吉或每天平均10万令吉。

维文3月1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外交部开支预算时强调,新加坡在水供课题上采取明确和一贯的立场,即新马双方都必须充分遵守1962年水供协定的条款。

维文强调,1965年新马分家时,新加坡就已采取防范步骤,确保1962年水供协定获得新马双方的保障,这份协定因此成了分家协定的组成部分。“一旦违反水供协定,分家协定这个我国作为主权独立国家的依据也会受到质疑。“新马必须充分遵守1962年水供协定条款,包括协定订下的水价。我们一贯的立场是,无论新加坡或马来西亚都不能单方面更改这项协定的条款。”

根据马新1962水供协定,柔州每天供应2.5亿加仑生水给新加坡。新加坡以每千加仑3分令吉的价格购买这些生水,并以每千加仑0.5令吉的价格将处理好的净水卖给柔佛。

根据2003年的数据,新加坡处理生水的成本是每千加仑2.4令吉,因此将净水卖给柔佛不仅无利可图,还自行承担1.9令吉的生水净化成本。

根据协定,新方每天只须提供500万加仑净水,但目前每天输往柔佛的净水达1500万至1600万加仑。

柔州政府之前承认以每千加仑0.5令吉价格向新方购买净水后,转手就以每千加仑3.95令吉的价格卖给当地消费者。

交长陆兆福:新柔地铁进度落后非因考虑建弯桥

另一方面,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昨日在国会答询时承认新柔地铁(RTS)项目进度落后,但他否认这是因为希盟政府正考虑兴建马新弯桥。

他表示,该项目进度落后,是因为政府想寻找更具成本效益的方案。政府也考虑由私企投资该项目,并希望通过提升成本效益,让车资更低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