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政局

国际特稿:泰国政党抢攻青壮世代

 

字体大小:

国际特稿

在军政府执政近五年后,泰国民众将在下星期天(24日)举行的全国大选重拾民主,通过选票决定国家的未来。包括约700万名首投族在内的青壮世代选民,总数超过合格选民半数,将是这次选举备受瞩目的群体;他们的政治理念、所关注的社会课题以及对泰国未来的想法,都将左右手中神圣一票归属,对选举结果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朝野政党顺应时局,首次透过社交媒体进行竞选,透过网络世界强化政见宣传渗透力,积极争取青壮世代的支持,隔空拉票。

住在曼谷的塔萨那(21岁)是泰国国立法政大学大众传媒学系三年级学生。虽然他对红黄衫军发生过数次冲突的政治历史不陌生,但毕竟当时年纪还小,体会并不深刻。

对塔萨那来说,2014年的政变冲突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次大选将是他第一次投票,而他认为现在的政治环境已经大有不同。

泰国自2013年底持续爆发一连串反政府抗议示威:时任首相英叻的政府有意提出特赦法案,赦免因参加政治集会而被捕人士,包括亲哥哥、前首相达信,引发反对派民主党强烈不满。

反对派领袖素贴当时发动一系列大型示威活动,持续不断的血腥暴力事件最终导致全国进入戒严状态,促成了2014年5月的军事政变。

塔萨那表示,今年的大选是在军人执政“戒备重重”的情况下举行,他不认为有任何一方会在选举日前轻举妄动,搞砸自己的选举胜算。

超过半数选民未满45岁 首投族700万人

像塔萨那这样的年轻人在本次大选比比皆是。根据泰国内政部发布的数据,本次大选合格选民有5140万人,其中有52%,即超过一半的选民年龄不超过45岁。

泰国的法定投票年龄是18岁,但由于自2011年后未曾顺利举行“有效”选举,约有700万名18岁至25岁年轻人将是本次选举的“处女选民”,占总合格选民的14%。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泰国研究协调员蒙特沙诺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这群首投族将是影响泰国选举结果的关键。他说,他们与其他岁数选民最大的不同,是未曾卷入过去15年来分裂泰国政治的“红黄冲突”。

蒙特沙诺说:“他们对红黄衫军的斗争缺乏参与感,投票时将以他们日常生活中所担忧的课题来做选择,使投选结果变得更难以预测。”

《联合早报》记者上周在曼谷市中心针对50名介于18岁至40岁的选民进行小型问卷调查,尝试了解他们在这次选举中的政治倾向,以及所关注的课题。其中,近60%受访者表示更关注各政党对处理经济和教育问题的政见,只有15%人表示会考虑政党之前的政绩。

20岁的大学生那塔堪受访时说,她最关注新政府要如何提升国民的教育水平。她认为,教育是使国家繁荣的最基本条件,但历届政府的教育对策欠缺,只知“向教育砸钱”,没有实施改善教育制度的具体计划。

在曼谷当会计师的25岁凯特则说,她希望新政府有能力改善国家经济,提升泰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她认为,选民必须勇于接受改变,冲破缠绕着泰国许久的政治斗争。

“政府虽然已经为我们制定国家未来20年的发展战略,但是他们未曾想过,经历这个发展的是我们这些年轻人,难道我们对自己的未来完全没有发言权吗?”

深获年轻人支持 未来前进党来势汹汹

泰国国立发展管理学院去年12月对1200多名21岁至38岁年轻选民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亲达信家族为泰党的支持率达18.74%,新创立的“未来前进党”13.86%、民主党10.73%、亲军政府的公民力量党3.66%。有44.64%的年轻人表示“不确定”。

在《联合早报》进行的小型问卷调查中,在去年成立的未来前进党获得的支持率最高,有高达73.4%的年轻选民表示会支持,28.1%支持为泰党,7.8%支持公民力量党,15.6%支持民主党,12.6%表示会投废票。

未来前进党党魁是40岁亿万富翁塔纳通,他是泰国高峰集团执行副总裁兼董事,入列全泰国超级富豪榜。他年轻有为、阳光帅气的形象在充斥着老面孔的泰国政坛可谓是一股清流,为泰国政局带来了新气象。

塔纳通毕业于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拥有三个硕士学位。他表示参政是因厌倦了泰国红黄两营的政治斗争,认为泰国选民有权做出不一样的选择,要通过行动弥补国家的民主制度和政治分歧。他强调,“我们无须通过枪械来治理国家”。

有网民将他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以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相提并论。泰国主流英文报《曼谷邮报》曾发表评论,指塔纳通清新面孔和自由价值观契合了人们“改变泰国现有政治疲态”的意愿。

未来前进党主张把泰国政治“现代化”,提议削减军事力量、废除强制兵役,以及终止富豪家族垄断国家经济的体系等。不少受访青年表示,未来前进党提出的政策是他们所关切课题,认为该党标榜着他们所期待的变化。

19岁技术学院学生玛曼说,他期待看到一个清廉、透明的新政府。“军政府在这次选举占了很大优势,我希望新政府成立后可以修宪,限制军人的权力,避免他们为所欲为。”

按泰国2017年军政府修订的宪法,上议院的250名议员是由军政府直接指派,下议院500名议员中,350个议席由人民投票选出,其余150个议席由各政党通过所获选票比率推举。

首相一职是由下议院和上议院议员的联合票选出。换言之,亲军政府的公民力量党只需获得126个下议院议席,加上军政府指派的250上议院议员的认同,就可推选巴育为首相。

玛曼说:“这样的宪法规定完全是把起跑点挪到军政府面前,让他们轻而易举续政。这是不公平政治,破坏国家的民主制度。”

泰国政党首次以社交媒体竞选

本届大选是泰国自上一次2011年大选后,首次使用社交媒体的选举。

絮絮叨叨的社区广播电台曾经是泰国政党传播信息的重要渠道,在2011年大选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次选举,广播频道的竞选节目寂然无声,取而代之的是人们离不开的手机应用如LINE、面簿、推特、Instagram等。

泰国的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用户与日俱增,根据研究调查公司WeAreSocial发布的2019年全球数字,泰国活跃于社交媒体的用户高达5100万人,是区域用户最多的国家之一。调查也显示,泰国用户每日使用社交媒体的平均时间长达3小时11分钟,比新加坡用户的2小时8分钟长约一小时。

社交媒体扩大政党活动空间

社交媒体的渗透力不仅限于城市区,有观察家指出,泰国一些政党早已通过新平台,向以农业为主的东北府民众拉票。

泰国孔敬大学社会科学教授布亚本博士说,东北府有约30%村民使用LINE或其他社交媒体。“社交媒体有效扩大政党活动的政治空间,在民众获取政治信息上发挥关键作用。”

除此之外,各政党在竞选期间也马不停蹄到各所大学进行演讲和对话会,针对一些年轻人所关注的课题促进交流。

其中,为泰党首相候选人苏达拉上周到一个共享工作室主持一场与年轻企业家和大学生的对话会。她在活动上表示会支持年轻人在电子商务平台创业、呼吁他们要把视野扩展至全世界,要当“全球人民”。根据本报记者观察,活动现场座无虚席,出席的年轻人包括多名在泰国社交圈具有影响力的网络红人(influencer)。

就连曾经抗拒使用社交媒体的首相巴育也在去年10月开设面簿和推特账户,表示希望透过面簿与更多民众沟通,传递政府施政方针。不过,此举遭民众强烈批判,指当各政党之前在禁令下不能公开举行政治活动或政治集会时,巴育却在网上推出其“竞选活动”。

推特“#fahrakpor”标签引热议

除了分享宣传信息和最新动态,专家认为,政党要能够在社交媒体“接地气”,使用热门话题标签,才算是把该平台善用得淋漓尽致。

泰国的推特空间在竞选期开始时就曾疯传一句“#fahrakpor”的标签,大意是“法爱干爹”(Fah loves Dad)。这句与政治毫无关系的用语出自于泰国著名肥皂剧,剧中女主角“法”是贫困女子,期望生命中出现一个比她年长有钱的“甜心干爹”(Sugar Daddy),让她可脱离贫穷,有一个安全可靠的避风港。

塔纳通的支持者说,未来前进党的竞选政策旨在终结贫困,而他富裕的家庭背景使人们直接把他与该剧角色进行了比较。很多年轻选民,特别是年轻女子,把塔纳通在大选所扮演的角色直接对比成剧中拯救“法”脱离困境的“干爹”,甚至昵称他为“Ake”(意指爸爸)。

塔纳通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坦言起初不明白这句标签的含义,但在旁人加以解释后,他在个人的推特账户做出回应:“法爱爸爸……爸爸爱全泰国人”,该贴文在推特引起一阵骚动,被大批用户转发。

#fahrakpor以及与未来前进党有关的标签很快成为推特空间第一热门话题,是该党在短时间内打响知名度、向年轻人拉票的有效方法。

网络效应未必兑现为实际选票

泰国国立发展管理学院传播学助理教授哇拉特表示,西方国家在几年前已开始使用标签带动竞选活动,但对泰国来说,今年的选举是首例。

哇拉特说,标签是一种“既便宜又可靠”的沟通策略,其关键在于有效使用精简的口头禅吸引人们的注意力。“这样的标签会不断地被转发,很快在年轻人的社交圈内产生共鸣……普通大众更倾向于接受社交媒体疯传的信息,而不是直接听政客说话。”

泰国商会大学传播学院院长马娜表示,很多政治人物在竞选活动中会使用吸睛的词汇,聘请数码营销专才以及具影响力的“网红”进行宣传。

即便如此,不是所有政党和政客都适合使用这类沟通策略,而标签使用不当会弄巧成拙,让选民反感。

泰国自由党党魁前警察总长瑟力披素试图效仿,制造了“法虽爱干爹,但也不能忘了爸爸”的标签,但完全起不了任何效应,还被批没创意。

不过,也有评论者认为,网络效应容易让政党的支持率“膨胀”,虚拟世界的支持者未必就会兑现成实际的选票,而各政党的支持率必须等到3月24日大选开票结果出炉后才真正揭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