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选后不少败选者或抑郁不堪压力 各地医院做好应对准备

(井里汶法新电)印度尼西亚上周举行的大选除了选总统,也为各级议会选出新议员。这2万多个议员席位吸引约24万5000名候选人角逐,换言之最终至少20万人将败选。依据印尼往年选举,不少落选者在选后患上抑郁或因压力过大而引发的相关疾病,为此各地医院未雨绸缪,为选后求医者可能激增做好应对准备。

4月17日大选的正式结果要到下个月才公布,然而随着计票工作持续推进,候选人的得票形势已逐渐明朗化。竞选议员席位的雅亚特说:“最初我很乐观,信心十足。我心想‘我一定要赢,一定要取得最多选票’。可是现在我开始怀疑(能否胜选)。”

为排解压力,雅亚特到一所伊斯兰康复中心寻求心灵治疗。在净化仪式中,一名教士为雅亚特祈福洒水,希望他能平复情绪,积极面对未来。与雅亚特同时在该中心求医的还有大约另外六名参选人。

落选丢工作债务沉重

很多参选者为了筹措竞选资金而变卖资产或是欠了一身债,如果落选,他们不但没有工作,还要背负沉重的债务。康复中心主管乌江说:“他们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为此失眠。他们的钱用光了,不知该如何清还债务。”

由于预见选后会有不少失落的参选人求医,南苏拉威西省首府望加锡一所精神专科医院在选前就已整修一番,准备迎接新病患。该院院长阿曼说:“上届议会选举,有人落选后精神失常或患上抑郁症而入院。每次选举都会有候选人送院治疗。”

印尼参选人一般上不会获得所属政党提供任何竞选资金,连参选按柜金也必须自掏腰包。政治观察家指出,在贪腐丛生的印尼,赢了选举的参选人往往会借职务之便受贿,以筹钱还债。

曾于2014年竞选失败的38岁女子拉斯米原本想在本届大选再次出征,但回想起当年竞选时付出的心力和金钱,她最终打了退堂鼓。“我花的钱并不少,达到数千万印尼盾(相等于数千新元)。然而这怎么也比不上自尊心的受损。(败选后)我觉得很没面子,感到伤心,这是最大的心理打击。”

本届选举的输家料将包括竞选总统的普拉博沃。尽管选后的快速计票显示他挑战佐科再度失败,但普拉博沃坚持不认输。不过即使输了选举,至少这位身家丰厚的前将领无须为财务状况而担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