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西方垃圾大量入境 印尼废塑料激增威胁环境与人体健康

对印尼泗水班贡村的居民来说,塑料垃圾就等于钱,不少妇女每天在垃圾堆中挑出可卖给当地回收公司的废塑料。(法新社)

字体大小:

(泗水法新电)中国2018年1月停止进口“洋垃圾”,缺乏垃圾回收处理能力的西方国家转而将垃圾输往东南亚国家,例如印度尼西亚接收的废塑料2017年底为每月1万公吨,到了去年底激增至每月3万5000公吨。绿色和平组织警告,废塑料循环虽能提供就业机会,却会损害环境和人体健康,代价沉重。

位于泗水的班贡村每天会运来多达40车的垃圾,分批卸堆在村居的家门外或空旷的土地上,形成可高如屋顶的垃圾堆。

35岁的普米斯娜蹲在垃圾堆中,赤手筛检,从中挑出塑料瓶、塑料杯及任何铝制废品卖给当地回收公司。她说:“我这是在找钱买东西、支付孩子的学费和买吃的。”一天下来,她能赚几美元,如果运气好,还能捡到几张皱巴巴的外钞如美元、欧元或英镑。

52岁的克曼站在及膝的垃圾堆中自豪地对记者说:“我有三个孩子,他们全都能上大学念书。这得多亏我辛辛苦苦在垃圾堆里捡破烂赚钱。”

像克曼一样谋生的班贡村居民多达三分之二,对他们而言,垃圾就等于钱。

中国禁24类固体废物入境大量洋垃圾转运至东南亚

中国曾是全球最大的垃圾回收处理国,自中国去年起全面禁止废塑料等24类固体废物入境,大量洋垃圾转运至东南亚国家如菲律宾、越南、泰国、印尼。班贡村接收的“洋垃圾”明显增多,这些垃圾主要来自欧美及中东国家。

有回收业人士担心,以东南亚国家现在的处理能力,短期内根本无法“消化”如此迅猛增长的洋垃圾,这将导致这些国家饱受垃圾侵扰之苦。

垃圾的大量涌入带来环境污染问题,而筛检垃圾的贫民多赤手或仅使用耙子、铲子翻找垃圾,脸上顶多以粗布当口罩,起不了多大防污作用。绿色和平组织警告,垃圾虽能生财,但在环境及公共卫生方面所产生的成本却是高昂的。绿色和平组织印尼分会人员慕哈兰姆说,自中国颁布洋垃圾禁令后,印尼的情况“恶化了”。

环保分子指出,在班贡村,无法再循环使用的废塑料一般在夜晚焚烧,排出的有害气体笼罩全村;丢弃在环境中的塑料则会分解成微塑料颗粒流入水道,最终进入海洋。

绿色组织:东爪哇 六村被当做垃圾堆积场

绿色组织Ecoton环保人士阿里桑迪说:“我们的卫生系统将须付出昂贵代价,我们的后代要修复环境也要耗费巨资。东爪哇除了班贡村,另有五个村子也被当做垃圾堆积场。”

印尼为了避免成为“世界垃圾桶”,近几个月收紧了对进口垃圾的监查,并把违反进口条例的洋垃圾退回来源地,包括法国、香港、澳大利亚和美国。这些被退回的集装箱以“废塑料”的名义申报通关,但含有毒废物和重金属。

退回垃圾的举措获得环保组织的赞许,但班贡村村民认为这会掐断他们的收入来源。

社区领袖伊克善驳斥环境或人体健康受害之说,并强调无法回收利用的垃圾都卖到豆腐厂作为熔炉燃料。他说:“这些废料让村民有利可图,带动地方经济发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