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泰国疫情趋缓 医护人员仍战战兢兢

曼谷朱拉隆功国王纪念医院传染病部门加护病房的护士上周三穿上个人防护服照顾冠病患者。这所医院3月至今已经收治约200名冠病患者。(路透社)

字体大小:

(曼谷/纽约综合讯)泰国的冠病疫情有所缓减,但当地医护人员的压力并未稍减,反而经常草木皆兵,担心工作时是否出错导致自己受感染。美国纽约则有紧急部门医生因压力过大而自杀。

泰国一名36岁护士告诉路透社,冠病加护病房不只是她全天埋头工作的地点,也是导致她夜半醒来担心受怕之地。

“我有时醒来发现喉咙有点痛。我就开始担心自己工作时是否出错了。我能做的就是告诉自己,我已经尽力了。”

泰国是中国以外最早传出冠病疫情的国家之一。曼谷朱拉隆功国王纪念医院3月8日以来已收治约200名冠病患者,但并未有任何医护人员感染冠病。这家医院加护病房的护士塔萨妮说:“我不要任何人死亡。我只要大家越来越好。”

塔萨妮想起曾有一名冠病患者送院时已不省人事。这名年长患者同时患有其他疾病,当时看来痊愈机会渺茫。“但是患者过后情况改善并康复了。这激励我持续努力不懈。”

朱拉隆功国王纪念医院为医护人员做足防护措施。首次看诊者一进入医院,只能透过屏幕见到医生并接受诊断。医院的加护病房隔着双层玻璃门,只有非进入不可者才能进去,每名病人也都安置在单人房。

传染病专家欧帕说:“加护病房约有五、六名医护人员,他们须穿戴大量个人防护配备。这让我们担心一旦出现大批重症患者,我们将耗尽大量资源而增加感染概率。”

纽约医生:病患不断涌现我们一度像在瀑布下窒息

因冠病而倍感压力的不只是泰国的医护人员。纽约长老会艾伦医院紧急部门主任布琳星期日就由于工作压力而自杀。纽约州是美国的冠病重灾区。

纽约一名加护病房医生告诉《纽约邮报》,不断出现的冠病患者让医护人员穷于应付。她形容当地医护人员的处境时说:“我们一度就像站在瀑布下而无法呼吸。我现在虽然还很忙,但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令人窒息了。我曾情绪低落,但我庆幸自己开始走出这种局面。”

她称:“但加护病房的情况还是很消沉,因为那里的人并未真正走出来。我也不认为我的病人能活下去。”

对于医院外的民众以各种方式鼓舞医护人员,这名医生感觉百味杂陈。

“这些掌声每次都让我(感动)哭泣。但诡异的是,我们这些医护人员并没有觉得自己成了英雄,反而感觉已被冠病打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