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雅加达特区政府秘书长染冠病去世 印尼新增病例创新高防疫战加剧

印尼的冠病疫情严峻,总统佐科也亲自上阵当上宣传防疫措施的海报主角,在西爪哇省首府万隆提醒民众外出时要戴口罩。(彭博社)

字体大小:

雅加达卫生局长维迪亚斯图蒂表示,赛夫拉的死因是冠病引发的败血性休克,以及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他是自疫情暴发以来,死于冠病的最高级政府官员。

(雅加达综合讯)印度尼西亚雅加达首都特区政府秘书长赛夫拉昨天(9月16日)因感染冠病去世。这是印尼出现冠病疫情以来,死于冠病的最高级政府官员。印尼昨天的新增病例再创新高,让当局的防疫工作面对更大挑战。

雅加达是印尼冠病疫情最严重的地区,至今累计确诊病例达5万6953起,死亡病例1468起。雅加达首都特区政府上周末(12日)证实赛夫拉感染冠病。

《雅加达邮报》报道,雅加达首都特区首长阿尼斯与副首长阿末里扎都证实了赛夫拉的死讯。阿末里扎告诉媒体,56岁的赛夫拉昨午在雅加达中区的陆军总医院去世。“他先是由于胃部及其他问题入院。他的家人过后告诉我们,他证实感染冠病。”

雅加达卫生局长维迪亚斯图蒂昨天发布声明说,赛夫拉的死因是冠病引发的败血性休克,以及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她说:“感染冠病损害他的肺部组织,并引发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这减少了他所吸收的氧气。”

印尼卫生部昨天通报新增3963起确诊病例,再破单日新增病例纪录。这也让印尼的累计确诊病例达22万8993起。昨天也有135人死于冠病,全国累计死亡病例达9100起,是冠病死亡人数最多的东南亚国家。

新增病例居高不下,隔离和治疗原本是解决之道。不过许多贫穷民众无法负担在医院隔离的费用,拥挤的住所则不符合当局的隔离标准,加上医疗体系已被数目庞大的确诊病例压得几乎瘫痪,这些都严重影响当局防治冠病的努力。

东爪哇省诗都阿佐县是冠病热点疫区之一。当地一名46岁救护车司机班邦今年7月疑似感染冠病,当局原本建议他在医院隔离。“我听人说必须支付(医药费)。我很害怕,因为我没钱。所以我拒绝了(在医院隔离的)建议。”

班邦于是自行居家隔离。但他住的房间只摆得下一张床,还须与妻子及孩子共用。印尼全国约有两成人口(约2900万人)是像班邦这样的都市贫民。

阿尼斯13日宣布,所有确诊病例14日起都须集中隔离而不准居家隔离。但即使民众愿意到当局规定的地点集中隔离,却往往发现这些地点都已经爆满。

中央政府于是将雅加达地区15家二星至三星级的旅馆,改为容纳3000人的隔离中心,又将两座选手村改建为可容纳5000人的隔离中心。当局接下来也将在全国各地这么做,希望解决隔离设施不足的问题。

追踪及联系疑似病例 专家:政府能力薄弱

此外,印尼流行病学家协会的玛斯达丽娜医生说,政府在追踪及联系疑似病例方面的能力薄弱。她也认为政府必须协助满足隔离者的基本需求。

雅加达的人力、移民及能源署署长安德里说,他们负责监督雅加达所有公司企业是否遵守防疫条例,但他们只有25支队伍,每支队伍每天只能检查三家公司。为了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当局只能呼吁公司企业自律,自发遵守当局的“社交距离限制”(PSBB)措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