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缅军方断网 抗争者改以纸媒传递信息

大批缅甸侨民周六在缅甸驻美国华盛顿大使馆外示威,抗议军人政变。图中一名缅甸少数民族示威者高举克伦尼族的旗帜。自1957年以来,克伦尼族试图在克耶邦建立一个独立的克伦尼民族国家。(路透社)
大批缅甸侨民周六在缅甸驻美国华盛顿大使馆外示威,抗议军人政变。图中一名缅甸少数民族示威者高举克伦尼族的旗帜。自1957年以来,克伦尼族试图在克耶邦建立一个独立的克伦尼民族国家。(路透社)

字体大小:

(仰光法新电)缅甸军政府不断打压新闻自由,不惜以断网、降低流量等方式,阻止民众以网络传递信息。为了突破新闻封锁,缅甸学运人士另辟蹊径,以传统的“纸媒”将信息传递出去,继续反抗军事政变,争取民主。

缅甸在2月1日发生政变后,反政变人士就不断通过社交媒体呼吁人们走上街头示威抗议。随着抗议活动扩大,缅军方切断了网络通信。根据监测全球网络中断的组织NetBlocks,缅甸已经连续56天出现互联网中断。

示威者针对年轻人发行“Molotov”地下刊物

在传递信息受阻的情况下,缅甸示威人士改而遵循“老式方法”,自发印刷和发行刊物继续传递信息。其中最新出街的是本月1日开始发行、专门针对年轻学运人士的地下通讯“Molotov”,该刊物名称取自在抗议活动中,用来击退安全部队镇压和平集会的“汽油弹”。

以假名林丹发起该刊物的学运人士说:“军方企图阻止我们以网络传递信息,这对学运是一大威胁,所以我们才会发行刊物作为还击。”

林丹将该刊物的PDF版本上载到面簿,让成千上万的读者可以自行下载,而一些人则在下载刊物后,自发打印并在几个大城市仰光、曼德勒和其他地区的邻里免费分发刊物副本。但为避免引来军政权注意,他们一般只在市集暗地里分发刊物。

根据林丹,有多达3万人通过面簿下载了该刊物,而该刊物主要读者群是Z时代学运人士。

林丹非常清楚发行地下通讯所带来的风险。他说:“我们这样撰写和发行革命文学,极有可能被判入狱多年。可是即便我们当中有人被捕,仍会有其他年轻人会继续刊登该刊物。即使我们当中有人被杀害,还是会有其他人替补他。这份刊物将一直存在,直到革命成功为止。”

缅甸长达50年的军事统治期间,几乎没有新闻自由可言,因此试图绕开军政府压制的地下出版物存在已久。虽然缅甸在2011年开始转向民主之后,媒体逐步获得更大自由,但此次政变却将一切打回原形。

媒体监督组织Reporting ASEAN的资料显示,缅甸独立媒体已严重受到威胁,自政变以来,已有64名记者遭军政府扣押,其中有33人尚未获释。军政府还取消了五家媒体公司的出版执照。

根据缅甸维权组织政治犯援助协会,缅甸军方至今已逮捕了3000多名异议人士。军政府还对约180个名人包括演员、歌手和网红发出通缉令,指控这些人违反《散布影响国家稳定消息法》,最高可处以三年监禁。

最新一轮血腥行动导致701人丧命

此外,军政府继续以武力镇压示威群众,有消息传出,军方上周五在距离仰光约65公里的勃固(Bago)市开枪驱散示威群众,结果导致82人丧命。

政治犯援助协会说,军政府这最新一轮的血腥行动,导致701人丧命。但军方坚称,在冲突中死亡的平民仅有248人。

尽管死亡人数不断攀升,但缅甸民众毫无畏惧,周末全国各地不断爆发规模大小不一的示威抗议活动。

据当地媒体报道,缅军方拥有的妙瓦底(Myawaddy)银行位于曼德勒的最大的分行昨天上午发生爆炸,一名保安人员在爆炸中受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