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大选2022

24年布城路—— 安华的队友、兄弟与政敌

马来西亚第十任首相安华今天(11月25日)上午已到布城首相署“打卡上班”。这名年过七旬、当过副首相、蹲过多年监狱,还多次与大位失之交臂的政坛老人,终于把24年来未熄的烈火,带进马来西亚政坛核心。(图/陈锐勤)
马来西亚第十任首相安华今天(11月25日)上午已到布城首相署“打卡上班”。这名年过七旬、当过副首相、蹲过多年监狱,还多次与大位失之交臂的政坛老人,终于把24年来未熄的烈火,带进马来西亚政坛核心。(图/陈锐勤)

字体大小:

安华是在星期四(11月24日)下午5时,宣誓就职。同天上午,国家王宫在元首和马来统治者召开特别会议后,宣布当选霹雳州打扪区国会议员、希望联盟教兼公正党主席安华是新一任首相。

马来西亚希望联盟主席安华,星期四(11月24日)下午5时左右在国家王宫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10任首相。(路透社)

安华首相梦的最后一里路峰回路转

过去几天来,安华完成首相梦的最后一里路,颇为曲折,峰回路转。

马来西亚是在星期六(19日)举行了全国大选,但是不出所料,在各种族、东西马与城乡选民高度分散的情况下,大选无法产生一个占据国会简单多数议席的最大政治联盟、更遑论政党。

安华领导的希盟获得82席,前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国盟赢得了73席。这两大政治联盟立刻开启激烈的“抢朋友”争夺战,大家都赶着在短时间里凑到至少112席的执政最低人数门槛,而较小的政党联盟则成为双方争抢的对象,可以待价而沽。

有23席的东马砂拉越政党联盟是希盟与国盟都努力拉拢的对象,更最引人瞩目的是在大选中大败的原执政联盟国阵,它还握有30席,正所谓“烂船还有三斤钉”,国阵的这“三斤钉”,成了决定安华或慕尤丁谁登顶的关键。

不过,哪个联盟要能成功找到足够“朋友”组成政府,大佬间的旧愁新恨是必须跨越的障碍。

马国智库国际战略机构高级顾问陈贞团日前受访时就说,新政府难产的政治僵局除了各阵营为了各自利益而相持不下,各阵营领袖之间长期以来的恩怨情仇也是导致僵局难解的原因之一。  

国盟—希盟

其实,两个最大的政党联盟——希盟与国盟如果能放下歧见,就能组成一个代表大多数选民意愿的联合政府。然而,国盟主席慕尤丁星期二(22日)觐见国家元首后,一口拒绝了元首提出国盟与希盟组成“团结政府”的建议。

国盟主席慕尤丁(前排,中)星期四召开记者会,称坚信自己掌握115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并挑战安华证明掌握多数支持。(法新社)

综合媒体报道,慕尤丁坚持拒绝和希盟合作的原因有三,分别是他对安华的印象差、他在希盟短暂执政时期的不良经历,以及慕尤丁与代表华人的马来西亚政党民行党之间的角力。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的亚洲研究教授詹运豪(James Chin)在《海峡时报》撰文指出,慕尤丁与安华不曾有密切的工作关系,并对安华领导马国的能力持疑。

慕尤丁上星期告诉媒体,他认为安华在离开政府行政部门20年后,很难领导一个现代的马来西亚,如果由安华带领马国将使国家面临重大风险。

安华曾是巫统副主席,1998年在副首相及财政部长任上遭时任首相马哈迪革职,并被开除巫统党籍。安华在1999年至2004年因渎职和鸡奸罪入狱;2014年至2018年也因另一起鸡奸罪坐牢,2018年希盟在大选中获胜上台,安华获特赦出狱。

慕尤丁也称,希盟执政期间,时任民行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长林冠英要求废除煽动法令,他不认同民行党的要求。在他担任首相时,国盟政府与民行党就保留煽动法的问题上进行激烈争论,加剧了双方的矛盾。

学者解读,慕尤丁担忧作为希盟的主要成员党的民行党有太大的影响力,可能冲击国盟对于马来人至上(Ketuanan Melayu)的主流意识形态。民行党这次稳住40席,是希盟(共82席)内最大的政党。

马国前首相纳吉(右一)星期四在社交平台上传他与安华(左二),以及两位前首相马哈迪(右二)和慕尤丁(左一)举手示意的昔日合照,并调侃写道:“当过首相的请举手。”(取自纳吉脸书)

而安华、慕尤丁和马哈迪三人之间的纠葛,则可以追溯三人还在巫统的时期。

将时光倒回到1993年,慕尤丁与后来出任首相的纳吉,当时都是巫统政治明星安华的旗下大将。他们是巫统的少壮派,以安华为首,连同前雪兰莪州务大臣莫哈末泰益组成“宏愿队”,风头一时无两。

但马哈迪在感受到安华的威胁后,于1996年的巫统党选拆散了宏愿队,通过力挺阿都拉,把慕尤丁踢出局。宏愿队被打压后,纳吉和慕尤丁都沉寂了一段时间。那些年里,安华则被打倒、入狱。

时间跳转到2008年,马哈迪也对阿都拉不满,加上当年阿都拉领导的国阵在大选中遭遇重挫,首次失去国会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并丢失五个州属的政权,促使马哈迪和巫统向阿都拉“逼宫”。慕尤丁当时成为“倒阿都拉”急先锋,是首个公开要求阿都拉提前交棒的巫统领袖。

最终阿都拉黯然下台,纳吉于2009年4月出任首相,慕尤丁为副首相。慕尤丁也因向阿都拉开出逼宫的第一枪,被视为是马哈迪人马。

但慕尤丁顺遂的日子也没有太久,他后来因为批评纳吉涉入的一马公司贪污丑闻而与巫统中央闹不和,在2016年开除党籍。慕尤丁之后与马哈迪成立土著团结党,积极投入2018年的全国选举。

2018年马来西亚举行第14届全国大选,马哈迪、安华、慕尤丁在推倒贪腐政府的大目标下合作,希盟一举推翻了巫统与国阵61年的统治,实现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次“变天”。

然而,2020年的喜来登事件又令慕尤丁、安华和马哈迪三人的关系再次生变。马哈迪和安华因马哈迪是否会交棒给安华的问题难以合作,巫统和伊斯兰党乘虚而入,以慕尤丁为首的土团党部分议员同意与巫伊两党,以及公正党(安华所领导的政党)前署理主席阿兹敏阵营合作,组成国民联盟,推翻马哈迪为首的希盟政府。

喜来登事件造成马哈迪辞职下台,慕尤丁出任首相,遭马哈迪狠批是叛徒。慕尤丁政府也被希盟批评是“后门政府”。

除了因为喜来登事件,让慕尤丁背负背叛希盟的骂名外,国盟和希盟之间的牙齿印,其实从更早以前就已经存在。

国盟这次获得73席,最大功臣是国盟成员党伊斯兰党。伊斯兰党在这次大选中以破竹之势一举拿下49席,成为全马最大党。而伊斯兰党与希盟的两个成员党,又有着一段“过去”。

哈迪阿旺(中)领导的伊斯兰党是这次选举中的最大赢家,横扫了49席。这是哈迪阿旺19日选举当天在登嘉楼州马江选区向支持者挥手。(法新社)

伊斯兰党曾经在2008年至2015年间,与公正党和民行党携手成立“人民联盟”,当时更是被支持者视为唯一能与国阵抗衡的政治力量。

不过,在2015年6月,民行党因为不满伊斯兰党力推伊斯兰刑法而闹翻,造成民联瓦解。伊党当时宣布与民行党断交,民行党随后也宣布人民联盟不复存在。

民联成员的公正党,联同民行党,不久后联合从伊党分裂出来的开明派所组成国家诚信党,组成了希望联盟。

从这角度来看,除了伊党和民行党的意识形态分歧太大之外,伊党对于与国家诚信党合作的意愿不高,相信也是国盟和希盟难以谈合作的原因之一。

除了伊党与民行党、国家诚信党之间的恩怨情仇,伊斯兰党的宗教色彩,则构成国盟与东马砂盟合作的阻力。原先砂盟大选一结束就高调宣布与国盟合作,但这一决定随即在砂拉越引起反弹,当地政党和非政府组织呼吁砂盟的基督徒议员别与国盟合作。

国盟—国阵—希盟的三方争夺

至于国阵与巫统方面,马国政治学者潘永强指出,巫统不同派系对组建政府有不同考虑。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向来倾向希盟,但巫统大佬希山慕丁等人则亲国盟。巫统是国阵主要政党,阿末扎希是巫统兼国阵主席。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左)和安华(右)的渊源可从1990年代末说起。照片摄于1998年,当年阿末扎希还是巫统青年团团长时,便是安华的坚定追随者。(法新社)

阿末扎希和安华的渊源其实可从1990年代末说起。阿末扎希还是巫统青年团团长时,便是安华的坚定追随者。1998年,时任副首相的安华和时任首相马哈迪反目,阿末扎希曾多次扮演安华的“炮手”,公开批评马哈迪任人唯亲。

1998年9月安华被革职时,阿末扎希曾公开说,誓死捍卫安华。随后,阿末扎希连同多名安华的亲信和支持者,因“烈火莫熄”运动而在内安法令下被扣捕,政途一度陷入低谷,后来他向马哈迪道歉,才重回政坛。有马国媒体称,安华与阿末扎希一直保持“abang adik”(哥哥弟弟)的良好关系。

但阿末扎希本人官司累累,贪腐丑闻缠身,社会观感不佳。他这次虽然成功当选,却已被一些政党视为“负资产”,而跟国阵合作则意味着须与阿末扎希“交易”。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国盟最初只是设法拉拢国阵的议员本人,而非“联盟对联盟”的合作。

希盟—国阵合作成功

安华领导的希盟,由于大佬渊源加上执政的目的,却能够和阿末扎希合作,更直白点说就是能达成彼此满意或至少能接受的政治交易。

据马国媒体报道,希盟与国阵在多天谈判后,同意新政府一旦成立,将让国阵代表出任副首相,以及内政、财政、国防与教育等至少四个重要部长职位。相信这也是推动巫统最后选择与希盟组织新政府的原因之一。

不过,巫统将在大选后六个月内举行党选,到时阿末扎希若被赶下台,或将对安华的执政前景造成新的波澜,下来接任阿末扎希主席职务的国阵领袖,可能不太愿意与安华领导的联盟合作。 

马国新任首相安华的支持者手持希盟的党旗,星期四(11月24日)聚集在国家王宫外,庆祝他宣誓就职。(路透社)

安华星期四就职当天表明他获得希盟、国阵和砂盟的支持,在国会拥有超过130席的强大多数。阿末扎希、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都出席了安华宣誓就职的仪式,清楚展示了巫统/国阵和希盟的合作关系。

据马国媒体的消息,新政府预料将有两位副首相,其中一位可能就是莫哈末哈山,另一名副首相保留给东马代表。

新首相的首要任务

作为新首相的安华,下来须要应对马国通货膨胀飙升和经济增长放缓的问题,同时平息种族之间的紧张关系。

安华也需要和其他政党谈判来达成协议,以确保他在国会中能保持多数支持。

新政府也必须赶快提交2023年的预算,这可能成为对新政府的第一项考验。马国在10月大选前已经提呈预算案,但尚未获得通过。

马国新任首相安华第一天到布城首相办公室上班。(马国首相办公室照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