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3万2500多辆 私人出租车一年激增超过六成

字体大小:

受访学者表示,随着私人出租车市场竞争加剧,对司机的需求也会提高,预料德士公司下来将面对更激烈竞争,要留住人手,就得改善司机的福利。

李静仪

leecgye@sph.com.sg

随着优步(Uber)和Grab等私人召车平台越来越盛行,本地提供专车载送服务的私人出租车数量单是在过去一年就激增超过六成,也有越来越多车主把私家车改为私人出租车赚外快。

陆路交通管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上月底,公路上的私人出租车共有3万2500多辆,一年前只有1万9600多辆。目前这类车队占了汽车总数的5.4%。

它们包括聘有司机的私人出租车队,以及把私家车转为注册在独资企业(sole proprietorship)名下、把车子改为商业用途的召车服务。

原本提供第三方预召德士服务的优步和Grab是在2014年推出私人召车服务,让用户也可使用手机应用软件呼叫私人出租车。

过去两年多来,这类车队迅速扩大,截至2014年底只有1万8800多辆,到了去年底激增到约2万9370辆,今年更是突破三万辆。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两年多来,私家车数量正逐年下降,反观出租车队却不断增加,相信有不少私家车改变用途。这些出租车的平均车龄为六年。随着更多德士公司,包括SMRT也成立租车行,预计私人出租车数量还会继续增加。

为因应优步和Grab等新兴服务崛起,同时保障乘客安全,政府早前宣布明年上半年起,对私人召车司机及车队实行“柔性监管”,规定提供这类服务的司机须通过健康和背景检查及考取职业执照。

近半数是兼职司机

总部设在美国的优步受询时透露,它在本地的司机中,有43%是兼职司机,每周驾驶少过10个小时来赚外快。另外,每四人有一人的年龄不超过30岁;约九成的司机是男性。

优步发言人说:“也有越来越多司机是想要‘拥车’的新加坡人,他们向出租车公司租车或申请汽车贷款计划,以租车行名义买车,周末便能有车子接载家人或供个人使用,他们提供专车载送服务来支付每周的租车费。”

优步的竞争对手Grab则有超过半数的司机属兼职性质。至于不满30岁的司机比率,它受询时并未透露,只表示这类司机人数不多,他们通常是兼职开车赚外快。

更多德士司机“转换跑道”

由于私人出租车的租金较低,工作时间也较自由,过去两年多来,有越来越多德士司机“转换跑道”,改驾出租车。

优步透露,它有超过两成的司机持有德士司机职业执照,Grab则未透露任何数据。

新跃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指出,随着私人出租车市场竞争加剧,对司机的需求也会提高,预料德士公司下来将面对更激烈竞争,要留住人手,就得改善司机的福利。

不过,全国德士师傅协会执行顾问洪鼎基则担心,业者之间的激烈竞争会带来负面影响,例如德士司机更难找到代班司机,得一个人承担租金压力,也须应对陆交局的服务要求,包括每天得行驶至少250公里的规定。

对于德士公司流失司机的问题,他说,也有一些德士司机跳槽后又回流。“Uber每趟车程抽取20%的车费,而且私人出租车只能接电召客,不许在路上载客,它们最近也调低了收费,这些都会影响司机的收入。”

他们纷纷转行……

①报贩兼职开车赚外快

每天清晨3时30分,人们还在睡梦中时,56岁的哈吉(报贩)就已出门工作,到美芝路一带沿家挨户派送报纸。

四个月前,他向朋友的租车行租用了一辆汽车,开始当起Grab的兼职司机。每天早上7时派完报后,他就开着车去载客,直到中午用餐后才回家休息,到了下午5时30分,他又开车出门赚外快,到晚上10时前才结束忙碌的一天。

扣除每天60元的车租和油费后,他一天可多赚约50元至70元。他受访时笑说:“以前每天派完报后,我一整天都很空闲,经常跑去玩保龄球消磨时间。后来朋友建议我当兼职司机,更好分配时间来赚外快。”

从事报贩业20年的哈吉已在今年1月考取德士执照,但他暂时不准备驾德士。“德士的条例严得多,又限制每天得跑至少250公里,当Grab的兼职司机比较自由,累了就休息,又可赚外快补贴家用。”

②退休房地产经纪转行为优步服务

经营了25年的船务公司倒闭后,许约翰(68岁)从事房地产经纪11年,但房地产降温措施让他对该行业意兴阑珊,去年9月他决定再次转行,全职当优步(Uber)司机。

他把本身拥车证已满10年的丰田Wish汽车再延长五年,并为车子购买了商业汽车保险,每年保费约2000元,比之前的保费多出一倍。

他说:“虽然保费比较贵,但这笔花费是值得的,我开始载客不到一个星期,就已赚回本了,现在也无需担心车租。”

许约翰每天平均开车约10小时至12个小时,一天可接载约20趟车程,每趟车程优步会抽取20%的车费。扣除油费和车子保养费等成本后,他平均每月赚约三四千元。

“对我来说,这算是稳定的收入,这份工作的时间很灵活,最重要的是,我每天可接触到各种不同的乘客,很享受和他们聊天的过程,如果我能让每一名乘客带着笑容下车,我的心情也会很愉快。”

③放下勺子 厨师改握方向盘

之前在知名酒店当厨师四年的傅毅(29岁)因为厌倦了与火炉为伴的日子,去年毅然决定放下勺子,转行当GrabCar司机。

他向租车行租用了一辆雪佛兰(Chevrolet)汽车,每天车租65元。扣除油费和停车费,他每个月的收入至少有2000元,最高可达4000多元。

他说:“这份工作就像是自己当老板,可以自己分配时间,收入也比以前多,有需要的时候也可以接载家人,在新加坡买车太贵了,自己买不起车。”

傅毅平均每天开车10小时至12个小时,他主要都是在早晚尖峰时段出车载客。“当私人召车服务司机的成本其实相当合理,每天开车至少四个小时就能赚回本,而且Grab经常提供奖励,鼓励司机在尖峰时段出车载客。”

受访公众不介意多付车费

自前年9月开始使用私人召车平台叫车的安洁卡星(40岁,补习教师)现在已几乎不在路边截德士,她每天会使用Grab手机应用软件召车至少一两次。

她受访时说:“这项服务方便极了,也容易使用,车费可直接通过信用卡支付,无需担心身上不够钱或没零钱,而且上车前已知道收费,不用担心会有额外附加费。”

虽然私人召车服务收费可能比德士高,但她一点也不介意。“繁忙时段可能比德士贵一点,但我觉得整体收费还算便宜。”

偶尔使用优步和Grab的劳敏灵(40岁,公关经理)也不介意多付一点钱。她说:“我通常会在截不到德士,或在较偏僻的地方需用车时使用私人召车服务,虽然车费比较高,但我觉得还算合理,可以省下等车时间。”

优步和Grab最近先后调低收费,包括把每趟车程的起程费下调至三元。

这两个召车平台都是采用浮动式收费,根据行驶的距离以及当时的供求而定,Grab用户在上车前会预先知道固定车费,而优步只提供预估收费,用户下车时才知道实际车费。

根据两家业者提供的例子,在早上繁忙时段,从诺维娜搭Uber专车到莱佛士坊,车费约10.50元,搭德士则要约12元。但若碰到需求激增时,收费就会明显增加。

另外,从淡滨尼广场到莱佛士码头一号大厦(One Raffles Quay),繁忙时段使用GrabCar的收费约21元,德士车费约25元;非繁忙时段,GrabCar则收费约17元,德士约20元。

学者对私人召车平台

运作模式可持续性存疑

研究交通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博士则对私人召车平台的运作模式是否可持续存有疑虑。

他说:“为扩大客源和司机人数,Uber和Grab为乘客和司机提供太多奖励及各种补贴,这样的经营模式能持续多久?不可能继续这样烧钱,这些优惠迟早会结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