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贩卖机餐厅走进组屋区

在推出这项试点计划后,标新局与建屋发展局不排除下来会在更多合适的地点展开试验,让这种日本式的贩卖机文化在本地普及。这除了为国人提供更多选择,也向本地餐饮业者示范如何使用科技,节省人力。

住在盛港西安谷通道一带的居民接下来如果想找个快捷方便的用餐地点,只要到邻里内新设的“自动贩卖餐厅”,在贩卖机上按下几个按钮,不到三分钟就可享用海鲜河粉或咖喱饭等热腾腾的快餐。

这家24小时营业的“自动贩卖餐厅”(VendCafe)设在安谷通道第320C座组屋底层,“餐厅”特别之处在于它不需要服务员,而是靠13台可提供热食、冷冻食品、零食与饮料的贩卖机运营,在本地组屋区算是一道新的图景。

新加坡标新局与建屋发展局在推出这项试验计划后,不排除接下来一年内在更多合适的地点展开试验,让这种日本盛行的贩卖机文化在本地普及,在为国人提供更多选择之余,也向本地餐饮业者示范如何使用科技,节省人力。

尚达曼:

餐饮业须减少依赖人力

根据标新局去年的一项调查,与一般食物摊位比较,VendCafe因为食物都在中央厨房准备,所需人力可显著减少七成至九成。由于这类餐厅所占面积较小,租金也相对便宜。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昨早为VendCafe主持揭幕式时,将VendCafe形容为餐饮业一项“重要的试验”。

根据数据,本地目前有多达5000家餐饮业者,而这些业者雇用的16万名员工占整体劳动队伍近5%。尚达曼指出,餐饮业依赖人力的情况不可持续,业者有必要探寻新的营运模式,解决人手短缺问题。

他说:“餐饮业这个领域还在持续增长,但是这增长下来不能只依靠人力,尤其不能一直依赖外劳。”

尚达曼指出,在组屋区推出“自动贩卖餐厅”,主要是希望改变消费者对贩卖机快餐的接受度。

他说:“在日本、台湾与英国,贩卖机相当普遍。如果你到任何日本城镇,一定会看到一排排贩卖机。我知道要让消费者适应这样的餐饮模式需要时间,但是我们不能不做出尝试。”

以售卖热食的贩卖机为例,一盒素米粉售价3元5角,最贵的日式咖喱饭与咸蛋黄意大利面则定价5元;消费者除了现金,也可使用电子付款。经营这13台贩卖机的业者JR Vending在年底前会引进更多较健康的食品。

本地JR集团旗下的JR Vending经营的自动贩卖机目前也遍布全岛医院、军营与学府等。

居民杨矶伟(45岁,银行执行人员)认为VendCafe的概念新颖有趣,贩卖机使用起来也很简易。他说:“这里的咖啡店有时太拥挤,住家楼下有贩卖机,我们的选择也多了。”

尚达曼强调,贩卖机无法取代传统小贩与熟食中心。“在小贩中心经营摊档的业者有他们特调的秘方,代表的是一种特殊的人情味,这是不能复制的……贩卖机的对象更多是那些原本要到超级市场或食阁买食物的消费者。”

在日本、台湾与英国,贩卖机相当普遍。如果你到任何日本城镇,一定会看到一排排贩卖机。我知道要让消费者适应这样的餐饮模式需要时间,但是我们不能不做出尝试。

——副总理尚达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