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2800空军人员及110架飞机参与 黑暗行动规模历来最大

 

字体大小:

黑暗行动●联合军演

黑暗行动演习由澳洲皇家空军负责规划,除了澳洲和新加坡,今年的参与国还包括泰国、印尼、新西兰、美国、法国,以及首次参加的加拿大、德国和荷兰。

我国派遣了约450名空军部队人员参与今年的“黑暗行动”多边联合空军演习,这是我国空军自1990年定期参与该军演以来派出最多人员的一次。

新加坡空军部队目前正在澳大利亚参与两年一度的“黑暗行动”(Exercise Pitch Black)大规模联合空军演习,国防部昨天也发布文告,透露相关细节。

在军备方面,我国空军派出了八架F-15SG战斗机、六架F-16C/D猎鹰型战斗机、一架湾流(Gulfstream)550型空中预警机、一架KC-135空中添油机、两部鹰式(I-Hawk)地对空导弹系统,以及一部捷变多波束(Agile Multiple Beam)雷达系统。

黑暗行动演习由澳洲皇家空军负责规划,除了澳洲和新加坡,今年的参与国还包括泰国、印度尼西亚、新西兰、美国、法国,以及首次参加的加拿大、德国和荷兰。共有约2800名空军人员及110架飞机参与这次演习,这也是历来规模最大的黑暗行动。

我国空军此次的演习总监林振耀高级中校(42岁)受访时指出,空军今年进一步派出更庞大阵容是极为重视黑暗行动演习的体现。在2014年的黑暗行动中,我国派出约300名人员参与。

他说:“这项演习对我国空军来说是非常难得的训练机会。这里的空域范围比新加坡的大很多,能让我们在更逼真的作战环境中训练,从中提升作战能力。”

我国空军目前在南中国海上空的训练范围长约60英里、宽约30英里。在澳洲北部参与黑暗行动,模拟作战的空域范围长宽都约250英里,是新加坡土地面积的20倍以上。

多次参与演习

与他国培养协作能力

曾经于1990年参加黑暗行动的林振耀也说,多次到澳洲参与该演习,培养了他和其他国家空军部队人员的合作能力。

他说:“我还记得当年和我一起参加演习的年轻机师现在也负责各自国家空军中的领导工作。我们因多年的合作对彼此很了解,沟通起来也容易,这提升了我们进行任务的合作效率。希望年轻一代的空军人员也能和我们一样,通过持续参与黑暗行动演习一起‘成长’。”

另一方面,黑暗行动的主办国澳洲也对我国空军部队给予良好的评价。

澳洲空军的演习总监布拉斯(Glen Braz)空军上校受访时说:“新加坡空军不论在训练、军备或能力上都非常出色,而且与澳洲有长期的合作关系,在展开联合行动时极有效率。”

布拉斯也说:“我也很关注新加坡是否会将第五代战机编入空军团队,相信这一切正在洽谈中。”

第五代战机除了先进的隐身功能,还具超音速的巡航、超机动及超级信息优势等能力。

由美国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承造的F-22型“猛禽”战机和F-35联合攻击型战斗机都属第五代战机。

我国国防部针对采购F-35战机的计划仍处于评估阶段,但据外国媒体报道,采购新战机的最终决定或不会在近期内出炉,而将进一步挪后。

澳洲空军方面已购买了F-35战机,而布拉斯表示,很期待澳洲空军未来能在黑暗行动中编入该型战机。

他也说:“使用第五代战机技术进行训练其实是一种挑战……我意识到的是,一支拥有尖端技术的空军部队也需要和其他同样有尖端技术的空军一起进行演习训练,这才能充分发挥战机所有系统的功能。”

退役战备军人自愿请缨 与年轻一代分享经验

战备军人王瑞川中校在2014年从新加坡空军退役,改换跑道当民航机长。但他多年来在空中操控F-16猎鹰型战斗机的热情却没有泯灭,自退役两年来仍每周参加战斗机飞行训练,确保技术上不生疏,还积极自愿参加今年的“黑暗行动”多国空军演习。

今年45岁的王瑞川受访时说:“飞行战斗机是我一生的热忱,参加黑暗行动演习能让我继续熟悉其他国家空军在技术和作战策略的最新发展,这对我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王瑞川参加这次的黑暗行动不单是战斗机师的身份,他还担任任务总监(Mission Director),负责在模拟作战任务策划方面监督由多国空军组成的团队,也会在每次任务后和团队的人员分析战况,为他们提供改进的建议。

2008年之前举行的黑暗行动,担任任务总监的都是主办方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人员。2008年,澳方首次向外委任任务总监,而当时第一次参与黑暗行动演习的王瑞川代表新加坡空军部队接下此职务。

对于退役后仍被委任为任务总监,王瑞川表示深感荣幸。他说:“我很高兴我多年的经验仍被重视,也很乐意将我累积的心得与年轻一代的机师分享,这也是我想回来参加黑暗行动的一个目的。”

他也笑说:“当然,能够在演习中同其他国家空军部队结识的‘老朋友’叙旧,对我来说也是此次黑暗行动的亮点之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