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恐袭事件提升危机意识 尚穆根:社区反恐动起来

 

▲ 为提高公众的反恐意识,内政部与人民协会于2016年5月起携手推出“紧急应变日”改良版,图为8月6日在大巴窑1巷第126座组屋旁空地举行的恐袭演习,警方在公众协助下缉拿持枪“恐怖分子”。(何家俊摄)

星期话题

跨过独立金禧年,新加坡继续前进,在一系列的新旧挑战中意识到,

最棘手的课题之一,莫过于极端恐怖主义席卷全球,人心惶惶,以怀疑、批判,甚至是仇恨目光看待穆斯林的伊斯兰恐惧症,更对社会和谐造成威胁。

内政部前天公布援引内部安全法令执行的最新一轮逮捕行动,再一次提醒国人,极端主义的威胁已来到跟前;

李显龙总理预料将在今晚的国庆群众大会上说明这些威胁,以及我国如何应对。

《联合早报》在这之前专访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请他评估恐怖主义对本地的具体影响,以及他对一些社会趋势的观察。

全面动员社区力量参与反恐已经势在必行,“全国保家安民计划”将在下个月正式启动,邻里会是重点所在,以确保每家每户都掌握必要的反恐和应急能力。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受访时说,“全国保家安民计划”(SG Secure)将从各个领域接触和教育国人,包括邻里、学校、工作场所、国民服役和社会团体。

将意识转化为行动是更大挑战

他认为,全球接连发生的恐袭事件已经大大加强国人的反恐意识,眼前更大的挑战是要将意识转化为行动。为做到这一点,内政团队的国民服役人员将“充当主要的催化剂”,挨家挨户跟居民当面传达反恐信息。

政府推出反恐运动,除了为确保全国上下都对当前的恐怖主义威胁有所认识,也希望鼓励国人至少做足应对危机的准备,一旦发生危机时,能够保护自己和家人,在危机发生后也懂得维系社会的凝聚力。

尚穆根说:“与此同时,社区须有更多人挺身而出,不管是在危机发生时参与协助有需要的居民,还是积极带领民众参与各项保家安民的活动,以帮助加强社区警惕性、凝聚力和韧性。”

全国保家安民计划的相关宣导活动和训练计划已如火如荼展开,例如,把反恐教育并入邻里的改良版紧急应变日(Emergency Preparedness Day)活动,已从今年5月起陆续在全国各个社区举行。

除了举办展览和安排专人免费指导心肺复苏术、包扎技巧、灭火技巧等应急能力,内政人员和基层义工也搬演恐袭情况,帮助民众更好地了解自己在危急时刻所能发挥的重要作用。

社会保持警惕还不够 民众应公开谴责恐怖主义

尚穆根说,整个社会必须保持警惕,在看到任何可疑物件,或行为举止可疑的人,主动提醒有关当局。

他以法国尼斯的恐袭事件为例,涉案凶手是在短时间内被激进化,但是他身边的人和所生活的社区,都没有及时察觉并做出反应,因此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内政部上个月公布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进行的逮捕和释放行动时,揭露一名旅居澳大利亚多年的新加坡男子在网上散播极端思想,导致至少两人自我激进化。

尚穆根当时受访时,呼吁人民须明确地拒绝极端主义思想,以及所有倾向接受激进思想的教义。

针对这项呼吁,尚穆根强调,只有社会主流群体表明立场是不足够的,一般民众应公开表态,表达对恐怖主义的强烈谴责。

他说:“由于社区领袖已经表态,民众一般不会认为自己有责任说什么。虽然没表态不表示支持恐怖主义,但是我认为民众表达自己的意见总是好的。”

刚过去的星期五,内政部再度援引内安法进行最新一轮逮捕行动。被逮捕的四人当中,两人被拘留两年,另两人受内安局发出的限制令约束,为期两年。

答问录

尚穆根今年1月在具标志意义的反恐演讲中指出,区域恐怖主义威胁近年显著增加,国人的宗教意识日益提高,而“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也可能在本地非穆斯林社群滋长,对国家和谐造成“严重威胁”。

这是尚穆根首次使用“伊斯兰恐惧症”这个名词,他和其他政要随后屡次呼吁国人避免产生“伊斯兰恐惧症”的思想或行为。 

问:你如何评估本地的伊斯兰恐惧症程度?

答:我真的很担心,尤其在看到伊斯兰恐惧症现象日益扩大、反伊斯兰袭击事件一再发生,近日还有伊斯兰教士在美国纽约遭杀害,我们必须知道新加坡也会受类似事件影响。

本区域的非穆斯林看到穆斯林男子发动的恐怖袭击,以及国际间不断上演的恐袭事件,他们对伊斯兰的看法将更为负面。我们必须小心这一点,并强调本地华巫印族都是温和的,多数人也坚信新加坡的国民身份。即使有人不这么认为,那也是极少数,而我们是富包容性、珍视彼此的国家。这是我们其中一个特出的优点,我们要一直保留着,不管其他地方发生什么事。

问:除了穆斯林女学生遭袭击事件,我国是否曾发生其他指向伊斯兰恐惧症的重大事件?

答:至今没重大的公开歧视行为。因为几个因素,短期内也暂不会看到。

首先,我们打从开始,立场就是不论种族和宗教,大部分人是宽容和温和的;第二,我们有一个非常谨慎和强大的政府。显然地,政府也采取非常强硬和务实严肃的作风。

如果伊斯兰社群认为他们在言论自由的名义下成为任人宰割的标靶,例如允许法国讽刺杂志“Charlie Hebdo”(《沙尔利周刊》)那类的漫画刊登,一定会有穆斯林感到生气,然后致使社群里的一些人决定做点事表态。这点我们绝不允许。

千万不要低估政府的作用和果断性,以及干预和制止的能力;我们甚至会先发制人。

问:什么事情将会改变事态发展?

答:种族、语言和宗教。这些不同范畴所包含的情感,有我们不断提倡的积极面向,但它们也可能被负面势力所利用,有如可被释放的野兽,就像我们在发生种族暴动的国家所看到的情况。所以我们必须小心降低这方面的风险。

然后我们应鼓励人们信奉自己的宗教,保留文化身份认同,这些都是新加坡国民身份框架内的正面元素。涉及负面部分则包括攻击他人的种族和宗教,或借着言论自由的名义取笑他人,或允许容易变质的种族和宗教讨论等。

我们必须允许讨论,但要确保讨论不会沦为辱骂。我们向来遵守这个原则,并一直确保在理性范围内讨论种族和宗教课题。我们已经明确表明,任何越界的谩骂,任何可能煽动暴力的事,我们将出手制止。

问:本地的民族主义(nationalism)已比过去强烈,你为何还操心种族和宗教课题?

答:我们现在(比起建国初期)的确是处于一个更好的位置,而且我认为我们也处于更好的位置来讨论这些问题,但仍限于敏感的范围内。

任何时候,都会有一小部分人企图夺取和主导辩论。如果允许完全自由的讨论,接下来将发生的是,这些人会把讨论变成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或基督徒、穆斯林与印度教徒之间的辩论,进而影响更广泛的身份认同。

尚穆根语录

■谈社会断层线

断层线始终存在,关键是政府如何敏感和技巧地加以应对,包括如何与社区合作。

这不是件容易办到的事。我们在1965年为自己设下的任务几乎难如登天,但我们做得不错。今天的任务比1965年较为容易。1965年,社会缺少认同感,人们都说赚够钱后就会回返家乡。我们推出国民服役、推动经济和培养国民身份认同等,从零开始建立人民自豪感。

我们今天不是从零开始,而是在有利的位置,但我们要面对颇艰巨的经济挑战。我们面对很多的国际课题——恐怖主义、区域经济挑战,而我们是个小国,社会正老龄化。

■谈文化战争

文化战争已经存在,只不过它们不如其他国家般激烈,我们也应避免战争升温。我们已经看到在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Lesbian,Gay,Bisexual,and Transgender,简称LGBT)课题上,支持者和反对者都有组织性,都主办了活动,并为本身立场辩护。他们不如一些其他地方激烈。

互联网让人们根据喜好组织起来,不论是种族、宗教或兴趣等。如果我们掉以轻心,小龃龉可演变成大规模抗争。

■谈政治应超越种族和宗教

种族和宗教极具威力,如果允许政治以种族和宗教为本,这可以撕裂社会,断层线将更为明显。

如果我告诉你,你我都是印度人,你应该投我一票;或者你我都是马来人,你应该投我一票;又或者在竞选时强调华人占了最大比率,无须理会马来人或印度人,政策的制定就会受到影响,少数种族会觉得被边缘化,这将为国家带来灾难。

尽管我们制定了与种族和宗教息息相关的组屋种族比例政策(Ethnic Integration Policy),但不能让种族与宗教的辩论损害共同身份认同。

■谈全国保家安民计划(SG Secure)

这个计划将把触角伸向人民,鼓励人民做足应对危机的准备。这意味着民众应具备观察能力、了解遇袭时如何保护自己,以及如何确保社会团结,尤其是在历经恐袭之后。

与此同时,我们需要更多人自愿掌握救援应对的实际能力,动员居民积极展开保家安民的各项行动,从而加强社区警觉性、凝聚力和韧性。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09187206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