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上下纷纷吊唁纳丹

李总理在致纳丹遗孀的唁函中说,纳丹的一生对所有人都深具启发性,他总是把国家摆在第一位,因此往往得做出个人重大的牺牲。

最先抵达丧居的政要是李显龙总理,他和夫人何晶逗留超过20分钟才离开。李总理昨天也致唁函给纳丹的遗孀乌米拉,表达最深切的慰问。

李总理在信中说,纳丹的一生对所有人都深具启发性,他总是把国家摆在第一位,因此往往得做出个人重大的牺牲。

纳丹是新加坡历任总统中任期最长的一位,他毕生投身公共服务。李总理说:“纳丹先生的公共服务事业非常多元,也极为杰出。他在工会的年代,在对抗共产分子,阻止他们颠覆新加坡方面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国家独立后,他加入新成立的外交部,协助建立起我国的外交网络。当我国需要设立(国防部)安全与情报署时,纳丹先生因他敏锐的判断力以及道德勇气,再次成为合适人选。他后来重返外交部,担任常任秘书,才从公共服务领域退休。”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则形容纳丹为“时代的巨人”,打造了安稳的新加坡。他回想起沙斯肆虐期间,学校为所有学生准备了温度计,纳丹就此拨电话给他,提醒他也得照顾有特别需要的孩子。

“纳丹先生关怀他人,他的价值观将启发一代的公务员和新加坡人。”

家庭私人丧礼为期两天,昨天前往吊唁的除了多位内阁部长和议员,也包括已退休的内阁部长如王邦文、贾古玛、丹那巴南和黄根成,以及已退出政坛的老将如庄日昆、麦马德、黄嘉腾和钱翰琮。前大法官杨邦孝、公务员首长王文辉以及多位前高级公务员如李一添和李金富,也都前往吊唁。

尽管丧家之前已谢绝花圈,丧居门口仍摆放了20多个,当中包括由印度尼西亚前总统美加华蒂、泰国公主诗琳通和纳丹母校维多利亚中学送去的花圈。

吊唁者形容灵堂的摆设简单,棺木一端放置红色玫瑰,除了遗照、鲜花和油灯,还点上香,让吊唁者对纳丹的思念随着袅袅轻烟荡漾空中。吊唁者也都认为丧礼气氛虽凝重、庄严,却不至于太过伤感。大家齐聚缅怀与纳丹共处的日子,赞颂他的一生。

财政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形容棺木里的纳丹有如在沉睡中,遗容安详。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感念纳丹怀抱多元种族的精神,以及他真诚待人的一面。尚达曼说:“他为了要与坐轮椅者打招呼或接触小孩,即使走开了也总会回过头来。他就是这样,也因为这样而留在人们记忆中。”

昨天起,所有的政府建筑物降半旗至星期五(26日)出殡为止。总统府大门昨早6时起设立悼念板,让公众向纳丹表达敬意。

莫永谦(84岁,兼职快餐店服务员)一早便特地买花到总统府献给纳丹。他因不太识字而让守卫帮他在卡片上写下悼词。

他受访时哽咽地说:“我比纳丹小几岁,对我来说他就像我的一个大哥。他非常亲切,还记得他一次晨运时我遇到他,我还跟他握手寒暄。”

国家残障运动员陈建民医生(59岁)也坐着轮椅到总统府向纳丹致敬。他回忆当年患上白血病,时任总统的纳丹为他出版的书签名助他义卖,帮他筹得了一笔化疗和移植骨髓的医药费。

理工学院生李腾一(18岁)昨天一下课便赶到总统府为纳丹写悼词。虽然不曾与纳丹碰面,但李腾一却对这位前总统抱有一股特别的情怀。他告诉记者:“我一懂事以来纳丹就是我认识的新加坡总统。我也受他的奉献精神所启发,希望以后也能像他一样为社会服务。”

纳丹的遗体明后两天将停放在国会大厦,后天举行国葬仪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纳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