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众眼中真诚而得人心 “他像邻居多过像总统”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昨天到前总统纳丹丧居吊唁后,接受等候在外的媒体访问。(邝启聪摄)
新加坡首位总统尤索夫·伊萨的遗孀艾莎(Noor Aishah)(中)昨天前往瞻仰纳丹前总统的遗容。(谢智扬摄)
麦马德博士(右起)、陈树群、钱翰琮,以及黄嘉腾等前议员前往纳丹丧居向故人致意。(邝启聪摄)

前总统纳丹●逝世

位于锡兰路独立洋房的丧居昨天一早搭好白色帐篷,屋外道路也被封锁约100米。丧家也在对面的露天停车场,搭起白色帐篷,没有多余的点缀,仅为让前来吊唁的亲友有地方歇息。

前总统纳丹留给亲友和公众的印象是真诚而得人心,就同他丧居的布置一样朴实无华。

位于锡兰路独立洋房的丧居昨天一早已搭好白色帐篷,屋外道路也被封锁约100米。丧家也在对面的露天停车场,搭起白色帐篷,没有多余的点缀,仅为让前来吊唁的亲友有地方歇息。

现场另有数十名警员和军人身穿白衣黑裤,左手肘系上黑带象征哀悼,一众等待着灵车到来。

纳丹的灵柩于上午10时40分左右抵达丧居,由八人缓缓将灵柩抬进屋内。一些亲友则神情凝重地在丧居外守候,默默迎接灵柩。

临近中午,正在放病假的李显龙总理与夫人何晶抵达丧居,并与纳丹的家人握手表达关切的慰问。何晶也主动上前拥抱纳丹的女儿朱蒂卡(56岁,Juthika Ramanathan)。

两名副总理张志贤和尚达曼在李总理离开后,也先后抵达丧居吊唁。到了下午,多名前政要和现任部长及议员们都陆续前往丧居致意。

纳丹的真诚态度始终如一,令不少人印象深刻。前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高级政务次长雅迪曼受访时说:“我们都知道,他出席宴会总是不拘礼节,径自找人交谈。他就是一个慈父的形象,关心身边的人,并富有爱心。我们会非常想念他。”

财政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也说,似乎每个人对纳丹的回忆都存在与他面对面的接触。她说:“有些人是因你曾在报章上见过他,或从远处看过他而留下印象。但纳丹先生是因他曾和某人说话,或曾直接轻拍某人的肩膀。”

纳丹40多年的老邻居郭晋凌(59岁,兼职讲师)也同意。当年他父亲过世时,时任驻美大使的纳丹还特地前往吊唁;在外面碰到他妹妹时,纳丹也会认出并问候他们一家人。

郭晋凌说:“纳丹后来当上总统,但他始终是我眼中和蔼可亲的邻居。我们真心觉得他像邻居多过像总统。”

公众黄绿洲(57岁,德士司机)在纳丹卸任总统不久,曾与他有过几面之缘。两人的对话内容他至今记忆犹新。

第一次偶遇是在东海岸公园停车场,当时黄绿洲开车到那里休息一会儿,没想到停在他旁边的车,里头竟坐着纳丹。

谈话间让人感受到诚意

纳丹从后座下车后,便和他聊起来。黄绿洲说:“他鼓励我,当德士司机要勤劳、自律、善用时间,还要懂得存钱,这些叮咛我到现在还记得。”更令他想不到的是,纳丹当时竟和他这样的“无名小卒”聊了约15分钟。

另一次,他在海边巧遇正在晨运的纳丹。纳丹还记得他,甚至提醒他要多做运动。

黄绿洲说:“纳丹先生就是这么一位没架子的人,谈话间总能让对方感受到诚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纳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