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国家事务看得比性命还重

工作人员在总统府搭建的白色帐篷摆设了长长的一排桌子,方便公众写下悼词。(何家俊摄)
不少公众昨天一早前往中央医院第五座设立的悼唁处,悼念前总统纳丹。(梁麒麟摄)
前总统纳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生平事迹,就是在1974年,时任国防部安全与情报署署长的他,与12名官员自告奋勇,随同四名骑劫渡轮“拉裕号”的恐怖分子到科威特,以解救五名人质。(档案照片)
在“拉裕号”事件中,时任国防部安全与情报署署长的纳丹(左)和另外12名政府官员自告奋勇,代替人质随同恐怖分子到科威特。图为他们回国后接受媒体访问的情景。(档案照片)
时任劳工研究署(Labour Research Unit,职总行政与研究署前身)署长的前总统纳丹(右),因卓越表现在1964年获颁公共服务星章(BBM)。国家元首尤索夫伊萨当年亲自为纳丹别上勋章。(档案照片)

前总统纳丹逝世

前总统纳丹在半个世纪的公共服务生涯中,曾面对不少危机和挑战,屡次考验新加坡这个小国在外交舞台上的信誉和原则。无论是骑劫事件或维护国家法治,他在命运面前从不畏缩,不辱使命。

但他不只是胸襟开阔的娴熟外交家,也是关爱社会、心系草根的国家领导人,多次在紧要关头发挥了重要作用,改变国家命运。纳丹两次当选总统,但他待人谦逊,平易近人。

凭着他的智慧、坚毅和献身精神,我国得以安然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多位政要和学者就曾赞扬和感谢纳丹在多个领域为国家所做的贡献,这位低调的巨人留给他们的回忆,铭记他为国家安全、社会建设和工运发展所留下的珍贵资产。

国防与外交

“在“拉裕号”渡轮骑劫事件中,纳丹为换取骑劫者安全释放新加坡人质,冒着生命危险陪同骑劫者飞回科威特。这就是典型的纳丹,时时刻刻都把国家事务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身为(驻美国)大使,他必须广交朋友,但同样必须处理棘手问题,就如他在任内的迈克菲(被判鞭刑)案。当时他必须上《赖利金现场》(Larry King Live,美国CNN招牌新闻脱口秀)的节目,捍卫我们这么做的观点和立场。而且他表现得立场坚定、有礼,让全世界看到新加坡虽小,但我们和派驻海外的使节都不是墙头草。”——李显龙总理2014年在纳丹90岁生日会上致词时,赞扬纳丹在紧要关头将生死置之度外,以及妥善处理外交的作风。

“1994年,美国青年迈克菲在我国破坏公物被判鞭刑,新加坡驻美大使馆因此接到一些恐吓电话和信件。不过,时任驻美大使的纳丹表现得从容不迫,对恐吓电话和信件毫不畏惧,不屈服于任何压力之下,坚决捍卫国家利益,赢得许多人的尊敬,也提高了大使馆人员的士气。”——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在担任新闻及艺术部长期间访美,对纳丹沉着应对压力留下深刻印象。

“纳丹先生在发起南亚研究院和海外南亚人大会方面扮演关键角色。时至今日他仍是促进新加坡与印度两国对话与合作的有力推手之一……他为加强两国关系所做出的贡献无可限量。”——巡回大使、新加坡国立大学南亚研究院主席哥比纳比莱(Gopinath Pillai)在今年的海外南亚人大会上点评纳丹。

经济与社会建设

“纳丹总统平时行事总是谦逊,是一位做事非常积极的“人民总统”。他心里“总是会给弱势群体、儿童及残疾者留下一个特殊位置”。他所发起的“总统慈善挑战”的宗旨,便在于动员整个社会去扶持那些弱势群体,他更积极通过身体力行,激励国人为弱势群体付出更多。纳丹除了促进社会里不同宗教团体与种族群体的融合,也以真诚的方式去提醒人们,大家都同属一个共同社会,强调保持团结的重要。“在我过去参与政治的10年里,我和纳丹总统有过无数次接触,我可以很坦诚地说,他是一位十分积极的总统。他对深入民间、改善民众生活及团结国人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对我来说,这真的是个荣幸之至的学习之旅。””——曾担任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长的现外交部长维文医生,2011年在纳丹总统宣布不寻求连任后,感谢纳丹带给他的启发。

“纳丹在担任总统任内在监管国库储备金方面一丝不苟。每当金管局向总统和总统顾问理事会提呈有关国库的报告时,纳丹和理事会都很认真地审阅。”——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担任金融管理局局长时,见证了纳丹尽责的态度。

“每当出现须要做出艰难决定的时刻,纳丹总能胜任。2008年,政府为应对环球金融危机,特请他允许政府动用储备金,为总值200亿元的振兴经济配套注资。我与他见了面,向他解释(政府)计划。他了解形势严峻,认真地考虑问题,咨询了总统顾问理事会,安排让理事会听取部长们的报告并向他们提问,在他觉得满意后,果断地批准了申请。正因如此,我们才没陷入史上最严重的经济萧条。我们的表现甚至好到许多新加坡人都没发现他们实际上经历了一次严重的危机,而且不只是成功存活,还毫发无损。”——李显龙总理2014年在纳丹90岁生日会上的致辞。

工运

“纳丹在1962年借调到全国职工总会后协助设立研究署,并建立起职总作为一个非共工会的架构,以抗衡由共产党领导的工会。他建议职总领袖聘用工业关系员,并说服它吸收南洋大学毕业生加入工业关系员的行列。即便在1966年离开工运后,他仍非常关心职总的发展,一直主张职总必须培养优秀的领导层、拟定具体的发展策略以及在财政上建立起自主权。“无论他扮演什么角色,社会工作者、海员福利官、工运领袖或雇主都好,纳丹先生始终都是体恤工人的。就如他常向朋友说起的,他的生命里有两个具有特别意义的东西:劳工运动和社区工作。”——时任全国职工总会会长德培华,在1999年纳丹竞选总统期间谈及纳丹对工运的贡献。

纳丹是一位具有献身精神、诚实、正直和关怀人民的好总统。他早年曾同工会合作,完全了解工人的问题,也为工运做出重大贡献。纳丹担任总统期间,“积极推动慈善活动,为需要援助的人筹款,也十分关注工人所面对的裁员问题”。”——时任总理公署部长兼职总秘书长林文兴,于2005年在纳丹宣布寻求连任后表明支持纳丹。

“不管是对国家还是人民而言,纳丹都是称职的好总统。纳丹在12年任期内除了帮助提升新加坡的国际声誉,他对国人的无限关爱也加强了社会凝聚力。尤其在2009年全球经济衰退时,纳丹总统“以他的睿智及负责任的态度,果断履行他作为国家储备监护人的职责”。”——人力部长林瑞生2011年任职总秘书长期间,在纳丹宣布不寻求连任总统后赞扬他的贡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纳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