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丧礼最后一天 政要亲友相继吊唁

昨天上午开始,陆续有多位政要、前部长和议员、公共服务要员,以及亲友抵达丧居,在肃穆的气氛中慰问家属并表示哀悼。

昨天是前总统纳丹家庭私人丧礼的最后一天,多位政要如陈庆炎总统伉俪,及纳丹生前的亲友怀着最深的思念,相继前往吊唁。

从上午9时起,就陆陆续续有多位政要、前部长和议员、公共服务要员以及纳丹的亲友抵达锡兰路的丧居,在肃穆的气氛中慰问家属并表示哀悼。

两层楼高的独立洋房庭院内,搭建了白色临时帐篷,大门外站了数十名白衣黑裤的保安人员,以及在不远处守候的几十名媒体工作者。丧居外的小路另一旁搭建了大型白色临时帐篷,摆放桌子让吊唁者用餐。

这条小路明显比平日热闹许多,却不见任何喧嚣,就连平日高照的艳阳也躲到乌云后,只留下阴凉的午后。

下午约5时40分,陈庆炎总统伉俪乘坐白色轿车,在保安人员的护送下抵达丧居。陈总统下车后,神情凝重地站在门前观察周围几秒,才和夫人一同进入。一行人在屋内逗留约20分钟,傍晚6时才步出屋外,乘坐轿车离开。

昨天前往纳丹私人丧礼吊唁的政要还包括: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人力部长林瑞生、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教育部代部长(学校)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黄志明、外交部长维文医生,以及外交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李智陞也和父亲,即前内阁部长李玉全一同出席丧礼。

此外,前国家发展部长马宝山,以及新加坡第一任首席部长大卫·马绍尔的妻子琼莱格也到丧居致哀。新加坡第一代领导人奥斯曼渥则坐轮椅,在家人的陪同下出席丧礼。

马善高受访时形容纳丹为“慈爱的爷爷”。回忆起纳丹对他的恩惠,马善高难掩悲伤,一度哽咽落泪。他说:“纳丹先生对后辈非常友善、关爱,也时常和我分享对马来社群的关注。他过世前给我写了一封信,道出他的担忧与顾虑,令我感动万分。”

维文医生透露,他在从政前曾担任纳丹的眼科医生,亲自为他动过眼科手术。“纳丹先生当上总统的几个月后,曾是我的眼科病人。还记得我当时要为他动手术,感到很大的压力,但他是位很好的病人,从未要求任何特别待遇。”

杨莉明则说:“纳丹总统逝世,我们自然很伤心。但我相信我所认识的纳丹总统会希望我们在缅怀他的同时,也能从他一生的经历得到启发。前几天,一些年轻人告诉我,他们透过纳丹总统的生平事迹,感受到他对国家的使命感,及他如何无时无刻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令人感到非常大的鼓舞。”

中国习近平主席发唁电

另一方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昨天发唁电给陈庆炎总统,对前总统纳丹的辞世表示深切哀悼。习近平在唁电中写道:“惊悉贵国前总统纳丹先生不幸逝世,谨致以深切的哀悼,并通过你向纳丹先生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纳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