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文:纳丹为外交打下基础

独立初期,外交部任务繁重,时任总理李光耀限外交部在两年内交出成绩,否则解散该部门。外长维文说,外交部至今仍存在,“是纳丹先生成功的最好见证”。

前总统纳丹曾在外交部服务多年,并协助该部门渡过初创期的挑战,建立沿用至今的制度体系,为我国外交工作打下牢固的基础。

外交部昨天下午举办追思会,悼念前总统纳丹。外交部长维文医生说,纳丹的远见卓识,以及在外交部草创期间的辛勤耕耘,让一代代外交官获益良多。

独立初期,外交部任务繁重,时任总理李光耀限外交部在两年内交出成绩,否则解散该部门,将其并入总理公署。但维文说,外交部至今仍作为一个政府部门存在,“是纳丹先生成功的最好见证”。

纳丹要求外交官做的口头汇报、摘录等工作流程沿用至今。维文说:“纳丹先生和其他外交部先驱当时没有文件,没有标准运作程序,没有外事训练,也没有可参考的体制记忆。他们只有胆识、直觉、智慧,还有对新加坡的全情投入。”

纳丹投身公共服务超过半个世纪,近三分之一时间服务于外交部。他在1966年加入外交部,担任助理秘书(等同于现在的司长),隔年升任副秘书。1979年,他从国防部调回外交部,任第一常任秘书,直至1982年。

1988年,纳丹受委为新加坡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并在1990年至1996年转任新加坡驻美国大使,回国后受委为巡回大使。

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在追思会上致词时称纳丹为“永远的老大”。他在纳丹住院期间前去探病,从纳丹女儿口中得知,纳丹虽在多个部门任职,但唯有“外交部在他心中占有特殊地位”。

比拉哈里说,纳丹严格要求部下,让他们受用终身。“纳丹先生要求我们对同事、机构和国家忠诚,而他以更大的忠诚作为回报……他离开外交部多时,却还像慈父一般看着我们。”

其他在会上致悼词的资深外交官也细数纳丹对外交官的影响。纳丹关心外交官的发展,也从不害怕提出自己的主见。新加坡巡回大使、亚细安前秘书长王景荣出国深造时,建国总理李光耀曾主张他到开罗学习阿拉伯文化和语言。但纳丹却相信中东地区政治受大国政治博弈影响,因此主张王景荣到美国的乔治敦大学深造。

王景荣在美期间,纳丹也指点他多到规模较小、但有新加坡人就读的美国学府看看,尽可能扩大新加坡驻美国大使馆的接触面。

王景荣说:“纳丹先生通过建立这样的网络,帮助大使馆接触到许多在边远地区的国人。国人也看出这位大使简朴务实的一面,他总把时间留给市井小民。”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纳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