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侧记】纳丹竞选总统 回忆那段日子

李显龙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上,把如何确保少数族群有机会出任总统的议题提出来隔天,我国任期最长的总统纳丹,以92岁高龄与世长辞。

纳丹是我国第六位总统,第二位民选总统,也是我国第四位少数族群总统,还是至今任期最长,前后在位12年的总统。

记得他在1999年8月被推举为民选总统候选人时,本地华文媒体对这位印度候选人充满好奇,两家晚间华文报更为了抢独家新闻,绞尽脑汁,发挥新闻工作者本色,展开一场激烈追逐与比拼。当时用在报道纳丹这位“准民选总统”的篇幅着实不少。这大概是华社后来对他并不陌生的原因之一。

我当时还是《新明日报》的记者,曾全程参与报道“纳丹选总统”的过程,也因此与纳丹先生有过一些近距离接触。

纳丹最早知道自己已在没有对手情况下登上这个国家的最高职位,还是从我们这些新闻工作者口中得知的。

1999年8月7日下午1时是申请总统候选人资格证书的截止时间,各报当时都安排了记者在选举局守候,当然是要知道截止时间一到,究竟有多少位合格候选人会竞选总统之位。

当天早上11时左右,报馆突然接到消息,知道准候选人纳丹正在圣淘沙出席一项研讨会,中午会与一批专家学者及军官共进午餐。我立刻和摄影记者冲到圣淘沙去,等候机会访问这位焦点人物。

稳重谨慎等选举委会宣布

一过下午1时,我联络上在选举局守候的同事,知道纳丹是唯一符合资格的申请者。虽然离提名日(8月18日)还有10多天,纳丹成为下一任民选总统已成定局。

他在午餐后带着两名小外孙朝我们走来,当我告诉他这一喜讯,他脸上掠过一丝兴奋,但很快就以稳重谨慎的语气说:“一切还言之过早,我现在不能说什么,还是等选举委员会正式宣布后再说。”

下来几天,我们四处打听找机会,无奈这位公务员出身的前资深外交官非常低调和谨慎。后来我的同事访问了他的华裔女婿钟艺荣,我又从一位退休校长那里知道纳丹夫人乌米拉曾经在尚育中学任教多年,于是跑到学校“挖”新闻。

原本平静的尚育中学,因一位前教师即将变成第一夫人而异常兴奋。几位曾经与纳丹夫人共事的资深教师,更是兴致勃勃地分享了许多有关纳丹夫人的事。

我从他们那里得知纳丹一家人20多年前住在如切锡兰路一带,他们过去曾在屠妖节时到那里作客,但大家都认为他们早该搬离那里了。

误打误撞找到纳丹住家

那天忙完工作后,我和同事咏梅(现为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早报副总编辑)抱着好奇心,决定到锡兰路看看这位“未来总统”过去的居住环境。我们没有地址,只知道路名,也不认为他们还住在那里。

我们停好车后,看到一户人家的院子有两名女佣边打扫边聊天,咏梅一个箭步上前,发挥记者本色,开口便问:“请问你们是否知道纳丹先生过去住在哪一栋房子?”

她们是女佣,怎可能知道?我还想阻止咏梅,没想到女佣热情的答说:“这就是纳丹先生的家啊!”她们以为我们是访客,其中一人进屋通知女主人,另一人热情地招呼我们……

我们没想过要当“狗仔队”,也无意骚扰他们一家,却误打误撞撞个正着,还因此陷入一种“尴尬”处境。就在等候女主人的当儿,纳丹先生从外头回来了。原以为他看到我们会一脸不高兴,他却笑盈盈地说:“我会在提名日才接受大家的访问,好吗?现在实在不方便,加上我女儿是公务员,不便见报……”

另一家晚间报纸被我们抢了几天独家后,决定在提名日凌晨5时半就到纳丹家门口守候,结果拍到纳丹围着沙龙,光着脚走出家门口的独家照片。

纳丹见我们穷追不舍,在提名日后三天决定敞开家门,邀请所有媒体到家中作客,还很详尽的绘述了他的生平故事,包括他父亲在他8岁时自尽,小时候母亲“逼”他戴耳环,16岁离家出走,也说出他答应竞选总统的唯一条件,是继续住在自己的“福宅”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纳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