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万人国会大厦向纳丹致敬

守灵的护柩官站在纳丹灵柩的四角,低头背对灵柩,手倒持礼仪剑,代表对逝者的最高敬意。(邝启聪摄)

随着灵车车门关上,纳丹家属立即上前向敬爱的父亲和祖父吻别。灵车接着开始缓缓前行,在沉重肃穆的气氛下,有人弯腰敬礼,也有人双手合十,以各自方式送行。时隔一年多,国会大厦前再次出现不顾烈日当头的排队人潮,甚至有人从前晚开始漏夜排队。

我国这位任期最长的总统于星期一晚上病逝,享年92岁。不少公众昨天一早到加东的锡兰路丧居外等候送纳丹一程。

住在附近的赵彩月(50岁,插花师)早在上午7时抵达。她说,纳丹是该区居民尤其熟悉的面孔。

“纳丹先生非常平易近人,平常碰面都会打招呼。我觉得有必要来送他一程。”

临近移灵时间,到场的街坊和公众越来越多,100多人站满马路旁的人行道。

纳丹夫人轮椅上含泪送别

上午8时45分,八人扶灵队伍庄重地抬着灵柩缓缓步出丧居,然后将灵柩移上灵车。据知,扶灵者包括曾服务纳丹多年的护卫官。

尾随扶灵队伍的亲属约20余人,坐在轮椅上的纳丹夫人乌米拉白发苍苍,含泪送别。

随着灵车车门关上,纳丹家属立即上前向敬爱的父亲和祖父吻别。灵车接着开始缓缓前行,在沉重肃穆的气氛下,有人弯腰敬礼,也有人双手合十,以各自方式送行。

纳丹的灵柩约半个小时后抵达国会大厦,由国会议长哈莉玛迎接。

我国海陆空三军和警察部队共九名军官和警官组成的扶灵队,将灵柩安放在国会大厦内,并为灵柩盖上国旗,旗面上的五星和弯月与头部对齐,象征国家对这位领导人致上最崇高的荣誉。

率先前往国会大厦致敬的政要是陈庆炎总统。

他离开前接受媒体访问,沉重地说,他担任副总理和国防部长期间,曾要求纳丹协助设立国防与战略研究院(Institute of Defence and Strategic Studies),即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RSIS)的前身,但纳丹认为自己缺乏相关学历而担心自己无法胜任。

纳丹最终在陈总统的游说下,接下职务,并将这所学府发展成本区域首屈一指的智库。

陈总统说:“纳丹心里总记挂着新加坡,尽管他在某些方面有所顾虑,但他总是负起他认为有必要的责任。”

纳丹遗孀与女儿、孙女等家属待在国会大厦一角,向所有前来致敬的国人鞠躬致谢。总理夫人何晶、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和外交部人员在鞠躬致敬后,也上前慰问。

时隔一年多,国会大厦前再次出现不顾烈日当头的排队人潮,甚至有人从前晚开始漏夜排队。为避免公众中暑,在场工作人员不断派发食水,并安排公众分批入场,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曝晒。

蔡芝强(63岁)三年前中风而行动不便,但他不嫌麻烦,拄着拐杖慢慢走到通关区。他说:“我们只见过两三次面,可他总是会友善地向我问好。所以我想亲自到他身边,祝愿他安息。”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纳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