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总理悼词全文 他把人生中最美好时光奉献给国家

▼护送纳丹灵柩的移灵队伍途经联邦地铁站,民众夹道目送这位人民总统走人生最后一程。(谢智扬摄)
 前总统纳丹的两名外孙钟瑞杰(左二起)和钟瑞彬向外祖父道别。(林国明摄)
▲扶灵队伍在国会大夏将前总统纳丹的灵柩移至拖曳炮架上,纳丹遗孀乌米拉(坐轮椅者)心中充满不舍之情。(陈福洲摄)
国葬仪式进入尾声,扶灵队伍收起覆盖在灵柩上的新加坡国旗,准备将灵柩移送至万礼火化场,进行私人葬礼。(叶振忠摄)
▲象征最高荣耀的拖曳炮架载上盖着国旗的纳丹灵柩,准备驶出国会大厦。(林国明摄)
 纳丹的一对子女奥西(背对镜头者)和朱蒂卡,在国葬仪式上安慰母亲乌米拉。(叶振忠摄)
李显龙总理(右)昨天在国葬仪式上,向前总统纳丹献上花圈,鞠躬致敬。(叶振忠摄)

前总统纳丹●国葬礼

黄伟曼 李锦松 蔡欣颖 报道 zblocal@sph.com.sg

纳丹先生是建国一代要员之一,他经历新加坡最动荡的年代,也在过程中见证许多塑造国家历史的重大事件。很多时候,他不仅仅是见证者,也是事件主角。他在我们的建国历程中扮演了重要而且深具影响力的角色。

今天,我们在这里向我们敬爱的前总统纳丹先生道别。我谨代表新加坡政府和全国人民,向纳丹夫人和她的家属致以最深切的慰问。

纳丹先生是建国一代要员之一,他经历新加坡最动荡的年代,也在过程中见证许多塑造国家历史的重大事件。很多时候,他不仅仅是见证者,也是事件主角。他在我们的建国历程中扮演了重要而且深具影响力的角色。

重视种族与宗教和谐

纳丹先生出身贫寒,他后来在公共服务领域取得突出与杰出的表现。他曾在多个领域服务,包括社会服务、职工运动、情报工作、外交、媒体和学术领域等,而他后来也成为总统。他在印度社群里扮演领导角色,但与此同时,他也是全民总统,并且非常重视种族与宗教和谐。

但除了卓越的事业之外,纳丹先生人生故事中的主线与亮点一直是他对妻子乌米拉的爱。1942年,两人初次见面,当时他18岁,对方13岁。在经历16年爱情长跑、父母的反对,以及乌米拉到英国念书时两年的分离后,他们在1958年结婚。这段感情整整维系了73年,令人惊叹,也让大家深受启发。

纳丹一生都深爱乌米拉,遵守他对她的承诺,而她则是他事业生涯中的支柱,包括在他担任总统的12年里,她也展现优雅、具有魅力与热情的一面,以此方式支持着他。谢谢您,纳丹夫人。

我有幸能够认识纳丹先生,在不同岗位上与他共事超过40年。一开始,纳丹先生任安全与情报局局长时,我是一名年轻的武装部队军官,过后我担任部长,纳丹先生则是外交大使。我当总理的时候,纳丹先生是我国总统。

纳丹先生有四件事让我印象深刻:

首先、他的人生圆满,他总是把握住生命里的一切;

第二、即使面对困难与危险,他都从不放弃。他也不会自哀自怜,或向其他人求助。反之,他会以坚毅的态度迎头面对挑战,克服万难;

第三、即使要冒生命危险和作出牺牲,他总是尽全力为新加坡付出。不管是什么任务,他都会在需要时挺身而出,国家绝对可以信赖他的忠诚和奉献精神。像他这样忠心为国奉献、为新加坡鞠躬尽瘁的人不多;

第四、他为人诚实正直,很有使命感。也因为才德兼备,他在人生中取得卓越成就,最终出任国家最高职位。

有一起事件最能体现纳丹先生的能力,那就是拉裕号骑劫事件。1974年,两名日本赤军与两名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阵线的恐怖分子企图炸毁毛广岛上的蚬壳炼油厂。他们在失败后骑劫一艘往返毛广岛和新加坡本岛的渡轮拉裕号。

政府接着与恐怖分子交涉,希望能透过保障他们安全到中东换取人质,而恐怖分子当时要求有官员随行,确保他们安全离境。于是,时任安全与情报局局长的纳丹先生冒着生命危险,带领另外12名官员,与恐怖分子同乘日航班机,陪同他们到科威特。他们其实是人质。

这一代没有多少人知道拉裕号事件,即使知道也可能无法真正体会纳丹先生与其他12人当时所做的决定有多么艰难。这需要胆量和道德勇气。记得在结束总统任期前的一次访问中,记者问纳丹先生他当时是否认为自己能活着回来。他回答说:“我不肯定,因为当时我们面对的是未知数。”

任 《海峡时报》 执行主席 以真诚赢得记者信任

纳丹先生在1982年卸下政府部门职务,当时的李光耀总理要求他出任《海峡时报》执行主席。对他来说,这是个全新并未知的领域。因为他曾为政府服务,记者们对他投以怀疑的眼光,他并不太受他们欢迎。不过,纳丹先生最后还是以真诚赢得他们的信任,在那里待了六年。他以温和但有效的方式,协助记者了解新加坡这个年轻国家的独特处境,并支持他们办好一份高素质和成功的报章。

1988年,纳丹先生出任我国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同一年,我到吉隆坡的马来西亚哈佛俱乐部演讲时,他负责接待我。我演讲的主题是新马两国持久的关系,纳丹先生看了我草拟的演讲稿后,和我分享他的个人经历。

他告诉我,他战后在新山公用事业局工作,可以领退休金,而直至1998年从马国公共服务退休后,他每个月还是继续领150令吉的退休金。当时我在演讲中引用了这个有趣的例子,这让马来西亚与会者更快地感受到我想传达的善意。

这就是纳丹先生的特点。他善于用一些小故事有效地阐述更重要的论点。另外顺道一提,我也听他的儿子奥西说,他直到过世前每个月还是继续领取150令吉的退休金。他总是不忘交代奥西,要把付款单保存好,而奥西也一直都这么做。

纳丹先生后来被派驻华盛顿。1994年,美国青年迈克菲因破坏公物被新加坡判处鞭刑时,他是驻美大使。

当时美国媒体反对鞭刑,对我国展开一连串的抨击,在这样的情况下,新加坡必须传达我们的立场。纳丹先生上了美国电视名嘴拉里金(Larry King)的访谈节目。面对咄咄逼人的提问,他坚定地捍卫了我们的立场,并成功说服不少美国人,认同新加坡的做法。

1996年纳丹先生从华盛顿回国后,成立了国防与战略研究院,即现在的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学院如今在战略研究以及极端恐怖主义和多元种族课题研究等领域,建立了国际声誉。

纳丹先生从公共服务退休后,原本可投身学术领域,过平静生活,但他又接到新的任命,而他也再次将国家的利益摆在个人之前,挺身向前。

1999年,他竞选总统并成功当选。纳丹先生表现卓越,庄严地完成了两届任期。他喜欢与人接触。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性格让每个人感到自在,也赢得新加坡各种族、各阶层的爱戴。他不但坚信多元种族主义,他本身就是多元种族主义的象征。他参与各族群举办的活动,不论是谁,他都花时间与他们交流。每当在家中接待外国访客时,他总是热情招待,他对国际事务的精辟见解也让大家敬佩。在国际舞台上,他能沉着自信地代表新加坡。

“总统挑战”慈善活动 体现帮助弱势群体爱心 

由纳丹先生发起以帮助弱势群体的“总统挑战”慈善活动就反映他热心公益。过去12年来,这项活动筹得了超过1亿元,也提醒大家都应尽一份力,打造一个充满爱心的社会。

我在担任总理时,与纳丹先生共事的时间有七年之长。我们经常见面,他也为我提供很好的意见。新加坡受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冲击时,我去找他,希望他批准政府动用50亿元国家储备金,以资助包括一系列紧急经济援助措施的“振兴配套”。我也希望他允许政府动用1500亿元储备金,担保本地所有银行存款。经过深思熟虑,他批准了政府的要求,这使得我们能果断地应付危机,安然渡过难关。纳丹先生再次证明,他在必要时能够做出艰难的决定。

卸下总统职务后 身体虽弱还保持活跃生活

纳丹先生卸下总统职务后,身体日渐衰弱,但他还是保持活跃的生活。他总是乐于和年轻一代分享他一生累积的经验和智慧。像在担任总统时那样,他继续与公务员、教师和学校领导人对话交流,分享他的故事。

由于在新加坡管理大学担任卓越资深院士,他尤其花不少时间和精力与大学生交流。他继续出席活动,关注国内外事务,并且与老朋友和他们的家人保持联系。例如,他工运时的老战友、已故工运先驱何思明先生去年出版的传记,就由他推动和策划。

我和纳丹先生也经常联络。尽管我招待他的菜肴不比他任总统时招待我享用的菜肴丰富,他有时候也会到总统府和我共进午餐。每次我看到一些我认为他会感兴趣的文章时,我会传给他,他每次也用他一贯漂亮整齐的字体,亲笔回复我。事实上,因为有一位老朋友嘱咐他转告我一些事情,他最近才刚写信给我。信函长达四页,详细地描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背景,简直就像是工作报告。他当时说会把我的想法转告朋友。我心想,他真幸福,高龄92岁还能保持活跃与专注力。

纳丹先生的一生能给我们很多的启发。他一直希望新加坡人,尤其是年轻一代,能从他的回忆录中领悟到“坚持到底、永不放弃”的意义。这是纳丹先生一生的座右铭。

他熬过了儿时的艰难困苦,凭着毅力、决心与能力,以及一股强烈并坚定的使命感,建立了他在公共服务的事业。他尽心尽力履行每一项赋予他的任务,一次又一次把国家利益摆在个人之前。他默默耕耘,把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奉献给新加坡。

我们今天怀着悲痛的心情,向这位伟大的新加坡之子道别。

这一代没有多少人知道拉裕号事件,即使知道也可能无法真正体会纳丹先生与其他12人当时所做的决定有多么艰难。这需要胆量和道德勇气。——李显龙总理

纳丹先生是一位才德兼备的人。新加坡童军在2000年举行90周年晚宴时,他邀请约100名年长者参与。入席就坐前,他沿着10张桌子和每位年长者握手。一名老太太向纳丹先生和夫人献上一束花后,除了与对方短暂寒暄,身为总统,他更与夫人陪同对方走回座位,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新加坡童军总会总监陈清强

纳丹先生很友善,我们踏入办公室时,他会跟我们微笑与问好。与他工作我从未觉得困难,他一直如同朋友一般对待我,没有任何架子。当我邀请他参加儿子的婚礼时,他带着全家人包括女儿及外孙来参加,像是两家人聚在一起。——总统府管家伊斯迈(Ismail Bin Abdul Ghani)

我10多岁在锡兰路后巷售卖水果时就认识纳丹先生,他们一家经常跟我买榴梿,那是纳丹的最爱。10多年后,有一次他乘车在路上碰见我,特地摇下车窗叫我、跟我握手,这么一个高官,居然认得我,让我既惊讶又感到荣幸。他1999年提名总统时,我特地到现场支持,他看见我时,久握我的手不放,很多媒体后来也播放了那个画面,那也是我毕生难忘的一幕。我从勿洛,乘车约一个小时来到这里,就为了和这位老朋友说声再见。——李鹤然(66岁)专程到万礼火化场送纳丹最后一程公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纳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