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对话会部长:修改民选总统制以大局为重

本地有越来越多国人与不同种族的人联姻。若总统选举参选者来自这些家庭,总统选举委员会预料将沿用评定全国大选参选人种族身份的原则,评估这些参选人能否参加“保留选举”。

东南社区发展理事会过去两晚在工艺教育东区学院举办检讨民选总统制的对话会,出席者为东南区基层领袖。

律政部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人力部长林瑞生以及东南区市长、外交部兼国防部高级政务部长孟理齐博士出席了昨晚的对话会。

同属华巫裔候选人 能否参与“保留选举”

一名勿洛区基层领袖询问,若准候选人的家长分别是华族和马来族,这人能否参加保留给马来族参加的总统选举。

尚穆根答复时指出,本地目前约有40%婚姻是跨族婚姻,为数不少。他认为,要确定准候选人能否参加“保留选举”,可依循全国大选的做法。

要在全国大选中,在集选区参选的马来族、印度族和其他少数种族候选人,都得到选举局向马来族社群委员会,以及印度族及其他少数种族社群委员会,申请少数种族身份鉴定证书。唯有获得种族身份鉴定证书者,才准许参加集选区竞选。

尚穆根说:“鉴定程序有两个。第一是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你若觉得自己是华族,就不能参加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的选举,因为文化上你并非马来族;第二就是这个种族社群是否接纳你。这些都是我们得厘清的事项。日后也可能有很多不同混血和肤色的国人,届时的遴选标准也可能有所不同。”

同一名与会者也问,是否应有保留给女性的总统选举。

不认同这个做法的尚穆根说:“首先,女性在新加坡算少数吗?女性可能在商界的代表性比男性低,但在法律和医药界的代表性比男性强。我不认为每隔30年应保留选举给女性参加。”

一名樟宜—四美区基层领袖则询问,若参选人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当选,政府是否应考虑举办一场“认可选举”(endorsement election)。

尚穆根认为“认可选举”毫无必要。“难道这名参选人得不到某个得票率,我们又得重新举行总统选举?纳丹先生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当选,但我想,没有人会认为他无法代表国人。”

林瑞生前晚与约200名基层领袖进行华语对话会时,有与会者问及,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败北的陈清木医生不符合新资格标准,应如何解读这项改变。

林瑞生强调,民选总统制在设立25年后进行改革,一来合乎事宜,二来是“以大局为出发点”。

他说:“我们不能为了要让某一个人参加竞选而不更改,也不能为了不让某个人竞选而更改(民选总统制)……有哪一个人比国家的前途来得更重要?所以我们要关注的是‘大我’,不是‘小我’。”

尚穆根昨天回答类似问题时说:“我觉得应该把重点放在制度上,而不是特定人选身上。若你认同,担任国家元首者须通过选举选出,而要参选就得符合资格标准,才有能力扮演好总统的角色,而你也认同标准应时不时进行检讨,以确保合格人选的能力与时俱进,那你应该扪心自问,相隔25年后检讨制度是否是一个能保障新加坡和国人利益的做法?”

他说,无论政府有什么决策,必定会引来批评,身为律政部长的他得选择做正确的事,然后向国人解释。

我认同相隔25年是时候检讨资格标准,有了这重重的标准,才能确保参选人是有足够资格的。我不反对有保留选举,反而比较担忧参选人是否合适。我也认同另一名与会者所提到的,参选人的品格也是至关重要的,但在听了尚穆根部长的解释后,我能明白要把品格条文纳入宪法是非常困难的。——凤山区基层领袖傅渼棱

我去年才成为新加坡公民,这次参与对话会让我深刻明白,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国家要如何选出总统,以及设下资格标准的理由,让我对整个体制有信心。对于保留选举,我认为各种族都有机会轮流有代表当上国家元首,这是对所有种族都公平的制度。——实乞纳区基层领袖斯里朱莱达

首先,女性在新加坡算少数吗?女性可能在商界的代表性比男性低,但在法律和医药界的代表性比男性强。我不认为每隔30年应保留选举给女性参加。——律政部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

我们不能为了要让某一个人参加竞选而不更改,也不能为了不让某个人竞选而更改(民选总统制)……有哪一个人比国家的前途来得更重要?所以我们要关注的是‘大我’,不是‘小我’。——人力部长林瑞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