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选总统制改革对话会 陈佩玲:须确保当选人 能掌控好“第二把钥匙”

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表示民选总统资格门槛显著提高,意味着不论哪位候选人当选,都会有能力和信心管理好国家储备金,并且不会胡乱挥霍。

在总统选举中设定严格的资格标准,能确保选民最后不论选择哪一位候选人,当选者都有一定能力和信心执行监管国库的“第二把钥匙”职责,并且避开总统与政府意见频频出现分歧这种“弊多于利”的局面。

民选总统制改革白皮书星期四刚发布,不少人至今对民选总统资格门槛显著提高存有顾虑。当中一些人认为,通过严谨筛选的候选人最后特征很可能趋向同质化,“选民怎么选都是一样的”。但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呼吁大家换个角度看这个问题,表示这也意味着不论哪位候选人当选,都会有能力和信心管理好国家储备金,并且不会胡乱挥霍。

陈佩玲是在《联合早报》于前天举办的民选总统制改革对话会上,发表上述看法。约45分钟的对话会全程以华语进行,其他受邀参与嘉宾包括文化奖得主韩永元和南安会馆主席陈奕福。

陈佩玲指出,政府也希望避开候选人在未对总统职责有清楚认识的情况下,向选民许下无法兑现的承诺,仅凭口才和个人魅力说动选民并当选的局面。她说:“如果这位候选人当上总统后,与政府在政策上出现分歧,坚持做某些动作,我觉得这可能弊多于利。”

由大法官梅达顺领导的宪法委员会之前在报告中针对如何提高担任总统的门槛提出建议。政府已大致上接受相关提议,包括规定出身私人企业的准候选人须曾在一家至少五亿元股东权益的公司担任最高执行级职务。

出席对话会的嘉宾都同意这些新标准是与时俱进的,也认同总统准候选人应经过一轮基本筛选,确保最后当选总统者有担任该职责的能力和经验。陈佩玲也指出,总统是国家的象征,他站在国际舞台时必须能够代表新加坡。

不过,韩永元和陈奕福指出,在一场选举中,候选人的语言能力和个人魅力必然是关键因素。韩永元说:“一位老妇走进投票站,她要在选票上打个叉时,影响她选择的很可能就是让她印象最深的一次演讲。当每一位候选人都有能力时,能影响选民的也许只剩下候选人是否有国家代表的样子等因素。”

除了提高当选总统的资格门槛之外,接下来将进行的宪法修正也涉及保障少数种族当选总统的机会,以及加强总统顾问理事会的职权。政府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同意如果连续五届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尚穆根:针对“保留选举”

仍须厘清几个法律课题

针对下届总统是否只开放给马来族候选人竞选的“保留选举”,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前天在《海峡时报》圆桌论坛上指出,政府目前仍必须考量并厘清几个法律课题,才能决定相关条款何时生效。他指出,相信当修正法案下个月提呈国会时,政府会有更明确的立场。

下届总统选举最迟必须在明年8月举行。尚穆根没有进一步说明政府在考虑哪些法律课题,但他较早前曾说,政府正针对相关课题征询总检察长的意见。

我国民选总统法令在1991年11月正式生效,时任总统黄金辉按照宪法修正法令开始行使民选总统职权,直到1993年卸任,而第一位通过全国选举产生的国家元首是王鼎昌总统。“保留选举”的新条款要从哪位总统算起,很可能将是此次宪法修正的其中关键考量因素。

相关新闻刊第12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