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门槛是总统候选人品质保证

文化奖得主韩永元在对话会上回忆上世纪60年代我国发生的种族暴乱,指出种族和谐不是理所当然的。图为当年戒严时的桥南路上只见军警,行人绝迹。(档案照片)

政府调高民选总统制的资格标准意味着,未来经总统选举委员会筛选的每名候选人都是“品质保证”,有亮眼的履历,也具备监管庞大国家储备金的能力。但在所有候选人资历相当的情况下,选民应如何进一步区分,选出最合适的总统人选?

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文化奖得主韩永元和南安会馆主席陈奕福,前天(16日)出席了由《联合早报》采访组副主任何惜薇主持的民选总统制对话会,本文是座谈会摘录。  

何惜薇:设定一套严格的标准后,合格人选都很能干。他们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要出位的话可能就要靠自己的魅力了。作为选民,我该怎么选?我可能就单凭喜好,觉得这个比较帅就选他。这或许不是我们要的结果吧?

陈佩玲:有了更严格的资格标准,至少筛选出来的候选人你可以肯定的是,不管选哪一个,他有一定的能力和信心去掌管第二把钥匙。在监管储备金这个天文数字方面,不管哪个中选,他都有这方面的经验。

我想可能要避开的一个局面是,比如说有四个候选人,其中一个其实没这方面的经验和能力,可是他的语言魅力非常好,打动了所有人而中选;可是中选之后,他在这方面没有一定的认识。如果他和政府在政策上出现一些分歧,还坚持要做某些动作,到那时候我觉得可能是弊多于利,能避免这种情况会比较好一点。至少以现在来讲,你知道打底不管选哪一位,他们都有一定的能力,那就要由选民自己去评估谁最有代表性,而谁对他们而言人品最好,人格最突出。

陈奕福:一般人对总统的职责和权限不是很了解。他们可能只知道他掌管第二把钥匙,但不了解细节。如果可让大家了解总统职责和权限,在选人的时候可能会更明了,更容易做选择。

韩永元:最后就是看选举的时候,他们的表现、语言魅力和形象。坦白讲,我们也不知道总统夫人是谁……

何惜薇:有的,他们会介绍的。

陈佩玲:可能是女总统呢?

何惜薇:归根结底,符合这些条件很重要,但恐怕有些人会占优势,因为他们比较在公众视线里,比如部长是大家都知道的,管理一家公司的人可能就处于弱势;你要去推销自己,这可能跟民选总统不该分化人民有点矛盾。选民须要想很多,你们建议选民如何做判断?

陈佩玲:我会讲两样东西。第一,你对你选的那个人有没有信心?你觉不觉得这个人有责任感,有能力确保我们的储备金不会被胡乱挥霍?

第二,总统站在国际舞台上是代表新加坡的。那么你在看这个人的时候,你会不会以他为荣,会不会觉得自豪?你觉不觉得他能够体现出我们新加坡的建国理念,比如说种族和谐和任人唯贤?所以如果你觉得这个人符合这两方面的条件,那他可能就是你心仪的人选。

韩永元:最后就是看选举时候他们的姿态、语言能力和个人魅力。如果能力都一样,这些都是最后考量。老太婆在投票站时,会想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的演讲。候选人每个都很强,所以怎样使他们产生一种国家代表的样子,这个很重要。跟别人握手时战战兢兢怎么代表国家,或者爱喝酒的人到外国去喝醉了怎么办。

何惜薇:我们很难设定一个机制百分百说这个人就是合适的,选民心中得有一把尺。奕福你觉得什么最重要?

陈奕福:要竞选总统的人既然资格达标,肯定在社会上做过一些服务,或者有让人有印象的事迹。这一些都能让人考量这个人有没有能力领导新加坡、凝聚新加坡人民。他的形象和表达能力也很重要。这方方面面都会影响选票。

钞票告示世人:新加坡是多元种族社会

新加坡钞票上印着我国首任总统尤索夫依萨的肖像,这个小小细节道出了总统作为国家象征的意义必须受到维护。国家元首是否时不时由不同种族担任,除了可反映社会种族多元,也有一定的地缘政治考量。

谈及确保各种族有机会当选总统的重要性,文化奖得主韩永元在日前举办的《联合早报》民选总统制改革对话会上,马上从钱包里掏出新加坡的钞票。他指出,从2元至100元的钞票,上面都印着第一位马来族总统尤索夫的肖像,它的意义不只在于纪念我国首任总统,他相信政府还有其他考量。

“首先,考虑到新加坡所处的地缘环境。我们的北边是马来西亚,南边有印度尼西亚,我们夹在这两个回教徒占多数的国家之间,成了‘夹心层’。如果我们让邻国觉得这里华人的味道太浓,而我们又是华人占大多数的社会,一段时间后,人们可能会觉得马来人或其他少数种族在这里没有地位。”

另外,他指出,曾看到中国网民形容新加坡为“坡县”,把新加坡当成中国的一部分。他认为,国家的钞票会传到其他国家,上面印有马来族总统的头像有一定作用。

经历种族暴乱 珍惜种族和谐

韩永元指出,尤其曾经历种族暴乱的建国一代国人,对于新加坡必须有不同种族的人担任总统,都有一些感触。钞票的例子在在说明总统作为我国多元种族的象征意义不可或缺。“这点政府不必明言,但我们能够感受到。”

韩永元回忆起上世纪60年代他在中正总校的求学时期。他说:“1964年发生种族暴乱,时常戒严,上课上到一半校长透过扩音器说下午3点开始戒严,要我们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当时没有人是高兴的。我们紧紧张张收拾书包,冲到校门口,接下来就是要走一段长长的路。我们常听到马来村那里有人会拿巴冷刀砍华人,光是听说就害怕,所以一路上担心回不了家。这种担忧现在的孩子是感受不到的。”

陈佩玲:种族和谐不能掉以轻心

参与对话会的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指出,现在太平盛世,一般人不会去认真思考种族和谐的重要性,即使出现可能分化社会的暗流,大家也不一定注意到。她举例说,议员在做家访时就曾碰到有居民说,希望议员能和他们是同个肤色的,是“一个可以了解他们的人”,这凸显社会还是存在因种族因素而出现分歧的隐忧。

她说:“放眼看其他国家,即使是同个宗教也有派系之分,会出现摩擦,先进国家也面对忧患,何况是新加坡?我们必须步步为营,不能掉以轻心。”

民选总统制调整是未雨绸缪

政府星期四透过白皮书接受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如果连续五届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南安会馆主席陈奕福在对话会上将此次宪法修正与会馆修改章程做比较,表示两件事同样都以未来为主要考量。

他说:“今天我们的社会和谐,没出现太大问题,但这都不是必然的。国家领导人可能意识到如果未来民选总统的机制出了问题,他们必须担一些责任,因此必须未雨绸缪。”

调高资格标准并非针对个别人士

政府检讨民选总统制时调高资格标准,以确保总统人选具备监管国家储备金的能力,但此举被一些人解读为刻意防止在上届总统选举中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再次参选。对此,对话会与会者都认为,一系列的调整并非针对个别人士,而是与时俱进、为长远所做出的改变。

下届总统选举最迟须在明年8月举行。《联合早报》采访组副主任何惜薇在对话会上指出,有部分人士质疑政府此时急于检讨民选总统制的真正动机,怀疑此举是为了防止陈清木参选。

曾是人民行动党议员的陈清木在2011年总统选举中,仅以0.35%的差距落败。他在今年3月就率先宣布参加下届总统选举的意愿。因此,他能否符合新资格标准,在坊间备受瞩目。

不过,按政府在白皮书中列出的条件,陈清木因公司规模不足,也不是“最高执行级人员”而不具备自动符合参选资格。

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指出,此次检讨是“看长远的”,因为制度本身就是为长远计划而制定的。

“我想政府应该不会劳师动众就为了一个人吧……(政府)是深思熟虑后、向人民征询意见之后,还有宪法委员会深入检讨之后才做出这些调整。我想如果只是为了一个人,那真的是太劳师动众了。所以我个人是认为,有这方面的动作其实是为了新加坡未来而奠定强的基础。”

文化奖得主韩永元坦言,上届总统选举候选人发表逾越总统权限的言论,导致总统选举变成一场“哗众取宠”的“闹剧”,令他和亲友相当反感。此次改革的目的也在于纠正这种情况。

他说:“所以(这次检讨)应该不是针对某人,而是针对某种我们应该避免的现象。如果不采取一些行动,可能以后会出现比2011年四陈(四候选人都姓陈)竞选还更激烈的选举活动。”

总统职责权限 政府应加强公共教育

民选总统制虽然早在1991年就确立,但至今仍有许多国人对这一制度缺乏认识。政府在发表检讨民选总统制的白皮书后与基层领袖展开对话,帮助基层领袖了解这一轮调整,进而通过他们向民众解释此次修宪的重要性。

在《联合早报》举办的民选总统制改革对话会上,一些与会者就指出,选民对民选总统的职责和权限缺乏认识,导致他们容易被候选人竞选期间的言论误导。以选情激烈的2011年总统选举为例,当时就有一些候选人向选民做出逾越总统权限的承诺,前公务员陈如斯提出耗资600亿元的“改造经济计划”,职总英康保险前总裁陈钦亮也承诺要为年长者设立养老金。

南安会馆主席陈奕福指出,许多国人只是概念上理解总统作为“第二把钥匙”的角色,但对其职责权限的细节,如总统就一些问题做决定时须征询总统顾问理事会并不了解。

“如果可以让大家了解总统的职责和权限,那大家在(总统选举)选人的时候可能会更明了,更容易做出选择。”

大法官梅达顺领导的九人宪法委员会也在其建议报告中,呼吁政府加强公共教育。

对此,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说,政府正“如火如荼”向国人解说检讨原因与内容,先为基层领袖举行对话会,让他们了解民选总统制检讨内容后,再由他们进一步向居民讲解,收集居民意见。

“如果(居民)有什么误解,(基层领袖)可以趁机跟他们说明白,并向我们反映居民的意见。接下来在国会辩论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在国会的平台上反映国人的想法。”

我想以建国一代的身份讲几句话。我们经历过动荡年代,对于新加坡必须有不同种族的人担任总统有一些感触。比方说,我们的钞票上都印有尤索夫依萨的头像,这有一定意义。考虑到新加坡所处的地缘环境……我们夹在两个回教国家之间……如果我们让周边邻居觉得这里华人的味道太浓……可能会觉得马来人或其他少数种族在这里没地位……如果有马来人担任国家元首,这有一定的象征作用……说明总统作为我国多元种族的象征意义是不可或缺的。——文化奖得主韩永元

一般人对总统的职责和权限不是很了解。他们可能只知道他掌管第二把钥匙,但不了解细节;如果可让大家了解总统的职责和权限,那大家在选人的时候可能会更明了,更容易做出选择。——南安会馆主席陈奕福

第一,你对你选的那个人有没有信心?你觉不觉得这个人有责任感,有能力确保我们的储备金不会被胡乱挥霍?第二,这位总统代表所有新加坡人,他站在国际舞台上是代表新加坡的。那么你在看这个人的时候,你会不会以他为荣,会不会觉得自豪?你觉不觉得他能够体现出我们新加坡的建国理念,比如说种族和谐和任人唯贤?所以如果你觉得这个人符合这两方面的条件,那他可能就是你心仪的人选。——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