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车一年多 市区线第二阶段学生乘客增近三成

市区线通车后,许家维改搭地铁上下课,除了不用太早起床,到了学校还有额外的时间自习。

市区线第二阶段沿线地铁站周围800米范围内共有22所中小学。陆路交通管理局提供给《联合早报》的数据显示,前年4月市区线通车前,这些学校平日只有3337名学生搭公交,一年后人数增至4288人,增幅约28%。

滨海市区线第二阶段地铁线通车一年多,整体乘客量激增超过两倍,沿线使用这条新地铁线的学生更是增加近三成,不少原本由父母载送去学校的学生如今改搭地铁。

市区线第二阶段地铁线在前年12月底开始启用,沿线地铁站周围800米范围内共有22所中小学。不少学生在过去一年里改变他们的出行习惯,改搭地铁往返学校。

陆路交通管理局提供给《联合早报》的数据显示,自市区线通车以来,沿线学校的学生乘客量增加约28%。

教师带学生搭地铁外出进行学习之旅

前年4月市区线通车前,这些学校平日只有3337名学生搭公交,一年后人数增加至4288人。市区线平日的平均乘客量也从前年10月的8万3000人次,激增到截至去年10月底的27万2000人次。

南洋女子中学校人际交流处处长黄敏敏指出,市区线为该校学生和教职员提供另一个交通选择。

她说:“自从新地铁线通车后,已有一些同事不再开车,改搭地铁上下班。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开始。学校附近有了地铁站,也方便我们多乘搭公交带学生外出进行学习之旅,而不需包巴士。”

南洋女中积极呼吁师生利用公交,除了让参加户外学习之旅的学生搭巴士或地铁,学校也参与陆交局推出的“跟着我上学”计划,沿途安排手持指示牌的高年级学生为学妹们引路。

该校校长与教职员外出用餐或开会时,也会尽量乘搭地铁。

傍晚时段可避开交通阻塞

就读于南洋女中一年级的关瑞恩(12岁)之前每天上学都由父母接送,自从市区线投入服务后,她一周会搭地铁回家至少三次。她从学校附近的陈嘉庚站搭车到住家附近的山景站,只有四个站。

她说,父母从学校开车回家需约15分钟,但如果碰上交通阻塞,车程就增加到约35分钟。“学校课外活动结束后已经是傍晚6时多,交通很阻塞,搭地铁比较快,约15分钟就能回到家。”

从武吉班让至梧槽(Rochor)的市区线第二阶段地铁线全长约16.6公里,设有12个站。

根据陆交局较早前所公布的数据,这12个新地铁站通车后,近65%的公交乘客因使用市区线而节省多达10分钟的通勤时间,而15%的乘客则省下超过10分钟。

个案① 改搭地铁后上学时间减半

华侨中学高中一年级学生许家维(16岁)自市区线通车后,每天都会搭地铁上下课。

在新地铁线通车前,他从武吉班让住家乘搭171号巴士到学校,车程约45分钟。

他说:“武吉知马一带有至少三所学校,一碰到上学和放学时间就会出现严重的交通阻塞,我搭巴士有时甚至要花上一个小时。”

不过有了市区线之后,许家维从武吉班让站到学校附近的陈嘉庚站,只需15至20分钟,加上步行到学校的时间,不出半个小时就可到达。

“不少同学也改搭地铁。以前搭巴士得在早上5时45分就起床,不然会迟到。现在可以多睡至少15分钟,到了学校后,还有额外的时间自习。”

除了上学,许家维约朋友到市中心逛街时也会搭地铁。“有了市区线,我的出行习惯改变了不少,现在出入更加方便快捷。”

个案② 教师夫妻放弃拥车搭地铁

市区线第二阶段线路通车后,孙子焜和麦婉云夫妻倆在去年10月旧车的拥车证期满后,决定不买新车,改以公共交通代步。

住在榜鹅的孙子焜(35岁)和麦婉云(35岁)都在南洋女子中学校任教,之前每天开车上下班。但自前年底南洋女中附近的第六道(Sixth Avenue)地铁站启用后,两人就考虑放弃拥车。

麦婉云受访时说:“拥车证成价不便宜是一个原因,但学校附近新地铁站启用后所带来的便利,也是一股推动力。”

以往搭公交上班,孙子焜夫妇会从东北线榜鹅站乘地铁到实龙岗站,再转环线到植物园站,之后再转搭巴士,全程耗时约75分钟。

现在他们从榜鹅站搭东北线到小印度站,再转市区线到第六道站,车程减至60分钟左右。

麦婉云说:“虽然省下的时间看似不多,但整体车程比较顺畅便捷,最重要的是比开车更好掌控时间。”

她说,以前上班时曾遇上大塞车,原本半小时的车程变成了两个小时的苦等。

孙子焜也指出,如果傍晚约6时下班,武吉知马路一带的交通非常拥堵,如今搭地铁反而更快到家。

他们也不考虑以后再买车。孙子焜说:“新加坡面积不大,只要工作地点和住家附近有地铁站,问题就不大。就算赶时间,还是可以选择坐德士或预召私人车,非常方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市区线第二阶段学生乘客增近三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