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费分两年调涨30% 水电费回扣增加

政府将在今年和明年的7月,分两次把水价调高30%,中低收入住户将会得到更多水电回扣来应付水费上涨。

在算入增加的水电费回扣(GST Voucher-U-Save)之后,多达75%组屋住户的每月平均水费涨少过12元。

当中,一二房式组屋住户的每年水电费回扣因将增加120元(46%),达380元,总回扣可完全抵消上涨后的水费。

至于商家,会有75%企业每月的水费涨少过25元。

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在发表2017财政年预算案声明时做此宣布。政府上一次调高水价是在2000年。

我国超过一半的用水从马来西亚进口或来自境内蓄水池,这两种水源都非常依赖降雨等天气情况。

王瑞杰说,维持水资源的充足,事关维持国家的生存,为了满足日益增加的用水量,并加强水供的韧性,政府投入许多资源在海水淡化厂和新生水厂。“这些是昂贵,但必要的投资,是我们必须继续进行的投资。”

目前已投入运作的海水淡化厂有两座,而新生水厂有五座。拟建或建造中的海水淡化厂和新生水厂分别有三座和一座。

随着政府建造更多海水淡化厂和新生水厂,并且须在越来越城市化的环境挖更深的地道来铺设水管,水资源的生产和输送成本不断增加。政府因此须调高水价来反映最新水供成本。

王瑞杰说,政府制定的水价反映淡化海水和生产新生水的更高成本,因为“每一滴额外的水都出自这两个水源”。

另外,配合这轮水价的提高,原本分开计算的污水处理费和卫生洁具费将整合为一个统一、按水量计算的收费。

与此同时,为鼓励工业用户节省新生水,政府也从今年7月起,征收新生水耗水税,税额为新生水费的10%。

学者:以为水价增幅会更高  

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温思敏讲座教授黄有光受访时,很意外水价增幅是30%,他以为会更高。

他说:“这么说纯粹是出于经济考量,因为新加坡水价已有17年未调整,淡化海水和生产新生水的成本又高,就算上调100%也不为过。可能有些人认为,低收入家庭无法负担,但这不应成为政府不能调高水价的原因,而是政府应设法提升这些家庭的收入,而且政府也通过回扣援助国人。”

他也指出,我国上调后的水价仍远远低于德国、丹麦、奥地利和捷克等国的城市。

我国住户的用水量若少过每月40立方米,包括耗水税和消费税在内的每立方米水费为1.63元;到了2018年中将增至1.95元。

根据国际水务情报局2016年的调查,这仍低于丹麦哥本哈根的4.71新元、法国巴黎的3.08新元和德国柏林的2.98新元。

住在五房式组屋的毛淑芬(45岁,经理)说,她平时都教两个孩子要节省用水,毕竟很多国家都没有干净的水源,她希望孩子懂得惜福,而无论水费上涨与否,这都不会改变。

她也说,我国须淡化海水和生产新生水来增加水源,这些是国人应共同承担的成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