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经济进入“新常态” 2017年财政预算案的意义

公众对2017年财政预算案抱有很高的期望,因为它需要解决短期的经济痛苦和提高新加坡经济的长期韧性。

首先,新加坡经济似乎进入了低速和缓慢增长的“经济新常态”。相比2015年,去年的失业居民更多,而那些失业超过25周的人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找到新工作。商业疲弱对中小企业(SME)所产生的不利影响比跨国公司(MNC)更大。这种缓慢的经济状况是结构性多过周期性。由于工作习惯和人力资源管理需要时间来改变旧习惯,政府精心设计的一个由生产力驱动的劳动力市场改革方案,仍有不少改进的空间。

同时,由财政部长发表的2017年财政预算案旨在为未来经济委员会(CFE)提出的七大广泛战略提供财政支持。尽管我们现在正面临着日益严峻的贸易保护主义,以及由科技迅速发展、区域基础设施发展和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关系带来的破坏性变化,今年的财政预算案将提高我们高度开放的城市国家经济的长期韧性。当劳动力、租金和政府收费等方面的商业成本高到难以应对时,企业和员工就会期待能有财政上的支持、政策缓解和政府的援助。

2017年财政预算案的主旨可以视为一个三管齐下的方法,处理短期需求以缓解压力和困境、开展长期能力建设使经济保持适应性和竞争力,以及彰显政府为保证各界能享有一个包容和关爱的社会作出的进一步承诺。

我们注意到政府已采取措施减轻公司因周期性经济下滑而遭受的困难,包括延迟提高外劳税,提高和扩大2017和2018估税年的企业所得税(CIT)回扣。

在未来两年,为特别是正在经历艰苦行业转型的中小企业所提供的缓冲援助及激励措施将继续实施,例如6亿元的加薪补贴计划(Wage Credit Scheme),其中70%将用于津贴中小企业;能使37万工人受惠的3亿元特别就业补贴(Special Employment Credit),以及中小企业流动资金贷款计划(SME Working Capital Loan)。

为了能更好地为未来经济做准备,在能力建设以及技能提升方面,政府承诺将拨款高达6亿元设立“国际合作项目基金”,并且成立全球创新联盟来帮助新加坡人获得海外经验、建立人脉并与同行合作。

令人欣慰的是,我们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看到了持续努力解决收入差距的问题,但是由于经济增长放缓,在财政资源方面变得更具挑战性。2016年的基尼系数为0.402,如非政府的分配效应起了良好的作用,该系数本应为0.458。新加坡的收入差距已经降至十年来的低点,部分原因也是高收入增长放缓。

须谨慎管理宝贵资源

就业入息补助计划(WIS)的大量资助、一房和二房的公共住房大量津贴,以及对于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托管补贴,只能在经济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得以维持下去。只有在提高工人生产力和生产管理效率的情况下,提高工资才合情合理。

按照过去的传统,财政部长提醒我们须谨慎管理宝贵的资源,我们必须发展经济来为我们日益增长的支出提供资金,坚持“增长我们的经济是持续提高我们收入的首要和重要步骤”,并且此收入对于实施未来经济委员会提出的战略至关重要。尽管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全球环境也在不断变化,各部门的支出仍比2016财政年度预算高出了5.2%,或37亿元,这包括扩大地铁系统和兴建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增加基础设施方面的开支。2017年财政盈余预计为19亿元,是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4%,远低于2016财政年度的52亿,即GDP的1.3%。(上篇)

王鹏

新加坡国立大学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

亚洲竞争力研究所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