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访公众:减轻生活开销与负担 盼更长时间逐步调涨水费

从事快递服务的居民蔡義发说,物资成本不断上涨,水费上调是迟早的事。尽管如此,他觉得在一年多内分两次涨价的过渡期并不够长,像他这样的小市民一时很难接受。

受访公众大多了解上调水费的必要,但希望政府可以分更长的时间进行调整,以减缓生活开销的负担。

财政部长王瑞杰前天发布2017财政年预算案声明时,宣布政府今年7月分两次上调水价格,到了明年7月第二次上调时,国人和企业的水费将一共上调30%。

从事快递服务的蔡義发(58岁)认为,物资成本不断上涨,水费上调是迟早的事。尽管如此,他觉得在一年多内分两次涨价的过渡期并不够长,像他这样的小市民一时很难接受。他说:“涨价一次,水费就多一成,在经济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实在让人吃不消。”

蔡義发指出,他和家人目前住公寓式组屋,就算有水电费回扣(GST Voucher-U-Save),也未能帮他抵消多少水费涨幅。

他说:“额外回扣不过40元,顶多抵消我们一家一个多月的水费。”

蔡永劲(34岁,研究员)则认为,政府推出援助配套帮助中等和低收入家庭固然好,但对多数刚搬入新居的年轻夫妇而言,还是会觉得有些吃力。他说:“他们本来有不少债务了,水费上调多少会加重经济负担。”

我国上一次调高水价是在2000年。政府当时是从1997年,分四个阶段逐步上调,家庭用水费平均比原来多1.2倍。

让公众意识到省水的必要

不少受访者坦言,水费上调多少让他们意识到省水的必要。

商人刘俊权(32岁)认为,30%的涨幅是必要的,这样才能推动人们尽可能节约用水,或开始使用可节能省水的家电,以减少价格上涨的影响。他说:“人必须感到痛才愿意做出改变。老实说,我已经开始留意省水产品,至于改变用水习惯,我现在可能还做不到,只好一步一步慢慢来。”

周姓退休者(73岁)和丈夫住在五房式组屋,孩子都已成家搬出去住。两老平时非常谨慎用水,例如再循环使用洗衣机排出的水冲洗厕所和抹地,水费向来不多。她认为,年轻人没经历过缺水的日子,不如年长一辈懂得如何省水。“即使水价上涨我们也只能接受,反正能做的都做了,不然只好换小屋。”

白美凤(41岁,行销员)一家四口住在四房式组屋,一个月的水电费总计100多元。她坦言,家里从未刻意省水。她说:“如果加上回扣,水费还是高出很多,我想也是时候学习怎样省水了。”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水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