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2011财年相比 新财年部分社会发展领域开支增幅超过100%

我国2017财政年在卫生部、环境及水源部和人力部(经济保障)等社会发展领域的预估开支,与2011财政年的有关开支相比,增幅都超过100%。相较之下,经济发展领域如贸工部和人力部(非经济保障)的开支增幅,只有两位数。

学者:政府加强社会发展保障更公平成果

受访专家学者认为,这反映出政府意识到全球化的经济果实若无法更公平分配,将造成社会分化。此外,社会发展开支剧增,也是政府对人口老龄化所作的回应。

配合星期一公布的新财年预算案声明出炉的《2017财政年收支分析》显示,与2011财年相比,2017财年卫生部的预估开支增长172%、环境及水源部则增长164%、涵盖就业奖励等援助的人力部(经济保障)开支预计增长139%。从2011财年至2017财年,社会发展领域的开支,也是逐年增加。

反观贸工部和人力部(非经济保障)的开支,则预计分别增长14.1%和37.6%。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副教授吴佩松博士留意到,在时任财政部长尚达曼于2010年宣布的预算案声明中,“包容的增长”是中心理念,有关社会发展的内容,更是定题为“在增长中包容所有新加坡人”。之后每年的预算案声明,“包容的社会”和“包容的增长”都成了关键词。

吴佩松也是工人党非选区议员。据他分析,全球化虽为新加坡带来显著经济收益,但果实的分配不均将对社会造成分化,政府意识到这一点,希望透过加强社会发展,保障更公平的成果。

新跃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也观察到卫生部、环境及水源部和人力部(经济保障)开支显著增加。他认为这凸显政府必须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为年长者和低收入者制定长久的援助计划,包括就业奖励和乐龄补贴计划(Silver Support)。

吴佩松和特斯拉也指出,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和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开支也增加了。特斯拉认为,原因之一是政府提升学前教育的素质,并给予业者与家长津贴。

特斯拉也指出,归入经济发展领域的交通部开支,增幅也非常显著。“但严格来说,大部分的相关开支是用以提升公共交通,其性质更接近社会发展,其中就包括改善巴士服务计划(Bus Service Enhancement Programme)、投资建设新地铁线和改善现有地铁系统。”

交通部开支在2015财年涨至111亿元,比前一个财政年高出83%,是导致经济发展开支比2014财年高出53%,达155亿元的主要原因。2015财年的整体开支是674亿元,比前一年的566亿元高出19%。

星展银行经济师谢光威认为,2015年是大选年,那一年开支增长不令人意外。

吴佩松说,在2015年,不仅交通开支增加,医疗基础设施的巨额投资也持续,显示政府意识到两者是“公共财产”(public goods),需要更大力度的管理和投资。

社会发展开支剧增也带来财政能否持续的问题,但谢光威说:“看来决策者现阶段仍相信拓展经济,才是最能够持久带来收入的途径,因此没有强调加税的必要。但新加坡人应当记住,每年都有大动作的预算案,这是国家无法负荷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新财年社会发展开支增幅超过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