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工会企业去年裁员人数倍增

裁员企业主要集中在岸外海事业和石油能源咨询服务领域。

设有工会企业去年的裁员人数,与前年相比剧增100%,达4738个。与此同时,也有更多设工会企业减少雇员工作日。

全国职工总会提供给《联合早报》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年88家有工会的企业裁员,一共裁退了4738名员工。2015年则有48家企业裁退了2361人。

12家企业减少工作日

约1500家设工会企业中,有12家每周减少工作日一两天,受影响的员工多达2681个。前年则有2098名受雇于九家设工会企业的员工,减少了工作日。

职总助理秘书长詹惠凤透露,设工会企业的裁员活动主要集中在岸外海事业和石油能源咨询服务领域,其他裁员的设工会企业包括化学公司、银行和乡村俱乐部。

她说:“企业最常把裁员归咎于业绩不理想,当中不少之前已经尝试重组业务,但还是不能扭转劣势。有些因此决定撤离新加坡,到其他地方运作,有些则不得不结束营业。”

詹惠凤坦言,留强汰弱是经济转型时难以避免的现象,更关键的是“流失一些工作,可从难以持续的领域释放一些人手,以投入条件更好的岗位。”

人力部不久前发表的预估数据显示,去年整体预计有1万6600名员工被裁退,比前一年的1万3440人来得高。数据也显示,被裁和遭提早解约的冗员人数从前年的1万5580名攀至去年的1万9000名,其中服务业的冗员人数从2015年的8510个增至去年的1万零800。

詹惠凤说,设工会企业的裁员人数一般占整体裁员人数的40%至50%之间,由于服务业中设工会的企业相对较少,如果更多来自服务业的员工被裁,那意味着设工会企业裁员人数的占比就会更低。

她说,许多企业贯彻春节前不裁员的做法,下来恐怕仍有企业会裁退员工。尽管估计今年的裁员人数会保持平稳,她担心接下来重新雇佣年长员工的情况会受影响。

她解释,企业欲削减人手时,一般是先不更新外籍雇员的各类型工作准证,接着预计会考虑不重新雇用达退休年龄的员工。然而,重新受雇年龄顶限今年7月从65岁上调到67岁,她担心落实这项政策会遭遇更大挑战。

詹惠凤再次呼吁有意裁员的企业尽早通知工会,让工会能更好地为员工配对工作,或推荐和安排技能培训课程。

裕廊乡村俱乐部裁退100多名员工  

裕廊乡村俱乐部的原址因兴建新加坡—吉隆坡高铁新加坡终站,被政府征用,俱乐部结束营业和裁退100多名员工。俱乐部与工会配合,制定了合理的裁员福利配套。

苏迪曼(Sudirman Mohamed,39岁)在裕廊乡村俱乐部的高尔夫球部门工作了14年。他被裁退后,以1500元的培训津贴完成驾驶课程,也受训以提高对高尔夫球的认识,目前任职于新加坡岛屿乡村俱乐部。

苏迪曼说:“考驾照是以备不时之需,必要时往物流等行业发展。被裁者应积极为转行和应对新挑战做好准备。”

专家吁雇主与年长员工调整心态

刊第4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