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会望更多短期措施协助也吁本地企业积极自救

早报预算案●圆桌讨论会

不少中小企业认为,新财政预算案推出的援助措施不够对症下药,他们大感失望。商界领袖期待政府推出更具针对性的短期措施,也呼吁本地企业积极自救。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其生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圆桌讨论会”上为商家请命,直言这次推出的短期措施,如加薪补贴、特别就业补贴和中小企业流动资金贷款,都是“炒冷饭”,没有对中小企业关心的成本上涨和人手短缺等课题做出正面回应。

他说:“之前我们一直强调的营运成本、人力和租金挑战,这次没有推出相关配套。大家总体来讲,是失望、失望再失望。”

蔡其生会后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预算案虽然宣布多项短期措施,但没有针对本地商家的痛处对症下药。他举例,七成企业都关注外劳税调高造成的人力成本上涨,而政府只允许海事和加工业延后调高外劳税,其他面对困境的行业也应获得援助。

不过,蔡其生也提醒,企业面对的困难,除了外部环境也有内部因素,业者应积极检讨内部管理和运作模式。“在呼吁政府想办法帮助企业的同时,我们也呼吁企业振作自强;毕竟我们是做生意的,不是福利团体。”

《联合早报》与早报数码是第二年主办“财政预算案圆桌讨论会”,邀请政府、商界和工会代表以及经济师等参与讨论,提出对新预算案的观察和建议。

贸工部兼教育部政务次长刘燕玲说,新财年预算案着重于落实未来经济委员会(CFE)的建议,因而有更多中长期规划;但也有许多短期措施,譬如提早发放价值7亿元的基础设施项目,这就直接帮助到建筑业者。

刘燕玲:

短期计划也需几年方能见效

她也回应蔡其生的“炒冷饭”说法,指短期计划不能今年推出,明年就收回,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完全发挥成效。加薪补贴和特别就业补贴获得的反馈都不错,因此政府决定继续支持这两项计划。此外,政府也首次设立高达6亿元的国际合作项目基金,帮助本地企业海外扩张。

对此,蔡其生指出,7亿元基建项目虽然庞大,但如果项目都被大企业或国外公司标得,中小企业也无法从中获益。6亿元的海外基金,也只有当本地企业在国内站稳脚跟的前提下,才能发挥用处。“如果中小企业在国内都做不好,他敢走出去吗?走出去会成功吗?帮助本地企业在国内扎根成长,是国际化的先决条件。”

我国正在经历空前的经济重组,大华银行环球经济与市场研究部主管许洲德指出,本地中小企业不仅要面对全球需求放缓和数码平台普及的大环境逆风,也要承受人力和资产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为此,政府应该给他们更多援助。

按许洲德的计算,今年预算案中约七成内容都是在谈长期发展,仅有三成是关于短期措施。“提高生产力和创新能力,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没有短期就不可能有长期,眼下要帮助中小企业在商业游戏中存活;假如他们现在就被拍上岸,这个游戏就不用玩了。”

45分钟的圆桌讨论会中,不时出现精彩交锋和连珠妙语。全国职工总会助理总干事洪鼎基就打比方说,对本地员工而言,预算案的技能培训配套不是即刻见效的止痛药,而是要长期服用的中药,“需要慢慢服下,调理身体,提高素质。”


圆桌会上讨论了什么……

提前发放7亿元基建项目能否帮到中小企业?

蔡其生:根据经验,许多大型项目都会被大企业或国外工程承包商标得。现在行情不好,大公司连一些中小型工程也竞标,导致中小企业“看得到,吃不到”。我们希望政府能推出更适合中小企业的项目,或出台特定条例,让小型商家能切实从中获益。

许洲德:从宏观经济角度来看,即便业务真的流入海外企业,也会为整个生产链带来正面提振效应。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从长期改变新加坡运作的方式。自1965年独立以来,我国的运作模式就是邀请跨国公司入驻本地,并为它们的产品增值。在经济环境发生巨变的今天,我国是否还能保持这个优势,又要如何改变运作模式,还是尚待解答的问题。

如何帮助企业海外扩张?

刘燕玲:财政部长王瑞杰在预算案中首次宣布政府会拨款6亿元设立国际合作项目基金,基金和企业共同投资,帮助企业到国外发展。政府通过这个崭新的计划,协助有潜力和国际视野的本地企业开拓海外市场。除了这个基金,我们也会通过其他策略帮助企业走出去,譬如数码化配套,如果小企业有决心采纳数码科技,也可以利用新加坡这块跳板进军国际市场。

蔡其生:我们一直强调帮助本地企业在国内扎根成长,是国际化的先决条件。如果中小企业在国内都发展不好,它敢走出去吗?走出去之后会成功吗?因此,政府应该推出更多短期措施,解决中小企业的燃眉之急,让它们顺利渡过眼前的难关,把握长远发展的机会。

更多托婴所能不能帮到有年幼孩子的家庭?

洪鼎基:政府要设立更多托婴所,如果能在不同组屋区尽快落实,就能让二度就业的妈妈非常放心、有信心地将婴儿托放在中心,自己重返职场,这也能在托婴服务方面提供新的就业机会。

刘燕玲:孩子可以安康成长,家长就能安心工作。过去五年,政府快马加鞭着重在托儿所这一块,让托儿所名额增加四成到现在的14万个。展望未来,政府会非常注重托婴这一块,希望到2020年,让托婴所名额增加到8000个。

洪鼎基:托婴所的老师也面对生活压力,希望薪金提高。提高薪金办法第一是减成本,第二是调高收费或补贴,很多人当然不希望收费调高,那要如何确保托婴所老师也有加薪机会?

刘燕玲:幼儿培育署几年前设立后,能在这么短时间让托儿所名额翻一番,其实是因为注重培训,而且政府也给予津贴,让家长放心。幼儿培育署已有一套系统和模式,未来几年会把目光转到托婴所。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33524710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