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事务局局长周祥泰:调查罪案像剥洋葱

商业事务局局长周祥泰表示,网络爱情和电话骗局案背后涉及多层的罪犯,那些大头目全部在海外。利用汇款公司和钱骡帮他们做事。该局的工作好比剥洋葱,要懂得如何一层层‘拆包’,揪出主要头目。

每天,我们都像在剥洋葱,对犯罪集团的层层组织,抽丝剥茧。”

商业事务局局长周祥泰(51岁)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在这互联世界,跨国罪案越来越复杂,该局须与国际同行携手合作,才能有效打击犯罪活动。

以越来越猖獗的网络爱情和电话骗局为例,这类骗案背后涉及多层的罪犯,非常有组织。

“你即使看到钱的流向,却不知道最终的接收者是谁,因为现在可以通过提名人设立基金公司,在英属维京群岛或新西兰注册,让你无从知道谁是真正业主,所以我们需要跨国合作。”

但是,所谓顺藤摸瓜,只要紧跟钱的流向,就能查到钱最终进了谁的口袋。“那些大头目,全部在海外。利用汇款公司和钱骡帮他们做事。所以我们的工作好比剥洋葱,要懂得如何一层层‘拆包’,揪出主要头目。”

互联网和手机的普及,让世界各地的罪犯,得以“无名氏”身份,躲在幕后干案。他们主要利用受害者的情绪为手段,一般都脱离不了贪婪、性欲或情欲,以及恐惧。

百姓须提高警惕,但要对抗这些罪犯,他认为其实不难。“接到不明电邮,不要回复。一旦回复了,对方就知道你的是活跃电邮,会不断发电邮给你。”

至于电话骗局,“最简单的预防方法,就是放下,即接到不明来电时放下电话。”

防患于未然,该局的一大挑战,就是通过各种途径教育公众,预防公众被骗,成为罪案和科技的牺牲者。

积极进行跨国合作 直接捣毁犯罪集团 

不过,随着骗子的手法层出不穷,单单做好防守的工作是不够的,“我们要设法追踪罪犯,追到国外去,直接捣毁犯罪集团会更有效,这是长期的解决方案,所以更要积极进行跨国合作,主动出击。”

最近,他就前往吉隆坡,与马来西亚同行发布合作打击网络爱情骗局所取得的成果,并形容这样的合作是“空前”的。

他说,使用科技越来越便宜,犯罪成本也显著下降,但受害者的“成本代价”却是一样的。

“现在发短信可用电脑,根本不必花钱。他们弹指间就能发几千个,只要有一个回复,就有回报了。”

相对地,捉捕骗子却更困难。“以前他们须现身跟你拿钱,你可以捉他们、或阻止支票过账;如今罪犯只要安坐某处,等着你自己转账给他。”

“有趣、麻烦的学生” 周祥泰进不入医科念法律

认识周祥泰的人,都知道他很阳光,幽默开朗风趣。

可是要他谈工作,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其职务敏感,既不能问“最近查什么案”,也不能谈那些已进入司法阶段的案件,比如一马公司案。

周祥泰的妻子是企业律师,19岁长子服役,16岁幼女念中四。

当年他无法进入医学院,教会主日学的蔡老师是法律学生,建议他念法律,“老师说我‘有趣’、麻烦,老是问些让人难堪的问题。”

199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毕业后,他加入小型律师事务所,隔年加入司法服务,受委为初级法庭(现为国家法院)推事,后来擢升地方法官。

周祥泰在教会非常活跃。这个慈父,2002年左右带女儿上主日学时,因为女儿不肯离开他的怀抱,就干脆留下成为主日学老师,教了约六年。

2008年,他受主日学蔡老师的启发,对青少年问题特别关注,因此转向教会的青少年活动与圣经教育,到如今已八年多。

在初庭的六年里,他担任了两年少年法庭法官,每天面对坏小孩,必须做“坏人”严厉训导他们,笑说这并非他的本性之一。

他坦言,少年法庭让人大开眼界,很多时候看到的是无力控制的社会景象,所做的可说是“额外的司法工作”。

“我们面对的不只是法律问题,而是更大的社会问题。我不能控制少年罪犯的父母。不单是父母带来问题,当我看到少年被告完成缓刑监视令后被送回家,最终还是被带到成人法庭时,总会万分心碎。”

总检察署工作富挑战性

1999年,周祥泰重回总检察署,待了16年。他形容那些工作富有挑战,过得非常充实。“我有一半的时间在处理白领罪案,与商业事务局的查案人员合作过。”

2007年至2009年,他调派商业事务局成为该局的主控官。第一起案件是上市公司英华美资讯(Informatics)前总裁王文庆报大税前净利的案件,“对方聘的是邱甲立高级律师,可以说我是硬着头皮去做的,哈哈!”

王文庆在初庭判罚款近45万元,上诉高庭后被驳回。

那段期间负责的另一大案,是仁慈医院前院监明义法师的审讯。明义因担任仁慈院监时失信5万元、与前助手杨志恒串谋伪造付款单等罪,上诉后最终判坐牢半年。

周祥泰是在2015年6月成为商业事务局局长。访谈结束前,他说:“我只是商业事务局的一张脸,但工作都是我下属完成的。不单是商业事务局,还有警察、利益相关者、全国罪案防范理事会和公众等。”

神情淡然,却一语道出了他的谦逊。

调查人员须优秀精明

别小看了犯罪分子,他们也读报,懂得与时并进,甚至有法律顾问,帮他们拟出看似合法的合约文件。

面对走在时代尖端的罪犯,商业事务局也需要优秀而精明,而且愿意不断学习的调查人员。

周祥泰畅谈该局如何筛选人手、如何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合作,以及借助私人企业的会计和金融人才,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来破案。

现在的坏人不同往日,比如DHL骗局,今天可以是中国公安,明天要你的密码生成器(Token),后天要你去汇款,不断更换剧情版本。一些罪犯甚至接到风声后,销毁重要资料。

“他们学得快,我们的人就要保持警惕,学习如何以更快速度,赶在证据被消除之前,取得证据。”

调查人员分两大类

他说,商业事务局调查人员大致分两类,一是高素质、念金融或商业的大学毕业生。

“我亲自面试这些人。他们被录取后,都要通过白领罪案的专门培训才投入工作。”

另一类调查人员来自警察部队,“他们在警察学院受训过,到过行动部门,所以多了亲身实践经验,(跟专科毕业的大学生)技能是不同的。”

他强调,要打击犯罪活动,除了集合两种背景人员的技能,好好装备他们,该局也须善用科技,“以科技对付科技”。

“如今搜查到的,再也不是纸张文件夹了,而是手机、硬盘、电子文件等。庞大信息不容易消化,得借助电脑法证科技查案,协助查案人员鉴证和辨认物证。”

据了解,该局用来查案的软件和科技,与大型会计公司用来调查工作相似。比如,从数以万计的电邮中,利用软件快速查找关键词。

除了与总检察署紧密合作,该局两年前,也与金融管理局联手调查涉及股市的案件。

他说过去金融管理局所做的是民事案,如今是联手调查,看是否涉及刑事案。如果是,才交由总检察署处理。

“我们需要一个专家组成的队伍,紧密察看这些交易——交易何时进行?交易如何不寻常?有多少人涉及,里头有几个交易人员等。

金管局商业事务局 不同技能相辅相成

“金管局和商业事务局有不同的技能,我们相辅相成。”

像四年前的“小股风暴”案, 导致三家上市公司股价崩盘,就是金管局和商业事务局动用许多人员,联手合作的大项目。

另外,商业事务局也有自己的专家咨询团,有时借助这专家的优势,协助查案工作。

他指出,这些专家有专业知识,却没有调查权,既不能逮捕当事人,也不能向他们提出遵从、搜查和录口供的要求。

如果涉及股市,专家就能告诉该局,发布某某消息是否对市场敏感?预计影响多少的市场价格?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