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福德高等申请调整车资结构 本地电召德士收费 料效仿私召车做法

公交理事会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证实,已收到康福德高的献议。不过康福德高受询时未回应,也不愿透露详情。

本地电召德士的收费以后预料不会再根据计程表计算,而是效仿私人召车服务采用动态计费方式,按照实时需求等因素收取车费。

经营约1万7000辆德士的市场“龙头老大”康福德高已致函公共交通理事会,申请调整德士车资结构。

公共交通理事会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证实,已收到康福德高的献议。不过康福德高受询时未回应,也不愿透露详情。

据市场消息透露,这主要影响电召德士的收费,康福德高据知准备为电召德士制定新的车资结构,不再按照计程表收取车费,也取消所有附加费,改为收取定额车资(flat fare)。

以后乘客使用手机应用电召康福和城市德士时,德士会根据预计车程距离、等车时间和需求等因素计算收费。上车前,应用会通知乘客所需支付的定额车资,就同优步(Uber)和Grab等私召车的做法一样。

选择不要支付定额车资的乘客,也可按照现有做法电召德士。至于直接在公路上截德士的乘客,收费则同目前一样,照样以计程表计算。

三业者通过Grab应用 开始定额车资收费

除了康福德高,公交理事会也透露已收到了宝威(Premier)德士的献议,目前理事会正同陆路交通管理局联合进行评估。

本报早前报道,经营约4600辆德士的得运(Trans-Cab)已在1月底向公交理事会申请调整车资结构,以“更好地平衡供需”。

车队规模最小的百胜(Prime)德士不久前也致函公交理事会和陆交局,要求当局澄清德士是否允许实行动态计费(dynamic charging)方式。

得运、宝威和百胜德士都已同Grab合作,让旗下德士司机使用Grab应用作为它们的专属召车平台。这三家德士公司的车队共有7000多辆,占德士总数约26%。它们旗下的司机则超过1万1000人。

目前,这些德士接载使用Grab召车的乘客,Grab每趟车程向德士司机抽佣四五角。据知,以后改为按实时需求而定的动态计费后,Grab每趟车程预计将抽佣10%。

对这些德士司机来说,动态计费的车资收入,预料整体上会比较高,特别是在下雨天及繁忙时段,德士需求通常会飙升,德士车费预料也会水涨船高。例如在地铁大故障时,优步的车费就曾攀升好几倍。

没有通过Grab平台召车的乘客,电召德士还是会按照计程表和附加费等收费。

德士车资早自1998年就已解除管制。去年初,当局修订公共交通理事会法令,规定德士公司若要调整车资结构,须先征求公交理事会的批准。

全国德士师傅协会执行顾问洪鼎基受询时说,德士公司在实行动态计费模式时,也须更好地为乘客和德士进行配对,同时也应检讨德士租金成本。

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博士说:“康福明显是要跟私召车正面交锋,拿掉复杂的附加费,改为单一费率,车资较为简化,但是否足以抗衡私召车,效果可能不大,私召车还是可继续通过给予乘客折扣或补贴来抢客。”

在市区工作的张祈恩(23岁,公关)说:“我觉得这会让德士更具竞争力,我现在比较常搭私召车,因为叫车很方便,上车前也知道需付多少钱,方便我规划每个月的开销。”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本地电召德士收费 料效仿私召车做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