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家卫国忆当年 首批阿兵哥入伍前 获“精忠报国”铜牌

50年前,在首批阿兵哥入伍前,人民协会为了提振士气,在多个联络所举办欢送晚宴,并给每个人送上“精忠报国”铜牌,长辈看了以为阿兵哥真的要上战场。

1967年8月20日晚上,勿拉士峇沙民众联络所举行了一场非一般的欢送晚宴。宴会上的百多人要送行的对象,是年满18岁、第二天即将应征入伍的阿兵哥。

这些阿兵哥是我国当年推行国民服役制度后最早入伍的部分新兵。50年前的今天,国会三读通过新加坡国民服役(修正)法案,规定年满18岁的男性公民,都须征召入伍,成为国民服役人员。

对一些当时刚经历战乱的老一辈国人来说,服役形同上战场,不少家长担心儿子从军后的安危。且俗语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国民服役制度当时并未获得积极反响。为了提振入伍人员的士气,人民协会在阿兵哥入伍前夕在多个联络所为他们举办欢送晚宴。

当时应征入伍的王万荣(68岁,导游)回忆,会场气氛凝重。“长辈当中多有顾虑,加上我所住的选区当时由反对党管理,反对党人鼓吹‘征兵就是打仗’的想法,家中长辈听了都很忧心。宴会上给了我们每人一块刻着‘精忠报国’四个字的铜牌,长辈们看了更害怕我们是真的要上战场了。”

不过,王万荣和跟他同一天入伍的林树明(67岁,电子商务经理)却看法不同,他们为即将步入新的人生阶段感到兴奋。林树明说:“我们当时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很期待当兵。”

第二天一早,王万荣和林树明挥别万般不舍的家人,分别被载往达曼裕廊军营和马裕军营,展开军旅生活。但和其他入伍新兵一样,他们有所不知,在政局动荡、种族情绪未平息的年代,他们须背负起艰难的任务。

首批服役人员服役期间,马印对抗(Konfrontasi)虽已渐平息,但安全形势尚严峻。有一回,王万荣率队在我国南部安乐岛(Pulau Senang)训练,突然接获待命指令。

“印度尼西亚特种部队的冲锋艇就在新加坡领海外的国际水域活动。军部给我们分配子弹装进弹匣。当时我们看到用的是实弹,都吓了一跳。”

所幸印方船只并未进入我国水域,“越界的话我们可能就开战了”。

1969年,马来西亚发生五一三种族暴乱,族群间的对立情绪蔓延至我国,引起暴动。林树明当时被派到旧巴耶利峇警局,一旦发生骚乱就必须与防暴队警员一起赶往现场。

“通常我们赶到现场时,滋事者已逃离,所以我们也没什么棘手场面需要处理……如果真的有殴斗场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听说滋事者不好对付。”

王万荣认为,虽然庆幸这些紧张局面最后没有酿成更大的祸患,但另一方面当时时局之紧迫,也是磨练机会,让首几批国民服役人员切实感受保家卫国的担子有多重。

他忆起欢送宴上收到的那块铜牌刻着的训语说:“国民服役教会我们‘精忠报国’……新加坡是我们的国家,我们不保护她,又由谁来保护呢?保卫国家,这是我们的责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首批阿兵哥入伍前 获“精忠报国”铜牌15357607957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