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牢23年半打24鞭 摊位助手多次性侵女儿被重判

订户

字体大小:

摊位助手在两年半里多次性侵和非礼亲生长女,案件被控方形容为最糟糕和极其恶劣之一,日前被高庭判坐牢23年半和鞭打24下。

主控官彭雪芬副检察司陈词时,措辞强烈地抨击被告(42岁,摊位助手)。她说:“受害人有这样性变态的人为父,真是她的不幸。考虑到一个父亲在近三年里对自己的亲生女儿的性侵行为,这是最糟糕及极其恶劣的法庭案件之一。”

彭雪芬副检察司指出,被告逼少女口交和肛交,显露他的心机,即刻意避免留下对他不利的医药证据。倘若他的罪行曝光,体检证明少女处女膜完整,到时少女要证明她的指控属实不容易。然而,律师反驳说,控方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被告有这样的心机。

因被告和少女是父女关系,高庭下令不得报道足以泄漏她身份的资料,包括被告的名字,以保护少女。

被告在2011年底至2014年4月间,把三名子女中排行老大的少女锁在房里为他口交和跟她肛交,她初次受性侵时年仅11岁。他案发时跟妻子、少女,另外一对子女及女佣同住在组屋。

被告不承认控状,辩称他在2005年至2009年间接受三次疗程增大阳具,导致阳具过大并变形,所以不可能侵犯少女。

彭雪芬副检察司批评被告阳具增大的辩护理由荒诞。她也指他对罪行毫无悔意,因他抗辩,现年17岁的少女必须出庭供证,叙述让她受辱、难堪和羞耻的经历。此外,控方不齿他把矛头指向前妻和少女,指她们诬告他,打击她们的诚信。

彭雪芬副检察司说,被告不但得对女儿肉体受到伤害而被惩罚,也得为对她造成长期的心理创伤、精神困扰及焦虑而受惩罚。

少女在身心创伤报告中透露,当她终于鼓起勇气决定要举报父亲的罪行时,担心他会对付自己、母亲与弟妹。此外,她不知道告诉母亲后,会有什么后果。虽然获得母亲的信任,可是她依然活在恐惧中,脑海也不时闪现受侵犯的过程。

而且,她得向警员、社工和主控官叙述案发经过,不堪的经历一再在脑海里闪现,也让她备感压力。

她的母亲(41岁)则通过控方告诉司法委员说,“当我们讲到它(性侵)时,我可以看见她(少女)眼中的恐惧。这是我不会忘记的东西;那是一个直到今天继续困扰我的眼神……”

被告有意上诉

获准以15万元保释

司法委员艾迪阿都拉下判时说,被告滥用父亲的地位,在理应让人感到安全的家中侵犯女儿。他也考虑到少女默默忍受数年,因此被告的刑罚必须与所造成的伤害相称。

少女在休庭后告诉《联合早报》,她对被告的刑罚,尤其24下鞭刑,感到安慰。

被告有意提出上诉,获准以15万元保释。

被告不但得对女儿肉体受到伤害而被惩罚,也得为对她造成长期的心理创伤、精神困扰及焦虑而受惩罚。

——彭雪芬副检察司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