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只用信件通知保费增加 补习教师向公积金局索偿2000元

一名公积金会员声称没接到健保双全(后改为终身健保)保费上涨的通知,也不知道中央公积金局多年来从其保健储蓄户头扣除保费,就此事电邮公积金局查询和要求退款。

吴萝丝琳(58岁)指公积金局不但没即刻回复,也没回应相关提问。她于是转而请议员发信,但始终无法得到解答,只好砸钱请律师发索偿信,才等到所要的答复。

这名女会员大为不满,她去年11月入禀国家法庭,怒告公积金局疏忽没回复她的电邮,并做出数项指责,引发了一场索额仅2000元的官司。

补习教师代表律师:为原则打官司

据了解,起诉人单身,是一名补习教师,住高文一带的有地住宅。这起官司还未开打,目前处审前会议阶段。诉方代表律师是邹天齐(Optimus Chambers),辩方由郑祎芳律师(Infinitus Law)代表。

起诉人指该局违反应尽的谨慎责任(duty of care),“没恰当和专业”地对待她,也没彻查她的疑问。她质疑为何公积金局只用信件通知会员,并称没收到相关通知信。

她认为若非该局的疏忽,她就不必请律师代她写信,以索讨2000元的损失。诉方律师邹天齐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说:“我的当事人是为了原则打官司,不是为了钱。”

公积金局:已尽所能答复

公积金局逐点驳斥起诉人的指责,要求法庭撤销其索偿。它否认须对起诉人负起谨慎责任,也不认为曾失职或须及时提供完整的答复。

该局否认“没恰当和专业”地对待起诉人的提问,并指起诉人没必要请律师与它沟通。该局也表明已经尽所能答复提问,并给予完整答复。它也指起诉人的两则电邮“含糊不清”,无法让人理解。

公积金局表明无法合理地预见会导致起诉人蒙受她所谓的亏损;由于其索偿过于琐碎,有滥用司法程序之嫌,她因此无法追讨所谓的损失。

根据索偿书,起诉人自1990年7月,就用保健储蓄支付健保双全(MediShield)保费。保费从最初的18元增加至345元,并在2015年11月,健保双全重新命名为终身健保(MediShield Life)后,上涨至455元。

前年12月31日,起诉人就保费大幅度增加一事,首次电邮公积金局,结果收到自动电邮回复,说“三天内回复”。

去年1月6日,她先收到临时答复,隔天收到列出她1990年起所付保费的详尽答复。

2月1日,起诉人电邮当局,要求退还保费,以及出示它“有权未经同意就扣除保费”的相关法令,当局以自动电邮回复。

2月17日,起诉人接到该局回复,表明保费无法退还,而该局邮寄给她的年度存款结单,已显示调整了保费。

诉辩双方后来一来一往地互发数则电邮,起诉人不满意,寻求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林瑞莲代她写信给当局。

根据答辩书,议员的信提及起诉人“无法记得接收到有关健保双全的信息”,该局就信件做详尽回复。

可是,索偿书指起诉人坚称该局没针对“为何只用信件通知会员”作答,并在去年8月8日请律师发索偿信。

待辩方律师回复中央公积金第24个条例已说明须用信件通知会员的原因后,起诉人才觉得获得她“一直要等的答案”,但最后仍决定采取法律行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