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明年内阁将落实更大调动 未来总理来年曝光?

字体大小:

实况报道

近年来,我国政治领导人交接的课题不仅是新加坡人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

也是海内外媒体聚焦的议题,更曾被国际通讯社路透社形容为构成新加坡不确定性的一大因素。

随着李显龙总理上周调整内阁,并表示有意在明年落实更大的内阁变动,不少人论定下一轮内阁调整中,将出现总理接班人身影。

本届政府任期明年来到中间点。李显龙总理在2015年9月大选后组成“过渡期团队”时说,接下来每年将进行内阁改组,两三年后再进行中期检讨,进一步做出调整。

李总理上周表示要在明年进行更大规模的内阁改组,更是丰富了大家对领导人交接问题的想象空间。国人尤其关注他届时会不会委任新的副总理,而新人选很可能就是他的接班人,新加坡政府未来的首脑。

事实上,除了建国总理李光耀之外,前任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和李显龙总理都曾是副总理。

七名接受《联合早报》采访的政治观察家中,只有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和前官委议员楚其菲认为,明年出现新副总理的想法尚言之过早,其余五人对人选究竟会否来自第四代领导班子,看法不一。

许林珠和比尔维尔星:

两位年轻部长将受委出任副总理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和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比尔维尔星(Bilveer Singh)都认为,李总理会委任两名年轻部长为副总理。

比尔维尔星相信,现任副总理张志贤和尚达曼都将转而出任资政,成为新领导团队的“军师”。“如果不从第四代领导班子中挑选两位新的副总理,那怎么能说是政治领导更新?”

他和许林珠都相信,尽管副总理人选最初由李总理“钦点”,但最终何人出任第一副总理继而接过领导棒子,则得由第四代领导人推选出“同侪之首”。

不论是吴作栋或者李总理,都由同侪推举。李总理2015年接受本地华文媒体访问时说:“当时是几位部长一起吃饭,黄根成部长(当时任内政部长)请大家吃饭。吃饭的过程中,大家同意了,由我负起这个责任。过后,我们也跟所有行动党国会议员开会,和他们讨论,告诉他们部长们做了这个决定,国会议员跟着也表示支持,我们党内就是这么做的。”

殷吉星 陈添金 巴斯卡南:

一人是现任副总理 另一人是年轻部长

前议员殷吉星、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学术处课程主任陈添金博士,以及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客座副教授巴斯卡南(Basskaran Nair)的观察倾向认为:“一位现任副总理留任,只委任一年轻部长为新副总理,卸下职务的原副总理受委为资政”。

殷吉星说:“我相信2018年的内阁重组过后,李总理、一位原副总理和一位新资政将扮演协调的角色,让新的领导团队管理政事,成为主要的决策人。”

巴斯卡南也不排除张志贤和尚达曼都转任资政的可能性,但这么一来就得擢升一位资深部长为副总理,与年轻副总理搭档。

他解释说,不能把现在的阁员笼统地归入第三代或第四代领导班子。例如,尽管2011年才从政,拥有丰富公共服务经验的财政部长王瑞杰(56岁),严格来说是第“3.5代领导人”。

至于谁可与王瑞杰这位3.5代领导人“搭档”,巴斯卡南分析说,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掌管两个重要的部门,是个不错的人选。尚穆根还可出任统筹部长。

他说:“假设李总理在下届大选(或许是2019年)中仍领军,他在选后两年卸任,也就是王瑞杰能在2021年出任总理。王瑞杰再成为约2023年大选的主帅,他完成一任后,第四代领导人便可在约2027年左右举行的大选中领军。这样一来,第四代领导团队就有更长的时间合作,以建立默契和团队精神。这么做也能弥补新领导人政治‘跑道’(runway)过短的问题。”

吴作栋在1990年出任我国第二任总理时,他已当过五年的副总理;李显龙2004年从吴作栋手中接过领导棒子时,当副总理则已长达14年,更是有20年的从政经验。

反观新一代领导人,若一两人明年才出任副总理并在下届大选后不久接任总理,他们当副总理的“跑道”不过区区三年左右。

巴斯卡南因此推测王瑞杰将出任“过渡总理”,率领团队参加大选的次数不会超过一次。

“领导经验不够就当总理”不是比尔维尔星的担忧。他认为,任何一个独立不久的国家,其首任领导人都会在位好长一段日子,过后领导人的任期则会越来越短。“再说,新领导人的‘跑道’其实也没那么短;他当上总理之前,其实也已有长达10年的从政经验,与同侪共事了一段时间。”

许林珠:“过渡总理”发出负面信号

李总理透过2011年和2015年的大选,引进不少具担任政治职务潜能者,这些人将组成第四代领导班子。

但有学者不认同应有“过渡总理”,他们担心这将打击投资者的信心,也会向国民发出负面信号。

许林珠说:“如果有个‘过渡总理’,这意味着(领导更替过程)可能出了问题,或者说人民行动党没有足够人才……对民众和选民来说,这将让他们感觉厌倦。自2011年大选起,聚会时的热门讨论课题就已经是:谁将是下任总理了。”

下届大选仍由李显龙总理领军?

也许在过去20年曾近距离观察我国领导班子交棒进程,人民行动党前资深议员殷吉星在回答记者的问题时相当笃定地说,李显龙总理将在下一届大选继续领导由第四代领袖组成的核心团队,并在“过渡期”后以资政身份留任内阁,为新人提供指引。

他认为,这样一来将能确保变中有恒,给予外界与新加坡人足够的信心,而这也是行动党政府一向来的做法。“只要李总理和其他资深的部长继续以资政的身份留在内阁,那将让大家看到整个领导层更替过程的稳定与持续性。”

与殷吉星一样,几乎所有受访政治观察家都指出,李总理下届大选继续领军是毫无悬念的事。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比尔维尔星也认为,大选可能在2020年甚至是2019年举行。他说:“我相信李总理下一届大选将呼吁国人给予下一代领导人委托,以此为竞选主轴。”

下届大选最迟须在2021年举行,李总理较早前已表明他计划在下届大选后卸下总理职务,也曾说将2020年当做第四代领导班子接棒的目标。不过,许林珠博士指出,李总理大可在下届选举后的中期点交棒,他在2004年8月接手总理职务时,距离2001年底大选也有一段时间。

何时“掀牌” 观察家看法不一

谈及下届选举,一些政治观察家也提出,他们相信未来总理是谁,李总理以及其他第四代领导人在现阶段可能已心里有数。关键是:在公众的认知范围内,人选要多快能确定下来?

对此,学者的看法不一。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学术处课程主任陈添金博士认为,在下届大选之前,下一任总理人选必须明朗化。

他说:“当适当时候到来时,新加坡人必须能够看出政府将来会由谁掌舵。”

不过,比尔维尔星和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却有所保留。比尔维尔星对于第四代领导班子是否能准备好接棒存有疑虑,尤其若接班人未建立像过去几代领导人那样的威望,太快“公布”可能有“反效果”。

他指出,何时让人选明朗化必须有选举考量。“我们也要考虑到现在较复杂的政治环境。万一对于这个人选,大家无法达成共识,一些选民可能会以选票来发表自己的看法。结果是执政党失去的比得到的多。”

陈庆文也同意不应太快“掀牌”,未来总理人选应到接近下届大选或大选后才呼之欲出。他指出,备受看好是新一代领导班子核心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和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他们领导过的政府部门不多,给予他们更多表现的空间有助于建立大家对新一代领导的信心。

“钦点接班人这件事有一定难度……整个确认过程还是非常重要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