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首任民选总统从黄金辉算起 陈清木入禀高庭要求阐明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

字体大小:

在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向高庭提呈申请,希望法庭阐明为何第一任民选总统是从黄金辉前总统算起,以致来届总统选举须启动保留选举机制。

高庭已接受陈清木的申请,案件的审前会议定在本月22日(星期一)举行。

陈清木医生昨午在面簿个人页面撰文说,他在上星期五(5月5日)向高等法院提呈申请,希望高庭定夺政府从前总统黄金辉任期开始计算何时应启动保留选举的做法,是否符合我国宪法中的两项条文。这两项条文阐述保留选举机制的细节。

他将以起诉人身份向高庭提呈相关文件以阐述立场,案件的答辩人是总检察长。

陈清木今年3月底召开记者会指出,按他的诠释,宪法委员会建议连续在五个“开放式”选举都没有特定族群的候选人当选后,才启动保留选举。他认为,黄金辉既然是受委任而不是人民选出的总统,就不应该把机制的启动,回算到黄金辉的任期,因此促请政府或给予政府意见的总检察署,对计算方式加以解释。

对此,通讯及新闻部发言人指出陈清木并没有提出需要政府回应的新论点。

陈清木昨天在面簿页面上说,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David Pannick)寻求法律意见。

他将宪法委员会报告、白皮书、相关国会实况报告以及我国宪法等资料交给彭力克,并问对方总检察长向政府提出的建议,即第一任民选总统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算起,是否正确。

他说:“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

陈清木说,他已聘用Tan Rajah & Cheah律师事务所为他提呈相关法庭申请,以及将彭力克的法律意见收录在宣誓书(affidavit)里。

“我和政府都以国家利益为出发点,相信谁都不乐意看见保留选举机制不符合宪法……事件既然已提呈法庭,我再也不会对外作出任何相关评论。”

高庭发言人受询时证实,高庭已接受陈清木医生入禀的原诉传票(originating summons)以及相关宣誓书和文件,要求澄清有关总统选举(修改)法令第22节条文。根据这项条文,第一任民选总统从前总统黄金辉任期开始算起。

陈清木于2011年的四角选战中,以微差败给现任总统陈庆炎博士。去年3月,在政府委任宪法委员会检讨改进民选总统制之际,他率先宣布有意参加来届总统选举。

然而,国会在去年11月通过新加坡共和国宪法(修正)法案,其中一项改变为: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只保留给该族群竞选。

李显龙总理当时告诉国会,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来届总统选举因此将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